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硬汉邻居蠢蠢欲动

第十七章:催债

硬汉邻居蠢蠢欲动 江秋秋 3087 2020-05-13 01:00:00

  乡疆劳改区。

  消息最灵通的大锤不知道都是从哪打听的消息,熄了灯后小声在宿舍宣布,“听说咱们的发电机不做了,过几天就回三河了!”

  “为什么不做了,任务量还有一批呢啊?”

  “你从哪听来的消息,有个准不?”

  “那是不是减刑要泡汤了?”

  不过大锤没想那么多,心里高兴总算要离开这了,“听说是这批电机不耐风沙,成本高划不来,先放一放。不过咱们能回三河过十五了,那伙食不比这好啊......”

  梁川翻了个身,舍友以为他睡着了,都放低了音量。

  没一会儿,低声交谈的声音也没了,大家都睡熟了。

  事实证明大锤的消息不仅灵通而且准确,没过两天通知就下来了,一天时间收拾好行李拆除棚屋,这帮人像训练有素的士兵,毫不拖泥带水的消失在茫茫大漠中。

  听说去乡疆的人要回来了,丘树从早上起床就开始盼望着。

  梁川走后住进来占了他床位的兄弟也被换到了别的宿舍,丘树又扫又擦,就差把生锈的床栏擦掉皮重新刷漆上油了。

  出工的时候丘树快速跑到小卖部买了点小吃塞在棉袄里,怕被人以为偷懒,买完后赶紧跟上大部队,像个等孩子王回来的小朋友一样整天都心不在焉左顾右盼的。

  半夜里可算是听到动静了,不枉丘树耳朵贴枕头的听了大半宿。听到大车开进院子,停车熄火,清点人数,最后是零散的脚步声。

  等了好久好久自己宿舍的门才被打开,有人进来,落锁。

  看管的刚走丘树就从床上一跃而起,压着嗓子试探地叫川哥。

  一道刺眼的手电筒光从门上穿过打在他脸上,“吵什么!”

  借着外面那束光,丘树确认了进来的人是梁川,急忙赔笑道歉把看管的支走。

  拖鞋刚塞进去脚指头就开始往梁川那边走,黑暗中梁川两排白牙依旧像从前那般醒目,他拍拍丘树的肩膀,“嗯,我回来了。”

  丘树又开始傻笑,好像除了笑以外没什么能表达他久别重逢的喜悦,他让梁川坐在他之前的床上,“软和不,我洗干净又晒了的,嘿嘿,对了川哥,你饿不饿?”

  还别说,他是真有点饿,“有吃的?”

  丘树变戏法似的从他被子里摸出两个鸡腿,“原本还有个面包的,今天回来路上丢了,还有袋花生米,那个不顶饿,你先吃鸡腿。”

  “你买的,哪来的钱?”

  “我姐给的。”

  “你姐还挺疼你。”梁川麻利的撕开包装,大口吃了起来,至于丘树怎么回答的,都被胃听走了。

  上铺的兄弟估计是闻见味了,趴着床沿问还有没有。

  “没你的,都是川哥的。”

  ***

  第二天丘杉和方明两人商议后决定把车停酒店,坐公交回去。

  方明这次出来的突然,穿的都是保暖的普通衣服,放在人群中应该不会太显眼。但丘杉还是不放心让他跟自己回去。于是商量好他现在酒店等她。

  丘杉回到家,家里大门紧闭,打听到了丘建山的去处,丘杉直奔镇医院。

  早知道他没大事,没想到喝酒喝出肠胃炎来也要召告世界自己要死了一样,更何况丘杉进去的时候人家已经吊完盐水,坐病床上吸烟呢。

  丘杉朝楼道里喊了一声有人抽烟,立刻过来几个人高马大的护士阿姨,不用丘杉动嘴,先教育再开窗透气,把空气处理干净丘杉再进去。

  “你不是哭穷吗,没钱还来住院?”丘杉瞪了一眼他旁边的女人,出事和离婚装得还挺逼真。

  丘建山出奇的今天没骂她,病殃殃的捂着肚子说自己肚子难受,丘杉瞥了一眼,终究没说重话。

  冯素说:“你爸就是想让你回来看看他,他怪想你的。”

  “你可闭嘴吧,”丘杉回道,“我以前天真的叫他爸爸的时候他一脚踹开,现在我不知好歹一副狠毒面孔了他能想我,犯贱吧?”

  丘建山可能是真难受,没力气骂她,用手机扔过来都没扔到她。

  “别在这丢人现眼了,这地儿的人又不是不知道你家暴惯了。”丘杉嫌弃的不愿多看一眼,率先出了病房。

  路上丘建山跟在后面,不满自己一个病号还要走回家,问她什么时候买车,丘杉说没钱。

  “没钱没钱,回回都说没钱,你都工作好几年了我就不信你没钱!”

