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的酥油灯

我的酥油灯

嘉夬

  • 短篇

    类型
  • 2020-04-19上架
  • 1130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我的酥油灯 嘉夬 1985 2020-04-17 01:17:48

  方知有不知道是第几次醒来了,望着满墙的白色和自己的病号服,笑了笑,眼泪从眼尾滑落到枕头了最后留下暗沉的印记。

  呼吸愈来愈急促,看见门口有人进来方知有笑了笑说:“林总,您来了。哈哈~因为林总您,我已经家破人亡,父亲被……咳咳!”

  喉咙有股腥甜的味道,忍不住咳出血来,方知有用手抹了抹,使她毫无血色的脸显得更加恐怖。不过方知有已经无所谓了继续说:“父亲被野狗撕咬而死,母亲被人轮奸致死,而我也没有逃过被害死的命运。”

  林遇的面无表情的坐着,眼中似乎一点波澜的没有,正在听她讲话,方知有努力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眼泪毫无征兆的溢出来看着自己爱了二十几年的男人。

  自己全心全意想把这颗心给捂热,却没想到他的偏爱和热情是给自己那个异母异父的妹妹。自己是多么可悲啊!

  苦笑道:“林遇,无论你信或不信方知心的孩子不是我弄掉到。”“那个房间除了你和知心没有别的人出现,难道知心是她自己撞到刀子上的吗?”说到孩子们林遇的眼睛猩红,死死掐住方知有的脖子,力道大得好像要把方知有的脖子给掐碎。

  方知有苦笑道:“孩子?我也有个孩子可是他还没有从这个世界上看一眼就胎死腹中了。”

  又咳出了几摊血。林遇恶心的放开了手,用手帕擦去了手上的鲜血,声音淡漠说:“那个孩子就是个孽种,是你和别人结合而有的孽种。”

  “那就是我和你的孩子,林遇!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方知有有些虚脱的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

  “林遇,这辈子遇上你是我的不幸,若有来世我绝对不要再爱上你。”方知有的意识越来越微薄,呼吸越来越弱,最终去世。年仅不过23岁。

  林遇看见已经死亡的方知有,眼泪掉落,无声的说:“对不起,知有,下辈子我还你。”

  方知有觉得四周都很吵,费力的睁开眼睛,却看见自己的母亲在一旁伤心的哭泣。

  忍不住扑倒宋青的怀里哭喊着说:“母亲,母亲。我好想你啊!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宋青看见方知有醒来抹了抹眼泪开心的说:“阿知醒了,太好了!梦儿!快!快去叫大夫,小姐醒了。”

  惜玉特别开心,赶快去叫大夫。而方知有还在哭,哭累了就昏睡过去了。其中发生的事情都不知道了。

  方知有醒了发现自己身处在儿时的闺阁之中,方知有震惊了,下床跑到梳妆台那边看见了自己六七岁的模样。

  小脸圆润可爱,气色也好。心想自己是真的重生了?不信自己掐了自己一下感觉很疼,原来不是梦,是真的重生了。

  眼泪差点又出来了,方知有发誓以后要好好孝敬尊长,做一个好孩子。

  惜玉进来看见方知有站在椅子上,吓得赶紧说:“小姐,你快下来,大病初愈就应该好好休息。别又磕着碰着了。不然夫人又该心疼了。”

  方知有扶着惜玉的手跳了下来,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惜玉,惜玉被方知有看的有点瘆得慌,但没有表现出来。

  “惜玉姐姐,你跟着我母亲有多少年了?”“回小姐的话有二十余年了。”惜玉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二十余年了……”方知有喃喃自语说。又问:“可有喜欢的人?”惜玉被这个问题直接给弄红了脸,着急的说:“我想一辈子伺候小姐和夫人,不想嫁人……”

  看着惜玉着急的样子,方知有忍俊不禁的笑了,这是笑的最为开怀的一次自从嫁给林遇以来。

  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说:“我只是问问,若是有喜欢的人并是两情相悦,就给你们办了婚事,若是没有就算了。”

  惜玉长叹了口气,埋怨道:“小姐,您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您要把我许配给别人呢?”

  “放心吧,我不会但是我母亲也许会。”方知有调皮的说。“什么事情让我家阿知那么开心啊?说说让我和你娘亲也开心开心。”一个爽朗的声音传入方知有的耳中。

  方知有下了床,扑到方青远的身上甜甜的说:“爹爹,没事。我和惜玉姐姐闹着玩呢!”

  方青远特别奇怪,阿知是很怕自己的,怎么现在却如此亲昵自己了,不过阿知根自己亲昵也不是坏事。笑着说:“哦~是吗?那爹爹我就不问了。”

  方青远不知道从那拿的巧克力给了方知有,宠溺的说:“这是爹爹从英国带来的巧克力,阿知来尝尝,还有青儿,你也来尝尝。”

  “谢谢老爷。”打开包装纸扑鼻而来的就是巧克力甜甜的味道,方知有眼前一亮,吃起了巧克力。

  入口即化,这是方知有吃到巧克力时第一时间想到的词,说:“爹爹这是什么牌子的巧克力阿?好好吃。”

  “好吃,那我每周日给阿知带好吗?”“好啊!”方知有开心的晃着自己的小短腿说。

  “青儿觉得这巧克力怎样?”“齿颊留香,很是不错。”宋青特别温柔的说。“你喜欢就好。”

  日上三竿,方青远与家人吃了午饭,散了散步。看见方知有困到不行就原地返回去午睡去了。

  到了晚上,方知有自告奋勇的要帮在书房的爹爹送点心,宋青觉得这个想法不行。

  见自己的娘亲不答应,于是用了自己的看家本领撒娇,最后宋青拗不过方知有就随她去了。

  千叮咛万嘱咐不要磕着碰着了,因为才大病初愈。“玲儿,你觉得阿知是不是变了?”宋青望着方知有离开的方向问。

  “小姐是比以前跟有活力了,而且也懂得孝顺长辈了,夫人不必但心。”玲儿安慰着宋青说。“也许是我想多了,准备准备今晚的晚餐。待会儿老爷要来吃。”乐珊点了点头,下去吩咐人去干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