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臣妾如此娇美

第二章 快来害我呀!

臣妾如此娇美 管易楚 2091 2020-05-04 23:22:04

  睡了三天,快成猪的原思凉终于在第四天早晨爬起来,

  沐浴,熏玫香,描眉点唇,折腾了一个时辰,总算是好了。

  “凉凉!我来啦!”

  “走吧!”

  这次是去司春堂。

  司春堂是秦阳王孙贵胄权臣商贾聚会的地方,设有四堂,分男女堂院,议事堂,还有孩童专用的童龄堂。

  在和公子小姐打了招呼后,原思凉便撇下宋书音,去了后堂院。

  后堂院有独立的房间,是专供休息的,有茶水等。

  嗯,就在这间坐着吧。

  上辈子,便是自己因着自卑躲在了这里,被人敲晕,丢到了深山,那么,只要自己在这,就一定还会被敲晕的。

  来呀来呀,快来害*我吧!

  等了一会,总算是来了。

  一棒下去,原思凉眼冒金星,就要晕的时候,却看见,又一个黑衣人举起棒子要再来一下!

  我的妈呀,不是只有一棒子吗?当头一棒我可没命了!

  这让原本要晕的原思凉吓得瞬间清醒,果断装晕。

  “我说老兄,你是谁的人?”

  “你又是谁的人?”

  趴桌上的原思凉......

  “撞票了?那这样,咱两一起吧!”

  于是就在两个绑匪的一番商量下,一个打掩护,一个扛着自己,总算是把自己丢到了荒山了!

  哎呦我的天,总算是把我丢了,绝了,竟然撞票了...是因为自己多惹了个司空小姐?

  待两人走远后,原思凉便爬了起来。哎,还是晕了好,这一路,磕死我了。

  嗯,不错!还是这座山!

  接着便是沿着熟系的路,一路摸索,总算是到了半山腰。

  摸索进了那小小的岩洞,看到了那微弱的火光,已是夜晚。

  拨开洞口的树枝,便见里头,那人长发散开,身上都是斑斑血迹,人已经昏迷了,旁边的火堆火快要灭了。

  哎,算了,本小姐先给你找找柴火吧!

  她将腰间的小布包放了下来,便出去了。

  走到一半又返回来,将外袍脱了下来,轻轻盖在了他身上。

  在她转身后,那人便睁开了眼,看着她的外袍,还有淡淡的果香。轻轻勾了勾唇,望着被遮严实的洞口,轻笑了声。

  待原思凉背着干柴回来后,便看见那人靠着石壁冷冷地瞧着她。

  她穿着白色的衣裙,裙角被她绑了起来,露出一截小腿,广袖也绑了起来,发髻有些凌乱,看着活像个村子里砍柴人的样。

  “你醒来啦!”她将干柴放下,对着膝盖将柴折断,然后重新生起了火。

  “你是谁?”

  看着她忙上忙下的倒也十分有趣。

  “我?我呀,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呀!”

  “......天上下来的...杂役?”

  啪!又一根树枝被折断。

  “行吧,我就是为了你下凡给你做杂役的仙女吧!”

  她看都不看他一眼,忙着扇风,起火。

  架起了火之后,她总算是坐了下来,看着那火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火光打在她的侧脸,很美。

  “你为什么会被丢到这里?你这衣服看起来就昂贵,怎么落魄到这样?”

  她好奇的打量着他,讲真,这狗*皇帝长得真的不错,剑眉入鬓,修长的瑞凤眼,皮肤透亮,唇角苍白,这长的比女的还美啊。难怪,自己两辈子都栽在这了,哎。

  “关心我为什么在这不如关心你自己吧。”

  呵呵,拽什么拽嘛,都是落难人。

  “你饿了没?”她将布包里的酥饼和春糕丢给了他。

  “快吃吧!”

  他看了食物很久,便合上了眼睛。

  她看着他那造作样,呵,不相信我!

  她拿起糕点大咬一口。

  饿不死你!

  晚上,睡得正熟的原思凉,突然被刀子架着,一回头,便见他冷冷的看着自己。

  呵呵,恩将仇报。

  “你干嘛!”

  “你怎么会准备吃食?”

  “...当然是因为我知道我会被扔到这里啊!”看着他的眼神出现了一丝犹豫“我得罪人了,所以肯定要么被抓到哪里关起来,要么被扔到哪里,所以我就准备了吃的,等着我爹找我。你快把刀放下!”

  “你可真是,懂不懂怜香惜玉啊!”

  他收了刀,坐下。

  “你算什么玉?”

  说罢,便拿起一块糕点吃了起来,那坐姿,真是没眼见啊。

  不过,现在不撩拨更待何时啊!

  松了口气“你的玉啊,你腰间的玉,记得坠玉不离身呀!”

  “核核核”他当真是被他这话给呛到了。

  “放肆,腰间坠玉怎可拿来与女子相比拟!”

  “怎么放肆了?这古之'君子无故,玉不离身。'那妻子不就和这玉一样嘛,无故,不分不离!”

  她的声音是清脆的甜甜的还带点嘶哑的质感,那句话,疯了一样,在山洞里反弹来反弹去,就是停不下来。

  原思凉转了个身,看着他目瞪口呆,脸颊微红的呆样,笑嘻嘻的碰了碰他的手臂“是不是啊!”

  “你不是我妻子,更不可以此为论。”

  他理了理衣摆,将头扭到一边,不离她了。

  “迟早我会是你的妻子!”

  她小声嘀咕了句,便继续躺下去了,或许是因为太累了,没一会就睡着了。

  他回头,看着她惨不忍睹的睡颜,然后又看了下旁边她的外袍,叹了口气,上前,将外袍小心的盖在了她身上。又拿水壶给她洗伤口,当然那人并没醒来,与其说是她睡得沉,倒不如说,他的动作小心的夸张。

  他将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抬着,用水慢慢的冲着伤口,还观察着她的表情,深怕弄疼了她。

  做完这些,他便在洞口,坐下,望着天上稀稀落落的星星。

  此次,他经历这一次难,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

  他掌政多年,虽然已经拔下了那些钉子,可是,任然有一人,他还动不得,他已经重重施压,他需要一个时机。

  此次,他七年来第一次出宫,亲登祭台,祭祀时,又需要大家退至远祭坛一百五十米的第二大平台段处,便给了他机会,让他造反,他一定会被追杀,他只需在祭坛后保证自己不被抓住即可,只是意外的便是,他没想到,跟了自己十几年的老侍从竟然背叛了自己,他杀了那侍从却不知赵阔颜他们有没有继续执行他的计划。

  火越来越弱,身后的人的气息也越来越平稳。这不知不觉天便蒙蒙亮了。

  山下一阵西索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