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古代做首富

穿越古代做首富

悠闲的小棉花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4-18上架
  • 5380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说穿就穿那么邪乎的吗

穿越古代做首富 悠闲的小棉花 2827 2020-04-16 23:53:29

  “老伯!老伯!这里”呼喊着就见丫头追了上去,张牧川赶紧跟上。

  前面老伯听到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到两个穿奇怪衣服的人,嘴上带的东西不是帷帽,却又刚好把口鼻遮挡住了。要是他们知道这老头在想什么,肯定回答这是口罩啊喂!疑惑间两人走到了眼前。

  老人问道“二位是在叫我吗?”。

  “对啊老伯,我们想打听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们在这里迷路了,手机也没有信号”夏沐言自然的回答。

  前半句是懂了,后面手机是什么?信号又是什么意思?出于礼貌还是解答“下了山坡便是李家村,老朽已经多年未曾遇到生人了,二位这是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呢?”说完又开始打量两个外来人口。

  两人穿的衣服看不出是什么布料,手腕上戴的首饰也似皮具,

  小哥儿手里提的箱子也不是木的,像皮的,但是看颜色什么皮毛竟是这种均匀的深蓝色?这箱子居然还有轮子,可以拉着跑。

  特别是这姑娘耳朵上戴的,淡粉色的珠子,泛着玫瑰金色晕光,甚是好看,虽然自己只是一届粗布老农,也能看出它的价值不菲。

  明眼儿就觉着,应该是有钱人家。

  夏沐言听着老伯说话的语气,狐疑的看了一眼张牧川,投去求助的目光。

  “我们从西县来,在高速上不知道怎么着就到这里来了”张牧川解释。

  老伯又是一脸懵“想必二位不是舜国人吧?老朽曾经也是读书人,如今花甲之年,从未听说过二位所来之地”

  “舜国?尧舜禹的舜?不是21世纪我们的大中华?”夏沐言有些惊愕的小声对张牧川嘀咕“我这乌鸦嘴,不是真的穿越了吧?”

  要说为什么会有这一幕,还得从头讲起。

  疫情差不多要结束了,情侣两人开车回程上班,在家里收拾了整整一车的行李,估摸着两周不用出门都没问题,毕竟年轻人嘛,有时候懒得做饭,叫个外卖吃点泡面什么的.

  女孩家“这箱酸奶也得带着,我想减肥呢”女孩儿在家里收拾着东西,

  “行呀,你妈腌的辣椒也带上吧”男生说着

  “你就爱吃这些辣的东西.对了到那边还得买油,还有我最喜欢的锅,煮粥用,特好看,珍藏好久了舍不得用呢.......”

  女孩碎碎念着,收拾各种东西,要是有空间戒指这种玩意儿就好了,

  “你这俩小仓鼠要不要带着”张牧川嫌弃的看着白色的那只,好吃懒做,调皮又怂非它莫属了,

  “不带它们会饿死的,我妈天天忙的脚不离地儿,我弟跑的不回家,可没人喂它们”夏沐言一边打包着鼠粮一边说。

  然后转向仓鼠的双重亚克力小别墅

  “你俩的行李比我们张先生的都多,看吧,人家都不服气了”

  “媳妇儿,不是我不服气哈,关键是你这整的跟搬家一样”。

  “你是忘了我们前两年在市里的悲催生活啦?你工资四千我工资三千,每个月还得还账,加上房租吃饭,油费什么的,咱俩过的紧巴巴的,连洗衣液都嫌贵”心里默默腹诽,那年因为考执业医师小半年没上班,不上班就没收入啊。

  夏沐言性格跟妈妈差不多,和病人交流也不会显得那么严肃,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动不动就开起玩笑,技术又好,很多新病人接触几次都跟她成了朋友,一来二去的,同行里金牌牙医的称号就流传开来。

  夏沐言家在一个镇上,妈妈开了一家诊所,二十多年了,生意一直不错,家里刚建了二层小楼,楼下看病,楼上住人,有个弟弟,一家四口生活的挺自在。

  张牧川爸妈在外地工作,前几天老板催着去上班了,家里就剩下张沐川自己,夏妈妈就让牧川来家里住了,两家离的不远,开车二十分钟,挺方便的。

  两人高中同学,早恋,因为名字喊起来特别像情侣名,被同学传的开了到了老师耳朵里,还差点被叫家长,这一眨眼都过去十年了,两人商量着五二零就把证给领了,年前看的房子也开盘了,得把首付先交了,因为疫情本来要一万多的房子人家通知可能会八千多.怕房价再突然涨了,就想着去把房子给定下来。

  妈妈这儿上楼来“疫情还没结束,你这口腔工作最不好找,要不在家待半年吧,你们走了就剩我自己了”。

  夏沐言无奈道“妈呀,我年前都比人家早回来一个月,谁知道又来个疫情,都好几个月没上班了,再说,我俩看那房子不是也要开盘了嘛.”

