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沈太太又又又喝醉了

第四章

沈太太又又又喝醉了 你好薇安 1266 2020-04-19 22:33:23

  苏媛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沈祁言人已经在床上。

  他拢着浴袍,慵懒地靠在床头,手里的平板电脑上显示的依旧是部门发来的工作报告。

  唯一不同的是,沈祁言的左手暂时没法用了,他又是左撇子,因此很多需要他签字的文件都只能用生涩的右手一笔一画地写。

  苏媛突然很想笑。

  在办公室工作,在书房工作,就连在床上也工作。

  沈祁言余光注意到她从浴室里出来的身影,于是边给文件翻页边道:“头发弄湿了要吹干,入秋之后容易感冒。”

  苏媛不理会他,径直走到床的另一边,钻进了被窝里。

  她背对着沈祁言躺下,柔软的长卷发散开在枕头上。沈祁言侧头扫了她一眼,伸出右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确认没有打湿,这才收回了手。

  苏媛其实是睡不着的。想到沈祁言的伤,她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别看你那些工作报告了,想早点痊愈就要早点睡觉”

  沉默。

  苏媛在心里叹了口气,让沈祁言放下工作,恐怕是比登天还难。

  没想到,过了两分钟,沈祁言却把手上的平板放到了床头柜上,“啪”地一下关掉了室内的灯,真的平躺下来休息。

  苏媛还是背对着他。天气还不算冷,她穿的是一件府绸质地的吊带睡裙,背上的蝴蝶骨和大片雪白的皮肤裸露在外面。

  沈祁言盯着她看了一眼,觉得燥热,不过碍于左手的伤……他喉头滚动一下,干脆闭上眼。

  ***

  翌日清晨,苏媛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不见沈祁言的踪影。

  用头发丝想都知道,沈祁言这个变态,肯定是早早地就起床准备工作了。

  苏媛却隐约听见外面汽车的声音,有些疑惑,便光脚踩着地毯来到落地窗前。她探头瞧了一眼,却看见管家正在院子里叮嘱几人将几个纸箱搬进家里。

  她干脆换了身衣服下楼去。

  沈祁言本来正悠闲地坐在餐桌旁,慢吞吞地用餐刀给一块吐司抹花生酱。

  瞧见她下来,便抬头扫了一眼——苏媛今天穿了一件方领的乳白色连身短裙,漂亮的锁骨上静静地卧着一枚项链,紧贴肌肤的衣料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短裙裙摆下则是细白的长腿。

  两个月不见,他怎么觉得她又好看了几分。

  直到苏媛坐到餐桌前,沈祁言的眼睛还盯着她看。

  “干嘛?”苏媛一脸疑惑,“我脸上有东西吗?”

  沈祁言摇摇头,脸上却带着笑意。

  苏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正在用打了石膏的左手固定住吐司,右手则有些吃力地往上抹酱。

  心下多少还是有些不忍,苏媛轻叹一声,道:“还是我来吧。”

  沈祁言也不抗拒,只是乖乖地把吐司递到她手里。

  “我看到外面有搬东西的人,他们是在做什么?”苏媛一边细细地做着手上的活儿,一边问道。

  沈祁言边盯着她的动作,幽幽答道:“我差人去把你在沪洲岛的小院儿里的东西收拾回来了。”

  苏媛手上动作一顿,眉头微微拧起:“何必收拾,离婚后我就去那儿。”

  沈祁言的神色一滞,气场又冷了下来:“你能不能不要提离婚?”

  苏媛敛了眸子,并不作声,只是把涂好酱的吐司塞回他手中,淡淡道:“吃吧。”

  “媛媛,”沈祁言的眼神牢牢地锁住她,“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嗯?”

  “我……”苏媛鼓起勇气,正欲开口,沈祁言放在一旁的手机却“嗡嗡”地震动起来。

  他皱眉看了一眼——是林邵打来的。

  多半是公司有急事。

  “抱歉,我先接个电话。”沈祁言抛下这么一句话,便拿着手机匆匆上了楼。

  苏媛垂眸,余光扫到他餐盘里那块没来得及动一口的吐司,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