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旧情人别来无恙

第五章 狗男人离远点

旧情人别来无恙 山河枕书 2014 2020-04-20 22:15:53

  许亦卿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一个人出了门,在大街上溜达,她拨通了许暖的电话,“这个狗男人,他出轨了,而且对象还是我一个玩的好的。”

  “怎么回事?”

  “今天下午,我妹子让我回家去,说是找我有事,然后,我一推开门,就看见他们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最近我就发现不对劲了,我玩的好的脖子上有很多小草莓。”

  “果然男人都是一样的。既然如此,他怎么说?”

  “他想让我原谅他。”许亦卿说,“他说更希望我做他的妻子。”

  “我要是个男的,肯定也找你做妻子,说着的,你在他面前表现得太老实了,拿出你当年的气势来啊!这种男的要不得,听我的,别忍了,早点离婚吧。”许暖那边仍然有键盘敲击的声音,她看起来又是很忙。

  “我也是这么想的,最近我突然觉得,之前自己太好欺负了,我从此要刚起来。”许亦卿悄悄的擦干眼泪,“家里人要是说,我就跟他们说清楚。”

  许暖在电话那边露出欣慰的微笑,“这才是我们的许大学霸,这两年,你在那渣男家里都变得有些怯弱了,还是要好好的强大起来。”

  许亦卿点点头,嗯了一声。

  “对了,奶奶住院的钱,恐怕还没有筹集够吧,我这里还有,转给你了,不够的话再过来找我。”

  许亦卿心里一暖,许暖那边又安慰了几句便挂掉了电话,片刻之后,钱已经转了过来,许亦卿回了一个大大的么么哒,而许暖的回复是“不够了记得来要。”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过来,许亦卿能够做的只是好好的处理,硬着头皮承担。

  她买了些水果,拎着准备去看看奶奶,这一次病的不轻,上了年纪的人时刻都处于危险的境况。

  奶奶的病房在二楼靠窗的位置,许亦卿整理好心情,挂着笑容才走了进去,推开门,里面竟然坐了一个人,是刘程。

  许亦卿将水果放下,小心地给奶奶剥了个香蕉,她看见是许亦卿,笑得有些开心,“你来了,工作不忙吧?”

  “不忙。”许亦卿将香蕉递给奶奶,用奇怪的神色看了一眼刘程,刘程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跟奶奶聊着天,“奶奶,有空可以多出去转转,最近很多花都开了,下次我去给你买个轮椅,这样方便些。”

  奶奶笑了,“你们工作都忙,还是别在我这里花太多心思,你们也不容易,只要你们过得好,我这心里呀,就开心了。”

  刘程也笑了,“我和亦卿,好着呢。”许亦卿投过一个警告的眼神,刘程却像是没有看见一样。仍旧是一个劲儿的跟奶奶说着话,许亦卿一句话都没有说,等到刘程离开,奶奶像是看透一切的问,“我看你们俩,是有个人在说谎。”

  “奶奶,我想离婚了。”许亦卿抓住奶奶的手,“这样的日子我真的受不了了。”

  她回到办公室以后,还要每天面对李宇清,回家后要面对刘程还有脾气大的婆婆,这样的日子她真的是受够了。

  “孩子,生活是这样子的。”奶奶在病床上长叹一口气,“你的决定,我不好多说些什么,但是,过日子不是这么容易的。他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奶奶,他出轨了,他出轨了我的朋友。”

  奶奶长叹一口气,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说,“离婚了也好,我宠着长大的人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去。”

  许亦卿紧紧的抓着奶奶的手,久久没有放开,她知道,从小到大奶奶是永远偏向自己的那个人,不管是什么事情。医生说,还需要多住些时候,调养的好的话还可以早些出院,许亦卿知道奶奶还想着自己那方小小庭院,嘱咐奶奶好好养身子。

  出门的时候,许亦卿的心安了几分,母亲那边……许亦卿不想多说些什么,到时候来个先斩后奏,倒也不是不可以。

  刘程竟然没有走。

  许亦卿一出病房,就看见他还在病房外面站着,他抓着许亦卿的手,往远处拉,他看起来有些生气,大概是在生气自己这么下定决心要离婚吧!最应该生气的不是我吗?许亦卿生气的想。

  “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刘程问。

  “大哥,我都跟你说了这么多次了,我也跟我奶奶说了,你还不相信吗?我吃饱了撑的骗你?”许亦卿对刘程彻底无语,“我不想到时候搞得大家脸面上都不好看。”

  “如果我不同意的话,这婚怎么可能离得了。”刘程笑了,“夫妻双方有一方不签字的话,这个婚就不可能离的。”

  “你早就受够我了,现在又这样,你究竟要干什么?”许亦卿真想一巴掌甩到他脸上,“我告诉你,刘程,这辈子我是不可能再跟你一起生活了,你要是死死抓着我不放,也别怪我不客气。”

  刘程的眼里闪过几丝惊诧,从前的她从来不会这般与自己说话,“我以后改,我以后再也不见她了,还不行吗?”

  “你就是贱!”许亦卿愤怒地甩开他的手,“当初得到的时候不珍惜,现在失去了又来挽回,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情。”

  “是,我是不懂得珍惜,可是,现在我知道错了,”刘程叹口气,“我不想再折腾了,我觉得够了。”

  “请你搞清楚,是你自己在折腾。”许亦卿冷笑一声,“我早就受够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觉得我是个软柿子,以后,我可不会再老实下去了。”

  刘程沉默了片刻,突然说,“妈不会同意的。”

  “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别人做主。”许亦卿大步离开,这一幕似乎是她心里一直幻想的她的高光时刻,两年前她妥协了,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会妥协。

  泪水流了出来,她知道接下来的路是一点都不好走了。但是,这个没有意义的婚姻,她再也忍受不了了。至于李宇清,她真的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