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旧情人别来无恙

第二章 你已经结婚了?

旧情人别来无恙 山河枕书 2028 2020-04-17 08:27:41

  许亦卿语气强硬,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吃完饭洗完碗她就出门去了。刘凡跟在她身后,说是要去找一个同学玩。

  正好。

  “那个,今天你看到的,”许亦卿想起叶静屿那一张微微有些激动的脸,“是个误会。”他距离自己很近的眼睛里泛着柔光,他的睫毛像蝴蝶一侧的残翼,微微颤抖。

  “嫂子,”刘凡也笑了,“那是你的事情,我不会干涉你的,你放心吧。”

  “妈那边……”

  “我也不会胡乱说什么的。”刘凡笑了,“嫂子,我觉得,我哥配不上你。”

  许亦卿低声说了句谢谢,想问最后一句的缘由,可是刘凡已经很洒脱的离开了。许亦卿悬着的心终于算是放下了,希望她可以遵守自己的承诺。

  她下楼,顺便将垃圾拎下去倒掉。垃圾在垃圾箱里散发着腐烂的气味,她远远的丢掉,迈开步子走远。阳光将她的身影拉的很长,她的身影背后,还有另一个高大的影子,静静的立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你?”许亦卿转身,是刚才那人,“你怎么跟来了?”

  “我想和你说几句话,”叶静屿上前一步,直视许亦卿的眼睛,“我想和你说几句话,可以吗?”

  “换个地方说吧。”

  喧闹的小咖啡厅里,许亦卿和叶静屿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五分钟,有什么话赶快说,我还有事情要做。”

  “你是不是还没有原谅我。”叶静屿露出受伤的神色,“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放不下你。我想联系你,想跟你打电话,可是,之前,我们很久之前就已经断了联系了。”

  “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早就已经忘记了,你还何必记着?”许亦卿露出释怀的一笑,“当初确实怪过你,然而都这么长时间了,早就忘记了,怎么还会有原谅与不原谅一说?”

  叶静屿沉默了片刻没有说话,“既然如此,那我们重新开始吧。”

  “重新开始?”许亦卿笑了,“来不及了,我已经结婚了。”

  望着许亦卿离开的背影,叶静屿笑了,自嘲的苦笑,该珍惜的从前不知道珍惜,迟到了却还要死死的抓住。他叹了口气,结婚了,五年了。沧海桑田,他怎么就忘了,什么都是会变得,时间是冲淡一切的。

  许亦卿买完药回去,刘程坐在客厅里冷着一张脸,“下次你可长点心吧。”

  许亦卿将药放到婆婆的房间里,一个人进了房间准备午睡一小会儿。刚脱掉外衣钻进被子里,就响起一阵脚步声,刘程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一起睡吧,我也困了。”

  许亦卿往里面挪了一挪,刘程钻进被子里,竟然从背后抱住了许亦卿,手也不老实的往上探寻,许亦卿身子一颤,但是却没有找到理由推开,“睡觉吧,我很困了。”

  刘程的眼睛雪亮,里面闪烁着赤裸的渴求,手也是不安分的胡乱探寻,说起来,这两具身体已经同床而眠两年有余了却并不那么的熟悉,“我想和你生个孩子。”

  许亦卿本能得的排斥,抓住了他不安分的双手抗拒着,“太早了,我现在……还不想生孩子。”

  “都两年了,不早了。”刘程此刻的语气里藏着撒娇的味道,每一次只有在床上,他才会这样跟她说话,“妈不是说你声生不出来孩子吗,咱们就生一个给她瞧瞧。”

  许亦卿觉得有些恶心,尤其是今天那一记凉吻之后。男人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为了那样的欲望得到满足,身边是谁都无所谓,爱不爱都无所谓,许亦卿心里清楚,刘程根本不爱她。

  最开始或许还有一点点的欣赏,对她的安静,对她的长相,两年的柴米油盐之后,也就只剩下嫌弃了。

  “现在不想生,以后再说吧。”许亦卿不想理他,当初结婚的时候说好的,孩子的事情不着急,现在却又开始催促,“况且你答应过我……”

  许亦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堵住了嘴,粗暴又热烈的吻,不由分说的将她的嘴堵住,许亦卿忘记了回应,一双手都在试着推开,那吻很快的就往下进攻,许亦卿只感觉到恶心,一使力狠狠将他推开了,许亦卿往里面缩了缩,“我下午还要上课,累得很,别折腾了。”

  “我很快的……”刘程似乎是意犹未尽,仍然要试探着扑过来。

  “不行!”许亦卿话还没有说完,手就下意识的挡在了身前,“你要是不想睡就出去!”

  刘程没有动作,歪着身子躺下了,“真扫兴!”

  许亦卿背转过身,不再去看他,“希望你放尊重点!我都说了我要睡觉了。”

  刘程笑了,“你是我老婆,我还不能碰你一下吗?”

  许亦卿知道今天中午的觉怕是又睡不成了,但是她想尽可能的闭着眼睛躺一会儿,刘程的话在耳边嗡嗡的响着,真像一只恼人的蚊子,许亦卿真想一巴掌上去拍死他!

  “你现在竟然跟我讲尊重,我们都是夫妻了,你还跟我讲尊重。”刘程叹了口气,“你说要等到培养感情了之后就生孩子,现在呢?妈天天在我面前催来催去的,就差把我俩都拉去医院里做检查了,你不在家,自然不知道烦。早点生了就完事了,搞这么麻烦干什么?”

  “现在的你,恐怕还不配做父亲!”许亦卿冷冷地说,她知道结婚一年之后,他改不了本性,仍旧是奢靡浪荡成性,他在外面和各种人不清不楚的,回家还要充当一个好儿子,所有的事情都要她这个好妻子担着。

  凭什么?

  “我为什么就不配?”刘程被这句话激的有几分恼怒,“是,我是爱出去玩儿,但是哪个男人不喜欢出去浪的?你我都是被逼着结婚的人,你又不是不了解?”

  许亦卿笑出声来,他在她面前倒是诚实的很,“是,确实是逼着结婚,但是我可一点都不了解你。”

  而且,我和你,不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