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是你呀裴先生

奔赴前线

是你呀裴先生 一颗小荔枝呀 2751 2020-04-17 21:34:52

  白薇急急忙忙的跑回家,她在B市有一套两室一厅的小家。这套房子是母亲在白薇考上B市的研究生后,卖了家里的老房子给白薇凑钱买的,然后母亲像是终于摆脱了什么重担一样,突然松了一口气,白薇还记得那天晚上母亲对她说的每一个字。

  “白薇啊,你现在已经考上了研究生,这一切的路都是你自己选的,我也已经供应你上学十几二十年了,你也应该让妈妈休息一下了。”

  白母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在白薇面前,“这是卖房子的钱,你拿着,我一分都不要。我要和你张叔叔结婚了,以后的路你自己走吧。”

  白薇愣愣的看着说完这一番话的母亲,没来由的感觉到对面前的这个人有些陌生。

  这是和自己一起生活二十多年的母亲啊,她在自己眼里是一直都是一个值得尊重和敬爱的人,那自己在她眼里呢?是生活的重担吗?是负累吧,白薇在心里默默想。

  再后来,母亲结婚了,和她口中的张叔叔。白薇觉得这也挺好的,毕竟母亲的后半生有一个真心爱她的人珍惜着她、陪着她了,自己也就没有什么不开心的。

  平心而论,母亲这些年过得着实是有些太苦了。一个单身离异的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艰难地在社会这个吃人的地方维系生存。白薇想着,母亲能有这样的依靠,真的是挺好的啊。白薇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湿润,只是自己,是一个人了。

  “松子,你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呀?”白薇养了一只小松鼠,它的名字叫做松子,是一只魔王松鼠,性格很是温顺,摸它小小的脑袋的时候,它会享受似的眯起眼睛。

  白薇从旁边的坚果栏里抓了一把坚果,放在松子的小饭碗里。

  “松子呀,你慢慢吃吧,我要赶紧去做饭啦。”照料好小松鼠以后,白薇转身进入了厨房,不一会就端着一盘炒菜出来,一个人简简单单的吃过了晚饭。

  吃完饭后,白薇坐在沙发上,慢慢捋顺着怀里啃得正欢的松子的毛发,“松子,你说啊,如果真的有一天需要我们医院的医护人员去前线支援,你说我去不去呀。”白薇把视线转到了松子的身上,抱着它的手又紧了紧。

  “你说我要是去了,你这个小家伙该怎么办啊。其他的我倒是什么都不担心,但是我要是万一回不来······”白薇叹了一口气,松开了已经感觉到有些不舒服,正在费力的向外挣扎的松子。

  松子见到主人终于放开了钳制它的大手,飞快的跑到柜子上面继续啃着手里的坚果。

  那一天晚上白薇有些失眠,她在细数着要是自己真的离开了人世,不幸牺牲了,对别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但是她想了很久,久到自己都快要睡着了才发现,真的没有什么影响啊。最多听到的人唏嘘一声:这么年轻真是可惜了,而已。

  “所有科室的同志们注意!A市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现在急需医疗人员和物资,医院决定先派出第一批同志奔赴一线!有意者这一去本科的护士长或者是主任医生那里去报名!”

  ‘叮咚’白薇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微信,是呼吸内科的总群的,艾特的全体成员。科室的同事们在收到这条微信以后也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真的是要让我们去支援啊!

  “疫情这么严重啊。那我们去了以后会不会被感染的风险也非常大啊。”

  “哎,你们谁想去啊。有没有想去的。”

  耳边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持续了很久,白薇握着手机的用力的近乎发白,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跳动的很快。自己真的要去吗?作为一个医生,虽然白薇见惯了死亡,但是自己将要面对死亡的时候,作为一个正常人,她还是会惧怕,会退缩。

  但是只要现在进入到办公室,和高主任说一声,自己就真的要上去了。呼吸内科不过就二三十个医生,其中大部分都是已经成家了的,家里有伴侣,上有老人,下有孩子,要是他们出了一点什么意外,整个家就会坍塌。而自己呢,户口本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平时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要是自己走了的话,应该也没有什么人会为了自己哭泣吧。

  白薇在科室的同事们脸上扫视了一圈,慢慢的启唇,声音小,但是很坚定,“我想要去一线。”距离白薇最近的宋溪回过头来,怀疑自己听错了,“白薇,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想要代表咱们科室去一线。”宋溪看着白薇脸上一脸平静,“你是说真的?为什么啊,不是,我是说,现在A市的情况还不明确,你现在打头阵第一个去A市就相当于摸着石头过河啊。”

  “我知道。”白薇站起身来,拍了拍宋溪的肩膀,转过身走向了高主任的办公室。

  “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啊,咱们都没有白大夫勇敢啊。”张医生看着慢慢消失在高主任办公室门口的白薇的背影,口中喃喃的说道。

  “主任,关于那个去一线支援的事情,我想去。”白薇走进办公室就和正在埋首写着什么的高主任开门见山的说道。

  高主任抬起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白薇,“你真的想好了吗?这可是一件大事,你不需要问问你的家里人吗?”

  “我想好了,不是突然决定的,我家里人同意了。”白薇哪里还有什么家里人啊,自己同意了,其实就代表着整个家里面的人都同意了。

  “好!白大夫的勇气值得我们这些人的学习啊!”高主任满脸堆笑的站起身来,欣慰的拍了拍白薇的肩膀,“年轻人,就是应该有一股拼劲儿!来,先把申请书填好吧。”

  白薇握着笔的手没有一丝丝的迟疑,提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白薇。

  “宋医生,我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吗?”从高主任的办公室出来,白薇走到了宋溪的办公位上,用手轻轻地点了一下宋溪的桌面。

  “啊,白医生,什么事情你说。”宋溪抬起头,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白薇。

  “我有一只小松鼠,它叫松子,后天我就要启程去A市了,不能带着它,就是,就是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它啊。”白薇有些苍白的脸色可是有些泛红,举动开始变得有些局促。

  “啊,可以呀,白医生。你这么大义凌然的代表咱们可是奔赴一线,我就是帮你照顾一下宠物而已呀,况且我和父母一直住在一起,我爸妈也特别喜欢小动物呢。”宋溪一口应下白薇照顾小动物这项重任。

  “那太谢谢你了!我,我每个月会给五百块钱的伙食费的。”白薇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眼神里又重新充满了光。

  “这点小事就不用给钱了吧,你就把食物什么的给我,我让我父母养着就好了啊。”宋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个和自己同期进来的姑娘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科室里也是默默无闻的,没有什么好胜心,无功无过的当着自己的小医生,现在委托自己照顾小松鼠,居然一个月就要给这么多钱。

  “那个,我能问一下吗?就是你为什么想让我帮你照顾松鼠啊。”

  白薇沉默的看着宋溪,不一会又低下了头。

  “那个,你不方便说我就不问了,我就是······”宋溪的话还没有说完,“因为你住在父母家,把松子委托给你不会太打扰到你。”

  白薇的这句话成功的阻止了宋溪的疑问,“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行吧,你明天把松鼠给我?对了,你需不需要带什么东西过去啊,我陪你去买?”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不用麻烦你了。”正当宋溪以为白薇没有什么事就应该回去继续工作的时候,“谢谢你。”这三个字轻轻飘进了宋溪的耳朵里面,好像带着感激,分量很重。等到宋溪意识到回过头来的时候,就看到白薇礼貌性的笑了一下,然后转头回到座位上去继续工作了。

  “真的是太客气了。”宋溪看着白薇正在忙碌的身影,喃喃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