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是你呀裴先生

喜欢,是什么意思

是你呀裴先生 一颗小荔枝呀 2717 2020-04-19 15:23:43

  白薇在和裴江渊进行了简短的对话以后,就接着忙叶秋分派给自己的任务了。

  等到白薇忙完了一切,刚刚准备坐下的时候,手机的闹铃突然响了,那是白薇给自己定的需要查房的闹铃。

  白薇锤了锤自己长时间弯着,有些发疼的腰,又站起来,拿着一摞病历朝着病房走去。

  “哎,小姑娘今天换你管房了?古大夫呢?”白薇刚一进门就看到正在啃苹果的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口齿不清的向她问道。

  “对,我是B市过来支援的,以后这个病房应该就是我管。”虽然白薇带着口罩,脸上的表情在护目镜等防护用具上谁也看不到,但是白薇还是礼貌性的笑了一下。

  “B市过来的呀,离我们A市还是挺近的呀。”阿姨砸吧砸吧嘴,嘀咕了两句。

  “小姑娘有没有对象啊?阿姨和你讲啊,阿姨这里有一个侄子,那人家长得可是俊俏得很呢!”

  白薇看着将要把简单的打个招呼发展成‘非诚勿扰’的阿姨,连忙转移了话题。

  “阿姨,您今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啊。”

  “那倒是没有什么,就是有点咳嗽,还有点发烧,我和你讲哟,那个小叶护士人好好的哟······”

  “好的,阿姨,您现在没有出现什么恶化的症状,好好保持啊。”白薇在本子上记录了一下,又走到下一个病号面前继续询问。

  等到裴江渊的时候,他已经被连续的问诊声吵起来了,一脸没睡足的样子,不耐烦地瞥向白薇。

  “我就一开始发了点烧,今天有些咳嗽,没有什么别的了。”说完又把脸埋在了被子里面。

  白薇默默地记录下裴江渊描述的症状,看着漏在被子外面的大长腿,走到了裴江渊的身边。

  裴江渊感觉到那个今天新来小医生并没有走,就又把被子掀了下来,露出好看的眼睛和额头,语气有些闷闷的对着站在自己病床旁边的人说,“对不起,我有一点起床气。”

  “没事的,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白薇弯下腰,把裴江渊弄乱的被子稍稍整理了一下,盖住他露在外面的不老实的腿,又轻轻的把被子的褶皱拍散。

  “好了,屋子里面还是有些凉的,你注意保暖。”说完以后,白薇看似从容地转过头,拿着病历本去了下一间病房。

  裴江渊看着背影有些慌乱的白薇,怎么办,新来的这个小医生好像有点可爱。

  再来说刚走出病房的白薇,她有些慌乱的靠在走廊的墙上,双手颤巍巍的按着自己跳动的有些快速的心脏。

  本来有些苍白的脸上附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自己的心脏怎么跳动的这么快啊,刚才自己怎么能去给那个叫裴江渊的患者盖被子!明明自己不应该接触这样的成年男性啊。

  说到感情方面,白薇看一算是一个完全的萌新小白,从小到大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唯一一次暗恋还是在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的白薇比现在还有胆小、自卑,只敢远远地看那个男生一眼。

  白薇所有在感情上的勇气,大概就是加了那个男生的微信,在网上聊了一个月,然后那个男生就告诉白薇,自己的心里只有学习。

  这一段简单单纯的暗恋关系就随着男生的这一句话正式结束了。

  再后来,白薇不论看到什么样的适龄男生都会小心翼翼的绕道走,也可以说,这是白薇从小到大受过这么多伤害而不自觉的形成的一种保护机制吧。

  反正自从那件事情以后,白薇在感情上的事情就像是按了一个暂停键,停滞不前了。

  这种陌生的感觉没有控制白薇太久,她稳定好心思,给自己打了打气,就朝着下一个病房走去了。

  “小白啊,你看到了吗,315病房的那个七床,真的好帅啊。”晚上躺在床上,邻铺的叶秋和白薇说着女孩子之间的悄悄话。

  “就是可惜了,我有男朋友了,不然我早就下手了。”花痴了一阵紧接着一阵懊恼。

  “就我那个男朋友啊,知道这次疫情这么严重,拉着我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非要让我赶紧辞职,他要和我结婚,让我待在家里,他养着我。”叶秋话语里是对自己男朋友满满的嫌弃,但是嫌弃下面有隐含着浓浓的幸福感。

