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2

玫瑰语 舟别遇 4479 2020-04-17 00:33:24

  老宅的那顿晚饭之后,周藻有段时间没见到沈致。沈老爷子倒是几次邀请过她去做客,她通通以工作太忙为理由推脱掉了。

  至于沈致。

  时隔多年就算再遇到也不过是一个城市的两个陌生人罢了。

  哪怕当年,她周藻追沈致追到全校皆知。

  也只会是当年。

  临近元旦,公司组了晚宴,到场的都是一些大牌制片,投资人,导演,说白了不过就是给底下新晋的艺人们提供机会。周藻向来懒得去这些需要应酬的场所,这次却被上层发了通告要她一定到场。

  何风跟在她身后念念叨叨:“姑奶奶,全公司就你热度最高,你作为师姐哪有不出席的道理?”

  周藻默了,认命的仿佛咸鱼一样靠在座椅上任凭化妆师折腾。

  “何哥,我觉得我现在一点也不像星乐的摇钱树。”

  像极了为公司呕心沥血的社畜。

  “来,把礼服换上就像了。”

  “……”

  何风笑眯眯的把品牌方赞助的礼裙拿过来,简洁大方的黑色修身吊带长裙,裙摆像星河一样微闪的设计。

  晚上七点,黑色的保姆车准点停在了宴会厅门口,眼尖的记者一眼认出这是周藻的车,纷纷挪步到车前举起摄像机和话筒对准了车门。

  周藻今天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衬的身材更是高挑,削肩细腰,乌黑明亮的长卷发柔顺的漾出千万种风情来。

  网上关于她艳压的通稿层出不穷,但是大众往往只是看不爽花钱买热度的行为,很少有人去质疑她是不是真的美过一众女星。

  这样的美艳皮囊,也对得起艳压二字。

  纤白的手随意拢了拢身上的披肩,周藻对镜头露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笑容,好好的晚宴倒是弄得像个人粉丝见面会。

  进了屋被暖气包围后周藻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她把披肩递给助理,然后端了杯红酒在手里。

  “周藻老师!”

  一个穿着水蓝色礼服的小姑娘惊喜的喊她,周藻回忆了一下,这好像是上次问她要签名的练习生。她礼貌的点点头,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老师这个称呼。

  毕竟她可是,圈内出了名的花瓶。

  “喊我名字或者师姐就行了。”

  蒋甜改口道:“师姐好。”

  “怎么一个人在这?”周藻有点好奇,在场的哪个不是跟成双成对的。

  喔,还有她自己不是。

  还没等蒋甜回答,那边裴导往她这走过来了,周藻迎上去打招呼。

  裴尚道:“小周今天怎么没跟秦川一起来?”

  周藻不露声色的笑了笑:“您可别打趣我了。”

  旁人看不出那照片的端倪,裴尚还能不知道吗?那场饭局他可是在场的。

  “看我这年纪大了,说错话喽。我就是觉得你们郎才女貌,般配的很阿。”

  周藻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她刚出道时要人脉没人脉,要背景没背景,第一次去试的戏就是裴导的《长安》。娱乐圈这种地方多的就是交易,女一号当时已经被某投资方内定了是正红的女星白芷妍,谁知道她仗着有金主,试镜迟到还耍了大牌。裴导脾气上来直接飞了她,然后一眼相中了跟女主气质贴合的周藻。

  某种程度上来说,裴尚说是她的伯乐和恩师也不为过。所以他这会跟家里老爷子一样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周藻也完全可以理解。

  “丫头,说秦川秦川这就到了。”裴尚给她使了个眼色。

  周藻偏头看,秦川今晚穿了一身纯白的高定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搭配那张笑得和煦让人如沐春风的帅脸,估计明天的娱乐热搜又是什么白马王子一类的。

  周藻的脑袋里不合时宜的划过另一张冷淡如冰的脸。她瞧不出一丝破绽的笑这会儿有点不自然的痕迹。

  真他妈中邪了。

  然而她的这点不自然落到秦川眼里就变成了——跟他传了绯闻之后的羞涩。

  “裴导,藻藻。”

  藻什么藻您哪位?有事吗?

  周藻还是得体的笑着,旁边不少人都听见了他这个亲昵的称呼,看来这两位果然是一对璧人。

  裴尚说了声你们继续,我过去看看,然后端着酒跟几个名导聊天去了。

  她这会有点好奇,秦川并不是星乐的艺人,怎么就出现在这里了?

  “藻藻,我可是受你们公司邀请才过来的。”

  周藻内心冷笑,你怕不是过来炒cp的?她被他一口一个藻藻弄得烦了,也懒得装模作样的客套,直呼名讳笑着开口道:

  “秦川,不走你那清心寡欲的音乐才子路线了?”

