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臣妾如此娇美

第一章 绝世好老爹啊

臣妾如此娇美 管易楚 2065 2020-04-17 08:40:13

  “听到了没,那原家女啊,被选为妃入宫啦!”

  “我说你没开玩笑吧!那原家女不是额头上有小块胎记吗,老爷爷只是个商贾,怎么就选中她了?”

  “谁知道呢!或许陛下就有什么怪癖呢!”

  “哎呦,话可不能乱说,人家可是陛下的第一个女人,保不齐以后还是皇后呢!”

  “算了吧,我看陛下就是眼花,那位啊,现在连花钿都不...”

  “来了来了......”

  ---------------------------------------

  呵呵,商贾怎么了!有胎记能怪我吗?

  “你!”那人抬头看着那手确实指向了自己“不是权贵怎么了?额间有胎记怎么了?”

  原思凉笑眯眯的看着这个仆役,“你倒是说呀~”

  见他那浑身发抖的样,呵呵,没那胆子还惯会嘴碎。

  撩起额间的碎发,原思凉就这么抬着头大摇大摆的出门去了。

  早上自己可是端详了好久自己这脸,其实并没有必要遮起来,那快胎记如小扇子一般在眉间并且胎记十分对称,并不难看,于是自己便在胎记中间点了点金色。

  只是没想到自己在这里的开口第一句话,竟然是训斥下人。

  ------------------------------

  看着街上早市繁华,阳光初照,儿童早起的喧闹声,商铺里的讨价声,男女间的谈笑声,实在是没什么比这一刻更加让人放松了。

  “凉凉~~~~~~”宋书音一把揽住了思凉:“呀,凉凉,你不带花钿了,我就说嘛,你的胎记不用遮起来得的,你看多好看!”

  “是是是,姑奶奶!”

  “哇,不得了了,凉凉会打趣人啦!”

  这宋书音人是好的,可惜就是太大大咧咧了,以至于经常被人利用,自己以前也傻,竟真就听了那些挑拨,哎。

  “好了,宋大小姐,咱走吧!”

  “好吧好吧,凉凉,你约我出来要做什么?”

  “和我去买首饰,走吧!”

  不是我嫌弃,而是家里的首饰实在太素了,原老爷也疼爱原思凉,竟然用东海珍珠给她做了个简简单单的首饰,这可太不像我的风格!

  ---------------------------------

  二人本只是好好地挑着耳环,不想偏偏讨厌的声音在耳后响起:“哟,瞅瞅,这原家胎记女怎么也敢出门挑首饰!”

  这声音实在太过尖锐刺耳,回过头来便见那人一身晋庄华锦,那粉嫩的头钗也让她带出种妖娆风骚感。

  呵,比我还骚啊。

  “本想着是谁说话如此蛮横无理,原是司空长女啊,失礼失礼。”

  “我和原思凉说话,你一个芝麻小官之女也配插话?呦,原思凉,你还真是不要脸啊,原先还遮着你那难看的胎记,怎么,现在不遮了?”

  “你......”

  “回司空大小姐,我看着我这胎记甚是好看,越看越喜欢,就不遮着了。”

  “哈哈哈哈哈哈,丑八怪也有这样的自信了,还真是让我开眼啊。”

  “您说笑了,小女还有事就先走了,司空大小姐您继续。”

  “呵,走吧走吧,看了让人心烦。”

  “那小女告退。哦对了,您额间这花钿图案是小女的作品,承蒙您喜欢。”

  这下轮到她骂不出来了:“你...”

  呵,敢用我创的花钿图案,还瞧不起我,又当又立!

  ------------------------------------------

  拉着宋书音走出了拦珠阁,宋书音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凉凉,你也太狠了吧,等会司空府长女被拦珠阁当众拒绝买卖的事可得传遍秦阳喽。”

  “小意思,还得感谢你和老板陪我演戏呢!”

  “这算什么,再说那店可是你家的,不用谢我。那梁慧贤,名字取得慧贤,平日里根本就是个仗势欺人的,今儿可真是报仇了,走!咱去吃我娘做的梅花酥饼去!”

  这高官嘛,官大可它不一定能比商贾有钱啊,何况爹可是秦阳首富,地位不高但为国库提供了一半的收入,可不是随便能得罪的,以前就是太温柔了,呵呵。

  当然,这么大的动静,不知道爹会不会生气呀。

  --------------------------------------

  这也是万万让原思凉没想到的,午饭时回到家,本以为要挨训了,没想到,一进门,就见爹爹笑嘻嘻的坐在堂上,旁边的老仆人也是笑嘻嘻的。感觉每一个人的嘴都要将她吞了似的。

  说实话,见到这个阵仗,我当时说不怕那是骗人的。

  但接下来,更不可思议的是:

  “凉凉回来了,来来来,让爹爹看看!”

  哎,认命吧,毕竟对方是司空府小姐。

  “哎呦,我的凉凉多漂亮啊!不愧是我的女儿!”

  ???啊???

  “哎呦,可想死爹爹了!”

  见原思凉一个表情站在原地,原棋似是明白了什么,又道:“凉凉别怕,早和你说了,不用对那些酸水官太客气,净会仗势欺人的。”

  这还能怎么说,不愧是我老爹啊!

  既然原父不生气,那当然不能愣着啊,赶紧熟络关系啊!

  “爹爹这话可不对,书音的爹爹也是酸水官呀。”

  “不不不,宋老可是位清官,爹爹骂的是那些不管老百姓死活得官。来来来,爹爹让厨房给你做了好些你爱吃的饭菜,今天,要好好庆祝!”

  “庆祝?庆祝什么?”

  “要庆祝的可多了!凉凉今天第一次会训斥下人,第一次和爹爹说这么多话.....”

  看着爹爹消瘦的脸庞,听着他嘴边喃喃不停的话语,思凉心头一酸,这样的爹爹,真的奇葩又让人羡慕啊。

  不过,原思凉,你以前活的到底有多憋屈啊...

  ---------------------------------

  据说商王是个十足的爱江山不爱美人。

  那太后啊,为了让儿子有美好生活,硬是将美人赤身裸体放在了他床上,结果商王嫌弃美人脂粉味沾了被褥,自己睡不着觉,到了御书房过了一晚。此时的商王十八岁。

  又有一次,太后给找了个清秀素雅的姑娘,让人再次送去了商王寝宫,可商王这次却直接将被褥也一并丢了出去,还直言,要在如此,自己便这辈子都不碰女人。这时候,商王二十岁。

  从此以后,便再也没人去给商网牵姻缘了。

  直到现在,二十三了,从政七年,商楚觉得自己到了该绵延子嗣的时候了,才给自己选妃,还只选一位,于是,原思凉就这么“幸运”的被选中了。

  禁欲系啊,啧啧啧,有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