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硬汉邻居蠢蠢欲动

第十六章:他没误会

硬汉邻居蠢蠢欲动 江秋秋 3007 2020-05-12 01:00:00

  “行了!”丘杉把他推出去,车门一关,里面的人安静了,外面的人更是头都不回。

  盯着方明毅然决然的背影看了许久,丘杉心里叹了一声,向魏寻欢投去抱歉的目光,“魏姐你别理他,他可能对你有点误会。”

  魏寻欢若有所思的应下,没再说话。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魏寻欢就站在建筑留下的阴影里目送她,目送她走向光源汇集的酒店大门,好笑的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她喃喃自语:“他没误会......”

  回去后方明依旧冷着张脸,只不过在自己儿子和母亲面前收敛了点,见丘杉进来,很快躲开了视线。

  小宇的奶奶特意给丘杉要了几个菜打包,服务员通知他们做好了,结账时在收银台领取。老人察觉的小两口气氛不太对,主动把丘季抱了过去,丘季离开丘杉的怀抱刚要发作,立刻有一个新奇的小玩意塞进丘季手里。

  “妹妹玩我的超人吧。”

  超人很小一只,丘季好奇得不得了,眼睛立刻离不开了。

  丘杉靠近方明,小声讨好:“难不成你还想再听一遍魏姐对我雪中送炭的故事?”想让他看在魏寻欢对自己的知遇之恩上对她友善点。

  方明没什么表情,可看不出来他有没有听见丘杉说话,只是在结完账后自然的提走了柜台上他们的打包盒。

  第二天订婚宴方明那边的亲戚都到了,丘杉这边只请了魏寻欢一个人,结果早早的魏寻欢就发消息说去不了了。

  把亲戚都迎进包间后周周来了,说替魏寻欢送礼物。

  她打车来的,出租车停在路边,和酒店门口还有个几十米,丘杉觉得眼熟,走近来才看出扛着个大袋子的周周,丘杉急忙过去接过来,问她什么东西这么大。

  “魏姐送的安全座椅,车上用的,杉姐,订婚快乐!”说完自配出场音效从包里掏出一个酒红色的盒子,刻意清了清嗓子,“现在我是魏寻欢了。”

  “丘杉,这是我在香港看到的项链,第一眼看就觉得挺配你的,就送你当订婚礼物吧,座椅不是哦,是送给小丘季的。”

  丘杉被她的模仿逗的哈哈大笑,“魏姐真这么说的?”

  “才没有,她只让我把东西带到,不过我知道这的确是从香港带回来的,因为我也去了。”

  丘杉留她一起吃饭,她说有工作就匆匆去赶出租了。

  酒桌上围了一圈陌生的面孔,丘杉机械的跟着方明的指挥称呼他们。

  这群亲戚看起来确实和自己家的不一样,他们看着都像成功人士,吃个饭都是西装革履的,这要是自己家那群在的话,估计这桌精美的菜肴饭都成了大排档了。

  丘杉忍不住偷偷看方明,他今年三十七了,仪态依旧良好,和他的亲戚们一样的优秀,果然家族的人是血脉相通的,一家子成功的商业人士,一眼看过去都是养眼的。

  这顿饭吃的中规中矩的,场面话都是草草带过,家长们都依着晚辈的想法,不会过多干涉。

  就在丘杉以为这场订婚宴就这样安安生生过去的时候,偏偏有人想增添点别样的色彩。

  起因是一个小辈无意间开了一个黄色玩笑,被桌上的二舅妈听了,找到了话题和不怎么说话的丘杉开场。

  先是说了一堆关于性需求年龄的数据,然后对丘杉开始轰炸,大意是他们家方明岁数不小了,很多方面都要衰退了,而丘杉正是什么需求都在上升的年纪,以后肯定会因为年纪产生矛盾等等。

  她话说完方明的脸都黑了,这不明摆着说他年纪大了不行了吗,丘杉尴尬的不行不知道怎么回,又担心方明会跟对魏寻欢一样回一句关你什么事坏了气氛。

  丘杉更不解的是在场没有阻止她的,喝茶的在等茶凉,吃菜的在等菜转到眼前,都面带微笑置身事外。

  这时丘杉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最后方明的表现完美诠释了他良好的修养,以及让丘杉发现他只有对魏寻欢才有的恶劣偏见,他礼貌的说,舅妈想多了。

  以为这就完了?

  这二舅妈不知道被丘杉哪一点刺痛了,一副要一较高下的样子,直戳丘杉软肋。

  她热切的问:“你弟弟被判了几年啊?”

  方明似乎被困在了刚才的话题里,闷声夹着菜没打算管她。

  “三年。”丘杉讪讪的回答。

  “还有两年多呢,什么罪啊?”