  “行吧,你们去吧,多带点东西。带箱面叶儿,你的化妆品带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护肤品我年前给你买的那几套,洗漱的.....”妈妈不舍的帮两人收拾东西.

  “到我家吃顿饭再走吧,你几个老表都去,去饭店带大虾回来”三姨开口

  “行,没问题”哈哈,虾不虾的无所谓,主要是大家聚聚是吧!

  “吃了饭把鞋去县城给你爷爷送去再走”妈妈嘱咐到

  “嗯呢,我们正准备去看看爷爷再走”

  夏沐言家最大的幸福就是一大家人关系都挺好,其乐融融,几个兄弟姐妹一起吃饭说笑玩游戏,时不时都要聚一聚的,当然了自从她跟张沐川先生官宣了以后他也加入了这个大队伍.

  吃完饭三姨给两个人带了自己做的糯米苹果饼,红糖饼,还有妹妹做的爆米花,看过双方的爷爷就上路了.

  车上夏沐言笑呵呵跟张牧川说“咱俩去Z市就俩小时的路程,还给这个道别给那个道别,整的跟去多远似的”

  “我倒是没什么看的,主要不是陪你嘛”

  “欧呦,你可得了吧,我们出发喽”

  “哈哈,如果咱一到地方就被隔离起来就笑了”

  周五的高速公路,车子并不少,夏沐言是坐车就想睡的那种,迷迷糊糊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着自己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想去厕所就悠悠醒来,发现自己真睡着了,不好意思的憨憨嘟囔着“我没想睡来着,我怕我睡着了你开车困”

  张牧川无奈又好笑“你这样说跟你哪回没睡过似的”

  夏沐言“.....”车里一阵两人的笑声

  “我刚刚梦着好像是古时候,要不我写个小说.你说咱俩要是穿越的故事?你想到哪个朝代?”

  张牧川看了夏沐言一眼想了想“就明朝末年吧”

  嗯~明朝末年的皇帝是谁?姓朱吗?”夏沐言问道

  “明朝末年是崇祯皇帝,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张牧川回问

  夏沐言知道他兴致来了,一般这个状态他能滔滔不绝的讲上一阵子,洗耳恭听道“不知道”

  “那时候的明朝内忧外患是个战乱的时代,各地天灾蝗灾,很多人开始起义,北边还有皇太极虎视眈眈,最后城门被破,崇祯皇帝找了一颗歪脖子树自杀而亡”

  “居然是上吊?这皇帝当的”。

  高速上下起了小雨,两人服务站去了趟卫生间,“要不换你开会儿?行不行啊你”张牧川开玩笑的问

  “嘿!我还就真行了,下来换我上”夏沐言开车还是不熟练,这是第二次上高速吧,紧张到不行,一路精神紧绷着.小雨淅沥沥的下着,天色有点阴暗,天气预报没说下大雨吧?夏沐言心想,倒是没觉的路特别滑,不敢看两边的景色,她直直的盯着两边的线,非常认真的让车尽量保持在两条线之间,总觉得这样会更安全一些.

  “什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有时候感觉纯属瞎掰.车开着开着就歪了,”夏沐言腹诽着.跟张牧川抱怨着.双手死死的抱着方向盘,走在最左边超着大货车.

  拐了几个弯感觉车越来越少,周边没有什么车她心里放松了不少,只见雨越下越大,前面也有了积水,车子直接从水摊上呼啸而过,前窗整个被水覆盖

  夏沐言“啊~”一声大叫,心里想着完了完了,万一前面一辆车我们就死翘翘了。好在临死前还给家人告别过,也算值了。

  车呼啸而过,积水啪的一下打到车窗。两人眼前一黑,感应车灯随即亮了起来,前面居然有堵石墙?夏沐言紧急刹车,索性及时,车体与石墙轻轻碰撞,无碍。

  夏沐言瞬间感觉情况不对,高速公路上怎么会有石墙呢?两人一脸懵逼,张牧川赶紧拿起电话准备拨打高速交警电话

  夏沐言呆愣愣的半开玩笑的问

  “如果咱俩就这样穿越了你说咱怎么发家致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