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撷英耀星河

二十七章,初遇男二

撷英耀星河 陆鹿晨曦光 2004 2020-06-03 22:08:51

  不一样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头,那是一种他无法言喻的情绪,就如乍然一瞥,一个不经意间,便在心头落下了烙印。

  “在茵茵如春的日子里,你如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我的心田,胆怯如我,终其一生,求而不得,思之如苦。若生命再来一遍,我也该明白,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掉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丽的年华理遇到你。。。。”

  自从上一次陪悠曼儿进行了一次疯狂的追星事件,她就成为了悠曼儿的御用搭档。俗话说,有一就有二,这天,正准备去悠曼儿再一次堵住她的去路摆脱了好友的魔抓,撷英偶然间发现了这个风水宝地,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举目望去,视线豁然开阔,连城一片翠绿色的海洋呈现在我们眼前,郁郁葱葱的树木,散发着舒心的凉爽,枝叶婆娑,泛着黄晕的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层层叠叠的树枝,散落在草地上,其中点缀着几朵颜色鲜艳的野花,是不是发出诱人的芳香,随着潺潺的流水声,伴着林终鸟儿悦耳的的鸣叫声,微风中轻轻地飘荡着自然的气息,一棵高大的榕树,矗立在这片森林的最显眼位置,宛如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又像一个威武的哨兵。守护着这一方净土。粗大的枝盖上挂满了墨绿色的叶子,看到这片好景,有些郁闷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这里,也就成为她享受校园静美生活的一个地方。

  少女的模样倒影在绿波盈盈的湖面上,清风吹气树叶沙沙作响,像是在为少女的朗读声做伴。

  不然打扰这份宁静的奥德布莱特,悄悄的离开,倒不是他对原本属于自己的秘密花园有了一个入侵者而愤怒,反而,觉得少女就是他花园的一部分。

  好奇驱使着他朝着少女走去,越来越近,气息越来越重,有些急促的呼吸着空气中流荡着的甜美味道。内心的烦躁随着少女的声音消失在空气中。

  “这是珂玛星最伟大的浪漫诗人斯修拉文特的《我愿用一生来守护你》”一直等到少女细细的将整首诗念完,奥德布莱特忍不住出声。

  “你知道这首诗?”撷英疑惑的问道。

  “传说这首诗有一个很动听的爱情故事。”

  “是吗?我是偶然发现这首诗,觉得很美,闲来无事,就读来听。”

  “据说,诗人斯修拉文特在没有成名之前,是一名低等虫族人,一天,他在尤柱山上开采矿石,遇到了跟随父亲前来勘测矿脉的高等虫族奥德布莱特伯家族的长女爱丝丽娜,一见倾心。为了认识到他心爱的女人,他像个偷窥者一般到处搜刮着有关少女的一切资料,也真是心中那份狂热的喜爱,让他不惧来自外界的任何威胁,从一名低等虫族跃进贵族圈,他花了两年的时间,可是哪怕他花费的时间在短,时光依旧不会如他的意,让他心爱的女孩在原地等他。等到他做足了准备去告白时,爱思丽娜早已经爱上了别人。爱而不得,没有了希望的斯修拉文特最后写下了这首诗,离开了世界。”

  “我还以为是一个欢乐的结局。”看了看手中的诗集,头一次,她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伤感。

  “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撷英歪着头询问着眼前的男子。

  那怕眼前的男子身着朴素,依旧无法压盖身来的贵气,邪魅一笑,有些玩味的玩弄着手中的怀表。

  奥德布莱特望着眼前的少女,这样的戏码上演的太多了,真当他是傻子吗?下意识的认为这是那几个老家伙的安排,不过,眼前的少女,倒是十分合他的口味。

  未悄的丹凤眼透露出一股薄凉,一晃而过,游戏既然开始了,那他就应该好好表演一下,毕竟,能让他心情舒畅的人,还没有几个,他不介意多陪着个小玩物多玩一会。

  “我叫嘉炫,已经毕业很久了。”绅士的风度早已成为一种习惯。

  “请问小姐,又该怎么称呼你呢?”奥德布莱特还没有将口中的话说完。

  “英英,你在这里呀,害我找了半天。瑞克赛奥老师找你,你快一点”悠曼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一听到瑞克赛奥老师有事找自己,顾不得身旁的男人,撷英急忙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刚跑了几步,突然想起,刚认识的虫族青年,回头,对着虫族青年喊到,“你好,嘉炫,很高兴认识你。”微微一笑,急忙向好友奔去。

  留下还未询问到少女名字的奥德布莱特,呆呆地看着少女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一丝不爽的感觉瞬间充斥着他的心中,表面依旧一副贵族公子的完美的形象,嘴角还扬着一抹浅笑,只不过狠狠握着手中的那块怀表,“咔”一声,在空气中格外突出,只见做工精致的怀表碎成几块,静静的躺在奥德布莱特的手中。

  “既然招惹了我,可就没有后路可言。”

  奥德布莱特朝着少女原本呆过的地方走去,那里,属于少女独特的气味依旧未散。

  踩到异物,微微皱起眉头,他低下头望去,那是一个祈福娃娃,弯腰将脚下的祈福娃娃捡起,在阳光下细细端详着。

  那应该是少女的,看似纯洁的少女,还真是心机颇深,不爽的内心瞬间得到安抚,既然如此,我怎能不好好的陪你玩下去呢?

  将祈福娃娃装进自己的衣袖里,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心里盘划着一个又一个计划。

  悄落的夕阳,带走光亮,黑夜侵染着大地,手中的光脑响起,奥德布莱特看了一眼,是自己的祖母打来的。

  打开电脑,向着原路返回着,“奥德布莱特伯爵,你到那里去了,今天不是说好了,陪我共进晚餐。”画面的老人,气哼哼的指责着自己孙子的罪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