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撷英耀星河

第十章找到瑞博斯

撷英耀星河 陆鹿晨曦光 3079 2020-05-02 14:45:29

  在空荡荡的房间内,撷英陷入自己的梦境,一片花海中,拿着风车,一路奔跑着,倏然间,还在川流不息的人群只剩下稀稀零零的几个人,当她眨眼间,只剩下她自己在原地,寂静将整个大地包围着。

  听到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拔腿向着声音的方向跑去。有些着急的想哭,不由自主的呼喊起石跋的名字。周围的花在枯萎,喘息未定,忽忽间,黑夜降临。

  五内如焚的撷英,慌张无措的四处张望着,温柔的声音再次想起。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远方,撷英努力奔跑着,眼看就到抵达,叱嗟间,悠悠转醒。

  禾牧轻轻拍打着她的脸颊,“撷英、撷英,醒醒。”

  云牧坐在石床边,有些担忧的望着被噩梦惊醒的撷英。“你还好吗?没事啦。”

  即使撷英听不懂云牧的语言,依旧能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深深的关心。

  云牧是娿邑的儿子,不似撷英在斯坦波尔星看到的幼虫一般,小小的一只,已经15岁的云牧,只有110厘米的身高。有些营养不良的小身板,顶着个硕大的脑袋,圆圆的大脸,深邃的脸孔下,似人非人的五官、粗短的四肢,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略带着些蹒跚。憨厚敦实的模样,和他的母亲一般,即便已经化形,但他的虫形依旧十分严重,有些畸形的额头有这一对银色的触角。据说那是他们一族的感情器官,只要处在暴怒或者激动的情况下的,那边的触角就会变成橙红色。

  做起身的撷英摇了摇头,有些苍白的小脸带着些病态,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简单的几句虫语有些绕口的从撷英的嘴中说出来。总有一种外国人学国语的别扭腔调。“不、我、没事,”断断续续的几个音节,搜刮了肚子里所有的存货。说的撷英有些绞尽脑汁。

  云牧跳下有些高的石床,拿过放在石台上的水果递给撷英。

  坐在床边,摇晃着双腿,一边比划着动作,一边有些憨憨的对撷英说到,“母亲去找食物,让我在家里好好照顾里。”

  有些沮丧的低下头,“可是你做了噩梦。”

  撷英摆了摆手,莞尔一笑“不要担心”一边指指自己,“我很好。”

  云牧望着她的动作,拍了拍胸脯,“放心,以后我就是你的雄主,照顾好你是我应尽的责任。”

  完全听不懂云牧在说些什么的撷英,还以为他在和她说着自己的故事。

  撷英看着说得如此神采飞扬的虫族男孩,礼貌性的回应了一个微笑。

  瞥见撷英的笑容,云牧有些愣住,这是默许了吗,兴高采烈的跳下床,在地上蹦哒了几圈。

  信誓旦旦的向着撷英做着保证,“母亲说,我一定会变成最强大的虫族战士,这样,我就能好好的保护母亲和你。”

  说到起劲出,额头上方的的银色触角变成了橙红色,狠厉从眼神中一闪而过,有如同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一般,做着阿特慢打怪兽的的姿势,头头是道的像撷英保证着:“即使你梦见怪兽,我也会在你的梦境中把它打败。”

  注视着一直在一旁说个不停的云牧,撷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还真是小孩子的性情。

  像个聒噪的蝈蝈一般,一直说个不停,撷英有些害怕他会就此一直说下去,这样她可就没有什么安宁的时刻了。

  为了阻止云牧,撷英故意咳嗽起来“咳咳咳”

  随着云牧停止说话,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她指了指石桌上的水果,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云牧明白,这只小雌性幼虫是饿了。看着桌子上所剩无几的果实,随手递给了撷英。

  火急火燎的连忙跑出洞穴。一边嘟囔着“我去给你给摘果子。”

  看着终于离开洞穴的云牧,撷英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真不容易,望着手中因放了一夜,已经变成褐色的果实,放在嘴里狠狠地要了一口,瞬间,甜美的汁液溢满口腔。

  耳边的清净还没有维持几分钟,云牧又在一次的跑回来,这一次,手里不仅拿着一根刚从树上撇下来的粗树枝。怀里还抱着一颗类似西瓜的水果。

  像是邀宠一般撷英递到撷英的跟前。将果子一个个摘下放在撷英的床边,又将手中圆滚滚的水果放在石桌上。

  那颗圆滚滚的水果,黄色和黑色交杂着有序的排列在水果的表皮上,手起刀落,水果被迅速的切割成无数块,紫色的瓜瓤上面零稀有着几颗黑色的种子。

  云牧用手将切好的脆瓜递给撷英,意示着她快点吃。

  熟悉的味道充斥在撷英的口腔,她眼神一亮,这个味道,和西瓜差不多,但多了一份牛油果的细腻感。

  大口咬下去,一边对着娿邑比划着,“好吃……”

