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旧情人别来无恙

第三章 债主

旧情人别来无恙 山河枕书 2057 2020-04-17 08:58:19

  刘程觉得无趣的紧。一翻身下了床,许亦卿听见门狠狠的关上的声音。

  吵架吵得次数多了,话都没了。

  许亦卿松了口气,重新占据了一整张大床,爱睡不睡,不睡正好,我可以好好的占一整张大床,没了耳边的聒噪,很快的便进入了梦乡。

  竟然做了一个梦,醒来的时候许亦卿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脑子,她梦见高中的时候她和叶静屿的地下恋情被老师发现,在全校的广播里老师点名批评了他们两个,叶静屿拉着她一幅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甚至破罐子破摔的表情,“出了什么事情我担着。”

  客厅里,婆婆看她的眼神锋利又挑剔,许亦卿苦笑一声,刘凡不在家,似乎是还没有从同学家里回来。她拎起包准备去上班,婆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是真的铁了心的跟我作对?让我们家无后?”

  许亦卿转身,“我没有那个胆量。”

  路上的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许亦卿的目光游离不定,却没有发现自己真正想找的那人。她打开手机,给许暖发了条消息,“他回来了。”

  很快,许暖的电话打了过来,电话那头有键盘打字的声音,许暖的声音不急不缓,“说说吧,怎么回事?”

  “叶静屿回来了,今天他找到了我,他说,他放不下我。”

  “你怎么说?”

  “我……我说,我已经结婚了。”

  “实际上,你也放不下啊他吧。”许暖在电话那头轻轻笑出声来,咳咳,老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你啊,就是胆子太小了,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你已经结婚了,这事情,难办啊。”

  “我今天梦见他了,我发现,我所放不下的也许只是从前,而不是他。我现在已经结婚了,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了。”许亦卿苦笑,“他知道我结婚了,肯定也就会放下吧。”

  “放不下就放不下,哪来那么多煽情的话。你听从自己内心的决定就好了。”许暖又笑了,“我看,你也没有多喜欢你丈夫,要是哪天你看破了,咱俩就一起过,反正我觉得我养咱俩没问题。”

  “那我要被你那些追求者烦死了。”许亦卿也笑了,许暖是彻底的独身主义者,事业女强人,追求者的鲜花她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不过你要是养我我倒是可以考虑,跟你过可幸福多了。”

  “随时欢迎你来。不说了,我来忙了。”许暖大口喝了杯咖啡,继续投身于事业之中。

  许亦卿觉得多少快乐了些,其实她今天下午没有课,但是待在学校里总比呆在家里好得多。迈着步子走进办公室,李宇清从背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下午没课,怎么还过来?”

  许亦卿笑笑,“在家里待着也没有什么事情,在学校里还安静,可以看会儿书。”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宇清想了会儿,突然说,“我们一起去操场走走吧,就当是散散心。”

  许亦卿点点头,“你不开心吗?”

  “没有,我是看你不太开心的样子。”李宇清挽起许亦卿的胳膊,“是不是和家里那位又闹矛盾了?”

  许亦卿扭头,苦恼不已,“别提他了,一提他我就开心不起来。”

  李宇清也笑了,许亦卿却不经意间看见她脖子上有几处深红色,李宇清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却还是没有躲过许亦卿的眼睛。不是,单身吗?怎么……

  “昨天晚上蚊子有点多,身上起了好多红疙瘩。”李宇清笑的有些勉强,“早上一起来,脖子上也都是红色的疙瘩,痒死了。”

  啧啧啧,这么红的小草莓,不知道是吮吸的多么用力,蚊子哪有那么大的嘴和力气?

  许亦卿看破不说破,笑了笑,“弄点止痒的药抹一抹。痒得厉害不是个办法。”

  李宇清点了点头,“昨天,我们这里新调过来一个老师,长得还挺帅的。”

  “这两年,年轻的老师该走都走了,这里就只剩下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师,不知道新来的那位,是不是也可以安心多待些时候。”许亦卿叹口气,虽然这里待遇不错,仍旧是留不住那些向往远方的年轻人。

  “若是为了某个人而来的话,恐怕就不会走了。”李宇清笑了,“你不知道是谁吗?”

  “我不知道,没人跟我说过。”

  “就在那里!”李宇清指了指前方,一个白色T恤的背影,“去打个招呼吧,以后一起工作的。”

  许亦卿一眼认出那背影,有些心慌,为什么,为什么又突然出现?日后,还要在这校园里天天见面,这谁受得了?

  许亦卿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被李宇清紧紧拉住往前走,说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是奇怪,莫不是叶静屿的托儿,“又不认识,故意上去打招呼感觉好奇怪。”

  李宇清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万一认识呢?”

  叶静屿转身,也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李老师……许老师。”

  果然是认识!

  李宇清笑笑,将许亦卿推过去,“你们有话好好说,我先走了!”

  “为什么调到这里?”许亦卿问,“市里待着不好吗?”

  “这里环境多好,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叶静屿笑笑,“况且,还有心上人在这里。为什么不过来?”

  “我……我跟你说过我已经结婚了!”许亦卿无奈。

  “我又不是来破坏你婚姻的,你紧张什么。我就是喜欢这里,想待着这里而已。”叶静屿双手撑在单杠上,俯瞰许亦卿,“你放心吧,我们现在就是普通的同事。”

  “你跟李宇清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叶静屿笑笑,“就是说,你是我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欠了我许多钱,一直赖着不还。所以我让她带你来,催一下。”

  “这种话也有人相信。”

  “我还骗她说,我是来寻未婚妻的。她就乐呵呵的帮我了。”

  长得帅的又深情的人谁不喜欢呢?“你还真会编故事,以前也没见你这么皮。”

  许亦卿进办公室后,刚好碰见李宇清,她抬头第一句话就是,“钱还了吗?”

  许亦卿一口老血喷涌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