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玫瑰语

舟别遇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4-19上架
  • 8462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chapter1

玫瑰语 舟别遇 4650 2020-04-17 00:32:55

  十二月初,慕城下了一场小雨。

  雨不大,可足够寒。原本就冷的天气更是直接降到了零下,凛冽的北风从玻璃窗外呼啸而过,倒像是洪水猛兽的呜咽声。

  星乐娱乐某一间暖气十足的休息室,周藻刚结束一场独家采访现在正倚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刚刚的问题倒是让她回忆起了一些很久没有想到的事了。何风还在慷慨激昂给她念今天的娱乐新闻,

  “当红小花周藻和顶流爱豆秦川共进晚餐疑似恋情曝光”

  “江晚和周藻,白水仙与红玫瑰你更爱谁”

  “《江南》即将开拍,女主疑似已定为小花周藻”

  “……”

  现在的媒体还真是什么新闻都能随便报道了。

  所谓的共进晚餐其实不过是剧组之前的杀青宴,到场人数不低于二十,到她这就变成了疑似恋情。

  周藻从沙发角落里摸到自己的手机,点开热搜看了看,她打了个呵欠,暖气吹得人困意沉沉。

  何风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心不在焉的女人,冷色的灯光照得她的侧脸莹白透亮泛着玉石光泽,哑光质感的正红唇妆更是显得气质冷艳。

  “对方不辟谣?”

  周藻抬了抬眼皮,又把膝上盖的毛毯往上扯了点。秦川走的可是实力爱豆一心音乐的路线,别说是绯闻了,私下就没拍到过他跟女明星同框。

  何风冷哼道:“秦川下个月发新专辑,这么好的热度总得用个几天再说。”

  一众女粉这会儿正在刚才那条微博下疯狂输出:

  “这不是出了名的艳压女星吗?”

  “您继续艳压别带我们川好吗?”

  “实力爱豆和实力花瓶。”

  “蹭热度博眼球碰瓷碰到我本命?”

  何风见她只顾看着评论也不说话,以为自家艺人是被怼的发懵,忙说道:“工作室已经准备发申明辟谣了。”

  “不用。”极轻的两个字。好处让他拿,麻烦我收尾,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不过就是多一条绯闻。”

  何风听明白了,这是没把秦川当回事。

  周藻一年前出道就接了裴导的《长安》,饰演女主轻歌,在雪中一袭红衣的剧照刚放出来,就引起网上一片热议。

  图中的女将军戎装束发半摘面具,露出极为漂亮的一双桃花眼,眼角上挑含着点狠戾的笑意。

  美人在骨不在皮,而周藻骨相皮相都是绝佳,多少书粉大呼她就是书中鲜活的轻歌。

  《长安》刚开始热播,周藻一夜爆红,话题度飙高。就又爆出来女主跟为剧演唱主题曲的顶级流量正在恋爱,换成谁都会觉得她在蹭秦川的热度给自己造势。

  反正这个锅是不背也得背了。

  “何哥,今晚没行程我先回去了。”周藻偏头看了看窗外暗沉沉的天空,这样坏的天气。

  何风点点头,嘱咐她少看黑粉言论。

  周藻站起身把毛毯折好,然后扯过一旁搭着的羽绒服穿上。她身材高挑,这会穿着高跟鞋怎么也有175+,宽松的衣服套在她身上竟也看不出臃肿。等电梯的时候有个妹子过来问她要签名,看起来大概是刚进公司的练习生,热情的喊她:“周藻老师。”

  她笑着点点头,电话却响了。

  “早早你回来没有阿?今天可是答应了外公回来吃饭的。”

  “刚从公司出来呢,一会就到家。”

  电梯到了十五层,

  “我让老陈过去接你。”

  “别,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外面挺冷的不麻烦陈伯了。”

  电梯显示二十层,门叮咚一声开了,那头叮嘱开车注意安全,周藻应了两句然后挂了电话。

  她有些日子没回老宅了,最近的接的合作多再加上老爷子总是念叨她。无非就是周家又不是养不起你,何必跑去娱乐圈那种地方辛苦打拼。

  还有关于她的终身大事问题。

  车子驶出市中心,朝着东郊的别墅区开去。

  一进门,张嫂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小小姐,你这都多久没回来了。”

  面对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妇人,周藻敛了敛眉间的冷意,温软的撒娇道:“这不是最近忙嘛。”

  工作上那些糟心事这会好像全被这扇门挡在了外边的冷风冷雨里。

  周藻脱下大衣连同挎包一起交给她,探头往屋里一看,茶几上摆着五花八门的礼品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人来提亲了。

  “张嫂,家里有客人吗?”

  “老爷子的好友,前几天从国外回来,今天带着小孙子来拜访。”

  “这样。”

  “这沈家的小公子真是一表人才。”

  “是吗?”