  就这样,一人一虫开始了啃瓜之旅。

  娿邑回到山洞的时候,看见两只小幼崽抱着吃的有些撑得肚子躺在床上,在哪里揉着肚子。

  “唉,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轻轻叹了一口气,带着许溺爱的眼神看着她俩。

  娿邑放下手中的肉块,看来今天晚上的晚餐她俩是吃不下了。

  娿邑走到床边,将手中新采摘的鲜花递给她,伸了伸手“给,拿着。”

  见撷英拿过手中的鲜花,一边驱赶着云牧,“云牧,出去玩去,不要在这里捣乱。”

  见云牧没有动静,顺手抓起他的衣领,右手一提,云牧离开床上,被强迫的停留在半空中。

  有些生气的对着云牧怒吼着“不要压着小雌性幼虫。”

  云牧瘪瘪嘴,虫声咕噜着,“母亲,母亲、我知道啦!”

  有些不情愿的从床上下去,三步一回头,双手抱在胸前,哼哼着。

  撷英望着眼前这对欢喜母子,闻了闻手中的鲜花,玫瑰花香。

  短短几天,撷英所住的洞穴领来了大批的虫族人,男女老少,充满好期待的目光看向她。

  让撷英有种动物园里被关在牢笼里动物一般,遭受着无数观览。此时的她,有点明白那些动物的感受了。

  随着虫族人来的越来越频繁,娿邑终于发怒了。

  仰天吼叫一声,对着面前的虫族人严肃的说到:“澜沧,族长带回这只受伤的小雌性幼虫的时候,就说过,交给我照顾。”

  红衣长发的虫族人直视着娿邑,嗤笑着:“娿邑,别忘了,小雌性幼虫刚来的第一天就遭受了什么。”

  “你觉的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澜沧趾高气扬的回怼着她。

  娿邑有些气结,“那天是我没有注意到。但是族长把小雌性幼虫交给我照顾,而不是你。”

  嘶吼声响起,看着化形成虫形的娿邑,血红的眼睛透露出凶光。

  “小雌性幼虫,是我的娿邑照顾的,这里不欢迎你们,赶快滚。”

  “我可不是什么好惹得主。我家,以后谁也不允许踏入。”

  自从娿邑的那次爆发,洞穴再一次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撷英和娿邑、云牧这对母子相处的很融洽。但是娿邑始终不让她走出山洞。

  撷英始终惦记着瑞博斯的安全,不知道瑞博斯现在怎么样,可是语言的不同,让她无法向娿邑询问瑞博斯的下落。

  娿邑望着有些忧心忡忡的撷英,询问道“怎么了?”

  撷英抬头望向娿邑,启唇想要说着什么,张口间,又不知道怎么问。

  想了想,瞥见娿邑手中已熄灭的木棒,眼神一亮,

  随着撷英的视线,望向自己手中的木棒,又看了看撷英一眼,“给,拿着。”

  将手中的木棒递给撷英,有些不解着看着撷英,小幼虫要木棒干什么,木棒有什么好玩的。

  只见撷英拿起木棒,在沙石的地上作起画来。望着地上有些不堪入目的化作,她有些不要好意思撇开了眼。

  娿邑半猜半脑补,还真让她把事情理清楚了。

  指了指瑞博斯的画像,边比划边问道“你,找它,是吗?”

  见撷英点了点头,回忆了一下,貌似族长带回小雌性幼虫的时候,确实好像带回了类似这个图画的东西,

  族人以为是破铜烂铁,早就不知道别丢在那个旮旯角落。

  看着撷英期待的眼神,揉了揉她的头,“好,我帮你找到它。”

  得到娿邑的保证,撷英再次露出真心的笑容。

  娿邑真的十分准时,在第二天,就将瑞博斯带到撷英的跟前,灰尘仆仆的脸上,看着撷英惊喜的神色,流出欣慰的表情。

  撷英看着死机的瑞博斯,有些沮丧,至少瑞博斯还在。

  捣鼓了几天,依旧无法开机的瑞博斯,饭后,一声熟悉的声音在撷英的耳边响起。

  “瑞博斯,谢天谢地,你还没有坏。”

  有些短路故障的瑞博斯说话断断续续的,“主人,受伤昏迷后,瑞博斯和主人一起被带到第九虫族领地。由于无法家测到主人,我进行了自动休眠状态。”

  站在洞口的云牧看着自行活动的瑞博斯,大喝一声,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就像瑞博斯人过来,一边朝着撷英大叫着“英英,快过来。”

  

陆鹿晨曦光

我要是将男主放在十几章后出现,应该没问题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