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快穿之生死铺

连理枝头并蒂花1

快穿之生死铺 我没想法 1154 2020-04-22 10:28:01

  夜幕降临,苏觅抱着木偶在摇椅上假寐。

  一阵风吹起,风铃响起一串悦耳的声音。

  “呵,来活了”苏觅撑着脑袋坐起来,看着这位新来的“客人”。

  “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来请你帮忙,我知道这儿的规矩,报酬不会少的。”说罢就拿出了一个箱子。

  看着女人的魂体已经有些透明,苏觅心下了然。打开箱子一看,心里就乐开了花。“果然是公主啊,出手就是大方。这活我接了,跟我进来吧。”

  赵徽柔,宋仁宗的女儿福康公主。作为最受宠的公主,原本应该是幸福美满的一生,却不成想后半生凄苦,与所爱之人再也没能相见。

  徽柔自幼就有怀吉相陪,怀吉那个人儿啊,骨子里透着温柔。徽柔就在他的眼神里陷了下去。

  小时候就缠着他,甜甜的叫他哥哥,谁叫她改口都不行,怀吉没办法也只能任她叫。

  慢慢的长大,徽柔的眼里心里只剩下怀吉。每天她都在想,那个温柔如水的男子真的属于他该多好啊。

  她告诉怀吉,世界上只能最喜欢她,不然她会生气。怀吉总会用那双溢满了温柔的眼睛看着她,一本正经的应和她,这世上,怀吉最喜欢徽柔公主了,会一直陪着她。

  在这宫里,明争暗斗,怀吉拼尽一切的保护着她,两人谁都不曾开过口,心照不宣的默认了他们的关系。

  怀吉说“公主是怎样的妹妹,怀吉就喜欢怎样的妹妹。”他还说愿做她的影子

  徽柔想,自己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也只有怀吉陪着她时了吧。

  好景不长,宋仁宗知道了她们的关系,对此百般阻挠。给她指派了驸马,又把怀吉扔出了宫。

  她日日在宫墙下望着影子哭,却再也见不到那个温润如玉的人儿了。

  也......没人陪着徽柔回家了。

  在这宫墙里,爱恨嗔痴皆是罪。可她不认这罪。

  “他们都说公主与內侍不为世人所容。他们嫌怀吉不完整,婚后我也不完整了,可这男欢女爱又有什么滋味,就算是內侍又如何,我只想要怀吉,我只想要他。

  心心念念不得见,一堵宫墙隔两人。

  在我不见他的第八个年头,我郁郁而终。我不想投胎,我飘出困了我一生的城墙,我想找他,却怎么也找不到。

  我想过他死了,可我不能去投胎,我不能忘了他。”

  徽柔流出一滴血泪,看向苏觅“我就要消失了,你一定要完成我的心愿。”

  苏觅收起了漫不经心的样子,把徽柔已经半透明的魂体封进了那颗灵韵珠里。

  划破手掌,凌空画符,伸手结印,下一秒苏觅的灵识就在幼时的徽柔身体里醒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