  周藻在一楼转了一圈没看到人影,正准备上楼看看,二楼拐角处书房的门开了。

  “老周阿,你这字写的是真的不错。”

  “长江后浪推前浪阿,小沈也是一手好字。”老爷子笑呵呵声音传来。

  周藻站在楼梯旁喊了一声:“外公。”

  “我们家早早回来了,刚刚还说你呢”

  两个头发半白的老人情真意切的互相搀扶着出门,这场景,倒也和乐。

  “早早,这是你沈爷爷跟你沈致哥哥。”

  “沈爷爷好~沈……”

  沈什么?哪个zhi?

  周藻往他们身后看去,男人穿着黑色的线衫,正在关书房门的那只手骨节分明,修长好看,手腕上扣着一块价值不菲的表盘,再往上看就是那张正在温和笑着的脸。

  还真是沈致。

  显然他也愣了一下。

  周藻缓过神啧了一声,他这一脸冷淡的长相这会挤出这点难看的笑容,就好比我手里拿了把菜刀跟你说,你过来呀别怕。

  “沈致哥哥好。”

  女人声音甜腻的像蜜糖水,尾音拖的缱绻绵绵。

  却不见得有几分感情在里面。

  吃饭的时候,沈老爷子一直给沈致使眼色,后者无奈的夹了一块排骨扔进周藻碗里。

  周藻拿着筷子的手陡然一顿,她怎么觉得姓沈的像在喂狗子一样?奈何自家外公在场,也只得笑眯眯的道了声谢。

  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倒是不知道说他们两人究竟是有缘还是无缘了。

  也或许是有缘无分。

  周藻胡乱想着。

  沈致看着眼前的女人,除了化着妆,其他的好像和从前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没想到周家从来不对外曝光而惹得媒体猜测多年的宝贝外孙女,居然就是活跃在大屏幕上的当红小明星周藻。

  沈行节道:“小丫头出落的真好看,像她妈妈。”

  沈致淡淡的暼了她一眼,轻轻嗯了一声。

  冷漠,敷衍。

  跟五年前一模一样。

  不难猜,两家老爷子把他们聚到一起是为了什么。周依旧藻维持着毫无瑕疵的笑颜,思绪却飘的有点远了。

  高三开学第一天,周藻迟到了。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最多被老师教训几句。

  司机陈伯送她到校门口,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冲她跑开的背影喊道:“小小姐您慢点儿。”

  慕城九月的天还是炎热,哪怕这会是早上八点钟,周藻爬完三层楼也出了一身汗。

  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可本该在教室里上课的严肃小老头这会儿却不在。周藻松了口气从后门回到座位上,坐她后面的顾迟迟戳了戳她的后背。

  “早早,咱们班新来了个转学生。”

  “嗯?”

  “就坐你前面。”她指了指前方的书桌,椅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的书包,主人这会儿却不在。

  周藻把有些乱的发丝别到耳后,懒散的撑着下巴往窗外看,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路两边种植的绿意苍苍的法国梧桐。学校是有名的私立高中,连路边花坛都是请了著名的庭院设计师亲力亲为布置。

  坐门口的同学喊了一声:“老师来了!”

  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小老头领了个穿着常服的男生进来。周藻打量着他的穿着,从头到脚都出自名设计师之手,全身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气息,也不知道是哪家养尊处优的小公子。

  那双深邃的黑眸平静的扫视了一下讲台下的同学,看像周藻的时候两个人的目光交汇到一起。

  四目相对,周藻觉得耳后发热,神色略不自然的低下头。

  这张脸,完全就是长在了她的喜好上。

  她暗骂自己太没出息了,不就是好看了点吗?你心跳加什么速阿喂?!

  “我叫沈致。”短短的一四个字的自我介绍,周藻的心咯噔一下。

  绝了,声音也好听。

  下课铃一响,周藻就撑着下巴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那个人的后背。

  顾迟迟道:“早早,下课了你还看着黑板干嘛?”

  周藻的笑声闷在嗓眼里,“你看,这性感的后脑壳。”

  “……”

  语气仿佛在说,看,这是朕打下的江山。

  前面的人后背一僵。

  周藻显然没有觉察到,还拿起桌上的笔戳了戳他的肩膀。

  “新同学,你很好看呀。”

  她好像只是单纯的出自内心的夸赞他,就像看到一件合心的艺术品。

  沈致转过头看着她,良久吐出了一句“谢谢。”

  “不客气,我叫周藻,你的…后座!”

  要怪就怪他们班现在单人单坐,不然她还能跟新同学来一段感人的同桌的你的故事。少女好看的桃花眼一笑就像月牙,眼尾细细的向上微微翘着,带着几分狡黠的意味。

  沈致没说话,面无表情把头转回去了。

  周藻有点挫败。

  结果她就这样盯着人家后脑勺看了一天,沈致也没主动跟她说一句话。

  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人家干脆利落的收了书包直接出了教室,周藻想喊他名字又不知道说什么,沈致两个字卡在了嗓子眼。

  有点闷。

  顾迟迟道:“晚上卓杨那小子的生日会你去不去啊?”