  丘杉彻底明白这人是故意找茬的,在自己的大好日子让她这么下不来台,一句强奸罪说出来这饭还能吃下去吗。她收了微笑,毫不客气的说:“您快吃饭吧。”

  吃完赶紧走。

  那二舅妈也不装慈眉善目了,直接用长辈的口吻下来,“你们一直带着个拖油瓶也不是个事啊,方明儿子都那么大了肯定也不指望你生孩子的,你这便宜妈当得多轻松啊,还能补贴娘家。”

  丘杉一阵恶心,捂着胸口跑了出去。

  二舅妈还嫌自己不够恶心,补了一句:“不会又当妈了吧。”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方明心里咯噔一下。他快速回想了最近的每次,都做了措施啊,他不放心,跟了出去。

  丘杉扶着外面的垃圾桶,头低着,头发挡住了大半张脸,保持着脸朝下的姿势一动不动,门童拿了水和纸巾过去,她摆摆手让人家走了。

  感觉到方明的靠近,丘杉缓缓地闭上眼,他战战兢兢的表情也被她猜到了,是他脚步的迟疑和沉重告诉她的。

  “放心吧,不是怀孕,”丘杉捋了下头发,“我只是觉得这顿饭反胃。”

  她把钻戒摘下来放回口袋,掏出银环来戴到中指,做回日常的丘杉。

  她不会因为他亲戚的几句攻击就放弃他,因为这是她应得的,但同时她也想硬气的告诉他,告诉他自己以后不想再听到这种话。

  她叹了口气,摇摇头还是说了没事。

  丘杉进去以不舒服为由提前退场,抱走还在一旁熟睡的丘季,留下一桌人面面相觑。

  不顺的事紧锣密鼓的来,才过了一个晚上,丘杉的父亲丘建山就出事了。

  “后妈”打来电话说了句“你爸出事了,我不打算跟他过了”留给丘杉自由想象。

  丘建山的电话关机,打给邻居后对方说好像住院了。

  丘杉直呼不省心的,未来婆婆很通情达理的同意帮忙照看丘季,让她快去快回。

  方明以为她归心似箭,送她去高铁站路上就差闯几个红灯提速了,可丘杉坐在副驾驶发呆,偶然看看手机或者跟他商量婚礼的事,没有丝毫着急的样子。

  车被堵在高铁站前的街上,正值春运,来来往往的车流全堵在这。

  丘杉让他找路出去,方明问她不回去了吗,她反问方明今天几号。

  “大年初二啊。”

  说完方明才后知后觉,这个时候是一票难求的时候。

  “我坐大巴回去。”

  火车站渐渐消失在后视镜里,逐渐变成一个芝麻大的小黑点,丘杉在镜子里盯着路边不断倒退的景物,想到了她大学时候的事。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方明见她精神好了愿意说话了,忙应道:“记得,就在临江的老火车站。”

  “那个时候这还没高铁呢,我都是坐绿皮车,遇见你那次我连续几天没睡觉了,站了一路,云里雾里走错出口进了地下车库,”丘杉歪着头冲方明笑,“你还给我瞎指路。”

  也不知道方明当时是故意的还是真记错了,不过让现在的方明回忆并评价,他的回答是:“要不然怎么能有后来的故事,不过你的警惕性太差了,这点以后可不要犯了。”

  “我那时候还小嘛,”丘杉胃里有些翻腾,从车里找出口香糖来,“吃吗?”见他摇头她只给自己抽了一片,“我那时候本来是有戒备的,但是看到车上还有个小男孩就没多想了。”

  方明轻踩刹车等红灯,过去就是客运站。

  “这么说,小宇还成了媒人了?”

  “是啊。”

  绿灯亮。

  丘杉整好衣服准备下车。方明放慢了速度靠边,将停未停时突然反方向歪了一下方向盘,原本靠近的路牙子飞快远离。

  “你干嘛?”

  “我跟你一起回去。”

  就这样,两人轮流开车开了六个小时到延州市,到旅馆时天都黑的透透的了,丘杉只开了一小段,高速是方明,下了高速天已经黑了他又不放心,所以一到房间他就瘫床上不愿动了。

  他妈妈知道后在电话里骂他神经病,两个神经病。

  丘杉找工作人员要了个盆,接了一大盆热水给他泡脚,他躺在床上,丘杉给他脱了鞋袜,让他挪一点把脚伸到盆里,他嫌烫不进去,丘杉只好先去洗漱。

  她很快出来,方明一脸餍足,脚背浸没在冒着热气的水里,见她出来身子往一边挪了挪,拍拍身边的位置,“你也泡泡。”

  这一天说走就走累坏了两人,却是在一起之后方明陪她做过的最浪漫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