  丘杉淡淡回应:“我去年六月才毕业的老爹,我学费一年三万你不知道吧?噢,你可能不知道我又继续上学了。”

  显然丘建山不知道,问了她一路:上的什么学。

  家里一切如旧,有了女主人果然不一样,衰败了几年的绿植盆景都重新绿起来了。

  一进屋子丘杉就问他小别墅想象的怎么样了。

  丘建山却突然变了脸,屋里突然冒出几个中年男人,迅速把丘杉包围,门被从外面锁上。

  丘杉一看不对劲,顾不上害怕,手揣在口袋里摸索手机,记得很久之前学校附近有女学生遇害,老师让他们一定要设置快键键以备紧急情况联系家人,手机换了几个,这个习惯一直保留着。

  只是......她没用上过,快捷键是什么?

  丘杉大脑飞快回忆着,解锁之后连续按电源键三次?还是四次五次?

  关键时候她想到每次接通电话都会震动的,她快速按了三次,没反应......

  “你们是干嘛的?”丘杉故作慌乱跟他们周旋,“丘建山你给我出来!你什么意思!”丘建山进了房间,客厅里一群人跟她对峙,为了拖延时间她必须转移他们注意力。

  她跑过去撞丘建山的房间门,手快速伸进贴门那边的口袋。

  “别他娘叫了!”

  丘杉被这一嗓子吓得一哆嗦手不知道按了几下,害怕他注意到自己,感觉伸出手拍门,“到底怎么回事你出来给我说清楚!”

  大汉过来拽了一下她,丘杉猛地躲闪,胳膊肘紧贴着侧腹部,忽然,手肘感受到了细微的震动。她拔高声音继续大叫:“救命啊!你们想干什么!私闯民宅没人管吗!”

  担心丘杉的叫声引来邻居,拽他的人一巴掌呼过去,这一巴掌下去丘杉直接倒在地上。

  “都他妈叫你别喊了!”

  “先拿了她手机。”

  丘杉眼前一片黑,脑子里轰的炸开了。听到手机,缩紧腹部,在口袋里凭感觉狂按,关机关机快关机!丘杉祈祷着。

  一只大手伸过来,毫不费力的掰开了她的胳膊,手机下一秒已经在他们手里了。

  那人按了两下,见手机黑着屏,冷笑着扔到一边,“是不是还想报警啊。”

  丘杉估计自己被打的半边脸已经肿了,火辣辣的灼热感让她感觉腮帮子里塞了砖头。

  希望电话方明收到了,丘杉的脸让她连冷笑都做不出来,缓慢从地上爬起来,一句话也不说。

  对方见她安静了,一个个的找地方坐下,她被按坐到沙发中间,一圈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丘杉摸摸分析局势,这么多人来,不是要账就是寻仇。寻仇找丘建山才对,而他屋里只跟进去一个,其余全盯着自己,看来是要账的了。

  “挑明了跟你说吧,你爸借了我们的钱,现在还不了了,你爸说让你拿,你今天无论如何得把钱撂这!”

  跟他们理论“冤有头债有主”恐怕也是自讨苦吃,既然把自己弄回来了,肯定就断定丘建山确实还不上了。

  “欠多少?”

  “借了十万,利息五万。”

  “真黑。”丘杉不明白文明时代了高利贷这种东西居然还没消失。

  “美女,不想吃拳头就少耍嘴皮子,老老实实还了钱,我们立刻走,”说话人指了指丘建山房门,“你肯定恨他吧,我们也恨,他妈还不起还借,这么着,还钱我们帮你无偿揍他一顿,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祸害你了怎么样?”

  见丘杉不回答,旁边的人直接上手搜,可这次她确实什么都没有带,证件和钱包都在酒店,除了被他们夺走的手机以外只从她兜里掏出一包纸巾。

  搜身的人摸到曲线曼妙,不禁起了色心,伸手就要往里面摸。

  丘杉一个凌冽的眼神过去,“你怎么知道你这一手摸下去抵不了十五万?既然要我给钱,就收了你的龌龊心思!”

  有人给搜身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很快离得丘杉远远的。

  主事的人渐渐没了耐心,“身份证呢?银行卡呢?就一个破手机你逗我呢?”那人示意同伙把她手机打开。

  接下来他们说什么她做什么。

  “开锁。”

  “支付密码。”

  “我操,余额不足!”

  丘杉知道他们看不到余额,主动报上家底,“三千二百六。”还好在方明把他的卡给她之后她找机会把五万块钱存了进去,当时是还他帮丘季的钱,现在想来幸好。

  负责转账的人明显不相信她的鬼话,他输入转账金额:三千二百七十。

  余额不足……

  “大哥这咋整,这家人一个比一个穷,老头子那还搜出一万呢……”

  “闭嘴!”大哥喝止。

  丘杉的目光在他们之中流转,随着时间的消耗,他们的担忧越来越明显,这个时候应该是最容易交涉的时候。

  “这样吧,我写欠条,回去后就借钱还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