  周藻想到卓杨中午一脸你不去我们就绝交的表情,默了默答道:“去吧。”

  两人在学校门口拦了出租车,周藻从车窗往外看,刚好就看到沈致正骑着单车出校门。一套衣服加起来都能买辆车的人这会骑着自行车放学回家。晚风吹过鼓起他的白T,镀金落日下的少年看起来美好的惹眼。

  周藻脑子里的词汇一个一个往外蹦。

  体验生活?节能减排?绿色出行?

  顾迟迟暧昧的碰了碰她的胳膊。

  “你跟你前座咋回事阿?”

  “……”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她就觉得冷。

  自己前面仿佛坐了一台制冷机。

  “什么怎么回事?”她装傻。

  “我可都听见了,一上去就说人家好看,这一下午光顾着跟他借东西了。”

  她确实是借各种话题跟人家说话去了。

  “沈同学,橡皮借我用一下?”

  “没有。”

  “沈同学,草稿纸借…”

  “也没有。”

  “……”

  那您有什么随便借我点???

  到了ktv包间,卓杨和班里几个同学都已经在了。寿星的好兄弟之一肖宇飞正抱着麦撕心裂肺的唱着歌,周藻被震的耳朵有点疼。

  “早早,礼物?”卓杨走到她旁边摊开手。

  “改天请你吃饭。”

  她寻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从果盘里挑了个饱满漂亮的橘子剥起来。

  肖宇飞从凳子上跳下来,大嗓门喊了一声:“女神姐姐来了!”

  一屋的年轻人都往周藻这边看过来,她剥橘子的手一抖,姐你个头?屋里灯光没开全,只开了彩灯,映着屏幕上的光,昏沉沉的。

  人都齐了,卓杨开始切蛋糕,刚切完大家就抹着奶油朝他身上招呼过去,周藻也不例外。一帮人闹到卓杨最后躲在沙发后求饶才罢休,周藻看了看自己前襟上不小心被误伤沾上的大片巧克力,感觉脑袋瓜子嗡嗡的。

  低头跟迟迟说了一声就出门去洗手间清理,刚走到洗手间那边,周藻隐隐约约听到女生抽抽噎噎哭的声音,吓得她毛骨悚然。

  她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极了妖魔鬼怪。

  更何况KTV的灯光都是这种昏沉的暖黄色,这会儿走道里也不见别的人影。

  周藻壮了壮胆子往前走,拐弯处一个波浪卷发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哭的梨花带雨,小卷发前面还站了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居然撞见表白被拒现场。

  这身衣服,怎么这么眼熟?

  “让开。”他极为冷淡的开了腔。

  沈致转身要走,却被那小卷发扯住了衣角。

  周藻心里一片了然,走上去甜甜的喊一声:“阿致。”

  “我说小妹妹,你扯着谁呢?”

  小卷发闻声松开沈致,转过来打量着眼前的少女。

  穿着校服,长发简单扎了个马尾,这会正似笑非笑的睨着她,一双眸子明亮如水,看人的眼神像看猎物。

  而她喊的那声阿致,亲密暧昧。

  周藻走到沈致旁边挽住了他的手臂,十七岁的小女生比他矮了一大截,却表现出一副护犊子的样子。

  他没吭声,既没肯定也没否认两人的关系。

  “你…你们?”

  “我们?”周藻牵起沈致的手,十指相扣,然后大大方方递到她面前。

  小卷毛红了脸然后跺跺脚跑了。

  周藻依旧没有松开手的意思而且表现得相当镇定。

  紧接着,头顶传来轻飘飘一句:“牵够了吗?”

  她仰脸没心没肺的冲他笑。

  “你该谢我的,帮你挡了烂桃花。”

  这时旁边包间的门开了,里面出来两个跟沈致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孩子。

  “沈哥,出去那么久…”

  走在前面的男生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有点不知所措。

  沈致才回国没几天,今个儿大家出来给他接风洗尘,酒喝到一半,沈公子去趟卫生间半天没回来。几个哥们等的不耐了出来寻他,结果就撞见现在的情形。

  沈致,漂亮妹子,十指相扣。

  人家妹子笑的好看极了,沈致则是跟平常一样没什么表情。

  两人看起来般配倒是般配,就是莫名有点诡异。

  周藻机灵的察觉到某人准备甩开她的爪子,放聪明了提前就撒开了手。

  沈致有点意外的挑了挑眉。

  “这位是?”梁宙猜测着二人的关系。

  “同学。”他说完就转身回了包间,并不打算多做解释。

  周藻也没恼,站在原地乖顺的喊他:“沈同学。”

  她笑了笑:“明天见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