  “那很好啊,有一个人愿意这样对你。”白薇躺在床上,心不在焉的附和着叶秋的话。

  “他那个人啊,就是那么傻,不过我喜欢,嘿嘿。”说完,叶秋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小白,别光说我啊,那你呢,你有男朋友吗?”叶秋翻了一个身,朝向白薇那一侧,带着一些八卦的气息。

  “没有。小秋,喜欢是什么意思啊。”白薇也翻了一个身,朝向叶秋那一侧。

  “啊?喜欢,喜欢就是,就是做什么事情都想着他吧,见不到他的时候就想要去见到他,无时无刻都想和他黏在一起吧。”叶秋思考了一会。

  “你这个问题好深奥啊。”

  “小秋,我好想不是这么觉得的,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应该是占有他,希望他的眼睛里面只有只有我一个人,要给我足够的安全感,不能欺骗我,更加不能抛弃我。”白薇有些失神,缓缓地说着自己对于喜欢的看法。

  “我去,你这样很危险啊,姐妹。我怎么听怎么感觉你这喜欢有点病态的意思。”叶秋有些惊讶的从床上坐起来。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可能是我太害怕自己一个人了吧,当有另一个人愿意向我伸出援手的时候,我就会像快要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浮木,只想抱着他死死地不撒手,哪怕最后和这根浮木一起沉底。”

  良久的沉默之后,叶秋又躺下来了。

  “小白,你是太缺乏安全感了吧,那你的父母呢?”叶秋思索了一阵子白薇说的话。

  “我自己一个人在户口本上。”

  “啊,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提这件事的。”叶秋没有想到白薇的父母居然都已经······

  “没有,他们都还活着。”白薇的声音再也没有灯光的夜色的衬托下显得有些凄凉,“只是都不要我了,而已。”

  “不,不要你了?”什么父母可以真么狠心,真的不要自己的女儿,叶秋正想要继续往下询问,刚打算张开嘴,就听到白薇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

  “好了,今天晚上的哄睡故事就讲到这里吧,晚安。”白薇转过身,背对着叶秋,好像是真的打算就这么睡着了。

  叶秋看到白薇也不想多谈这件事情,也讪讪的转过身,沉沉的睡去了。

  然而此时先说晚安的白薇确是没有的一点睡意,心里默默的把没有说出的话补上。

  她知道自己对于爱人的态度不正常,所以她也不打算去祸害别人了,与其害的别人那么痛苦,不如自己忍受孤独,反正已经这么多年了,自己也是应该习惯了的,不是吗?

  如果自己对于裴江渊是心动的话,那就离他远一点好了,不能去祸害别人的,像自己这样不堪的人啊。

  “喂,你说,我知道这个案子,但是我现在正在住院,行,文件已经发给顾律了,他虽然不是主打这一类案子的,但是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当白薇刚走进裴江渊的床前,准备例行问诊的时候,就听到裴江渊在打电话。

  裴江渊看着走过来的白薇,捂住电话,对她做了一个稍等的口型,白薇看着正在打电话,一脸认真地裴江渊,心思渐渐的沉了下来。

  裴先生是一个律师啊,虽然说和医生这个职业很配,但是自己已经决定了不要去打扰他,就要压抑住自己刚刚冒出头的好感,以后就远远的看着他就好了吧,白薇,你一定要忍住,不要去打扰别人的生活。

  “抱歉,刚才有点工作上的事情。”放下电话,裴江渊向白薇抱歉的笑了笑。

  “没事,不过等了一会。”白薇面色如常的问完了问题,刚刚抬步走向下一个病人,就被裴江渊叫住了。

  “白医生,你多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