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撷英耀星河

第二十六章番外家中碎事

撷英耀星河 陆鹿晨曦光 2002 2020-06-02 21:33:22

  面对铺天盖地的爆炸式新闻,一直躲在家中的撷英夫妇倒是挺自娱自乐,这天,许久未迈出家门的小夫妻两,不得不听从黎安雅医生三番两次的催促,为了给腹中的胎儿足够的营养和适度的运动,已经圆滚滚的撷英被靖琪搀扶着出了房间,才出了房间不到一刻钟,有些微凉的风徐徐吹来,担忧自己媳妇受凉,靖琪就返回室内给她拿外套。不料靖琪刚走,后脚华南就在门口看到了撷英,丝毫没有脸色的在准备将自己调查到的信息告知她。

  拿好外套出门的靖琪就和前来禀告政事的华南撞了一个正着,望着有些心虚的两人,靖琪皱起自己的眉头,缓缓将自己手中的外套披在撷英的身上,一边询问着南华,“你在这里做什么,军队里有那么多事务要处理,你倒是清闲的很呀。”

  “不是将军大人命令属下去勘测奥的布莱特家族的势力,摸清楚他们家的底细,以及暗中注意各方势力的动向,属下已经查到一些眉目,特想向将军大人禀报。”南华对着靖琪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的将说出来。

  靖琪侧身,将目光从南华的身上转移到低下头望着自己脚尖的人儿身上,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小东西,倒是也没有说什么,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身侧的人儿“将你得到的信息好好与我说说。”散步也成为了办公,靖琪一边搀扶着撷英,一边听着南华的汇报。

  “在我们这一段时间的暗中调查中发现,果然如将军夫人所言,奥特布莱特伯爵前几日秘密会见了第四虫族和第五虫族的首领,但似乎三方并没有达成一致,而第三虫族和第六虫族也在挖掘着第四虫族和第五虫族的势力,这给奥的布莱特家族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听到奥的布莱特的名字,撷英有一些愣住,下意识地向前走去,一个不注意,踉跄一下,靖琪连忙一把拉住她。

  “你就不能好好的走路吗?也不注意下,毕竟是有了身孕的人了,怎么还一股冒失样。”常年面无表情地脸上因为眼前的小东西,已经龟裂了无数次,已经无可挑剔的脸上,给无数虫族人待来沉稳可靠的感觉,唯独他自己知道,他有多害怕身边的小东西出现危险,他不想她被卷入这场政治战争当中,可是她还是为了他,自己将自己陷入这场风暴中。

      望着男人有些责备的眼神,撷英却可以从里面看到一往无底的深情,也正是那双近乎是直线的凶狠的双眼,让撷英觉得,一如自己的父亲,给了她无穷的安全感。不过靖琪却比自己的父亲更加沉默寡言,也不会如她的父亲一般,会对她流露出失望的神色,在男人的他眼睛里,她总能寻找到依靠,那是她一生都不敢奢求的,而如今,她拥有了他,那她也会守护住这份她视之为生命的人。

  汇报完情报的南华离开后,夕阳挂落在天空中久久不曾散去,被染成橘黄的天空,墨绿色的月儿悄悄探出头。晚风有些凉凉的拂过男人额间的碎发,撷英夫妇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颇有一些无奈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老婆大人,今天晚上,我还想听故事,今天晚上,给我说你国家的故事吧。

      撷英瞪大了睛眼,脑袋上挂满了无数惊叹号,有些欲哭无泪的想要拒绝男人的请求,又敌不过男人撒娇的眼神。

      靖琪慢吞吞地,带着几许邪魅,轻轻附和在撷英的耳边,眼睛变成有些兴奋的竖瞳:“你要是不愿意,那今天晚上,我们就深入交流一下,现在已经过了孕期的头三个月,为夫可是每天晚上柔香入怀,又不能碰,可是憋得很辛苦呢,娘子应该知我的意思。”

     静谧的夜,赤红色的月儿代替墨绿色月牙的班,尽职的守护在自己的岗位, 风卷起落地的白色窗纱,轻柔的在赤红色的月光下起舞,柔暖的淡黄色光晕微弱的照射出令人羞涩的身影,层层叠叠的窒息感将撷英紧紧的包围在男人的身下,湿尽的几缕秀发贴在她通红的脸颊,像是被浇了冰凉的冷水,再被拖到温暖的温泉中,毫无准备的被眼前的男人事前捣碎剖开,躲进他的身体,温暖她的心脏,透过那双带着情欲的眼睛,看到陷入当中不可自拔的自己。撷英仰起脖子,想要逃离,却又被拉扯回来。仿佛是防止她从蔚蓝色的大海中挣脱一样,一把将她紧紧的抱入怀中。

  “我爱你,嫁给我。”

  已经被男人折磨的神智不清的撷英随口就回了一个“嗯”

  “我听瑞伯斯说,在人类文明史上,人类在结为夫妻之前,要征得对方的同意,尊重对方的意愿。要有一场盛大的求婚仪式,你和我在一起,那么久了,我始终欠你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和华丽浪漫的婚礼。所以刚刚我问过你的意思,而你答应了。”一边说着,一边将贴在她脸上的湿发拨开,掐住她的腰,将有些疲倦的人儿拥入怀中,“那么以后就是你命中注定的,要相守一辈子的人,以后,你都没有拒绝我的权利。”

  迷迷糊糊的撷英不知道狡诈的男人趁机和自己私定了终身,要是清醒,她一定会远离这个心机深似井,切开都是漆黑的男人。

      可惜早已经陷入昏睡的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在她的脑海中留下。

      “唔——”

  撷英抓了抓床的另一侧。已经微凉的一侧,没有了男人的体温,但是却有男人的气息,揉了揉眼睛,浑身酸痛,真是疯狂的一晚,自己怎么就着了他的道,将自己狠狠的埋在枕头里面,身体倒是清爽,看来男人昨晚将睡着的自己清洗了一番。

  洗漱完毕,下楼的时候,一阵烤肉香扑面袭来,饥肠辘辘的撷英的肚子不知不觉咕噜叫一声,有些羞耻的羞红了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