  不提这一茬倒还好,音乐才子四个字可是戳到了秦川的痛处。

  之前何风给周藻分析过,秦川火了这些年,近几年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作品,对外宣称是闭关创作,实际上就是江郎才尽。他幸运就幸运在,模样不错,粉丝基础也够厚,参加几档子综艺也能赚得个盆满钵满的。

  说的难听点,不过是坐吃山空罢了。

  圈子里从来不缺有点能力也想往上爬的小歌星,哪一天走红爆火了他秦川就会成为过去式。所以这会儿他的团队才捆绑着周藻这边刷热度。

  可怜那么多粉丝天天在周藻微博下面唇枪舌战的,张口闭口就是花瓶女星配不上她们家哥哥。

  究竟是谁配不上,各自心里都是敞亮的。

  秦川看着眼前女人精致好看的妆容,感受到了一丝嘲弄的意味,偏偏周藻又笑得一脸无辜,寻不出半点端倪。

  “为博美人一笑,哪还管什么路线?”

  秦川伸出手堪堪快落到她纤腰上,微微俯下身圈住她,鼻尖快蹭到周藻的脸颊。

  周藻闻到浓郁的某种男士香水的味道,熏得她鼻子难受。

  大厅门口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有人窃窃道:“沈家那位继承人回国了?”

  “一点风声都没听说阿?”

  她伸手推开了秦川,往门前一看,众人簇拥之下裹着深灰色皮草大衣的可不就是沈致。

  周藻从前觉得皮草这种东西,男生撑不起来就会显得特别俗,可这会裹在他身上倒是显得贵气。

  不过星乐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娱乐公司怎么请来了沈家这尊佛爷?

  这边沈致刚进门就看到周藻在跟一个男人眉目传情,对方的唇都快落到她脸上了。

  这女人今天穿的礼服露出大片后背,蝴蝶骨在长发的遮掩下若隐若现,莫名撩人。

  周藻仿佛没看到沈致一样,单手扯住秦川的领带,在他耳边低低道:

  “看见了吗?想博我笑,你得长成门口那位爷那样。”

  说罢也不顾身后的人有没有恼,就迈着步子去了个僻静的角落。

  这一屋子人,一个比一个看着心烦。

  沈致身边的一位跟他年纪相仿的男人有些不解道:“这里也值得你跑一趟?”

  沈致不语,请柬是送到老爷子那里的,他回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沈行节提了一下:“我这把老骨头懒得去公众场合,阿致你有空就代我去一趟,你要是忙我就差人回绝了。”

  说罢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又加了一句:“周家那丫头好像就是星乐旗下的。”

  结果他鬼使神差的,居然就真的应了下来。

  周围不少人过来攀谈,带着这样那样的目的。

  只有她明明是看到自己了,却也不过来打个招呼。上次在周家吃过晚饭,周老爷子让她送他出门,明摆着就是想让两人单独相处。

  从别墅门口走到路边,末了她说:“沈致,有些默契我们还是有的吧?”

  他有点不解其意,垂眸静静看着她。

  “今天过后我们不会再见了。”

  说完这句话,她对不远处正坐在车里等的沈行节挥挥手又乖巧的笑了笑,然后转身进了屋。

  结果两人这么久真的就再也没见过一次,哪怕老爷子总是邀她过来吃饭,她也有五花八门的理由搪塞拒绝。

  梁宙拍拍沈致的肩膀,朝周藻的方向看去。

  “难得一堆庸脂俗粉里有个能入眼的。”

  “就是这姑娘看着有点眼熟。”

  沈致望着不远处那抹窈窕有致的身影,恶劣的想,偏不让你如意。

  高中的时候,周藻就总是和他反着来。他喜静,周藻总是叽叽喳喳的在他后座说个不停,有时候抱怨考试题目太难了,有时候抱怨上学路上堵车差点迟到。也有说些开心的事情的时候,比如测体能的时候两人分到一组,或者轮到他们一起做值日。

  助理过来在沈致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众人只看到刚才还冷着神色的沈公子突然笑了笑,周遭的浓妆淡抹的小明星瞬间失了颜色。

  这边周藻百无聊赖正准备提前离场,就被一个熟悉身影挡了路,他这会脱了大衣,里面穿了套墨色的西装,没打领带平添了几分不驯,袖口处别着一颗精致的钻石袖扣,显得矜贵华丽。

  “周小姐。”沈致先开了口。

  周藻默了。

  这位爷你这样很容易给我引来不必要的误会阿喂?她一个刚走红就各种绯闻缠身的女明星实在太难了。

  想了想还是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好了,她面不改色道:“沈先生何事?”

  “真巧阿,又见面了。”

  刚好回答她上次那句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

  旁边不知是公司哪位高层突然灵光一闪,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笑吟吟道:“周小姐跟沈公子好像还是校友阿?”

  周藻忍着给这位老板竖个大拇指的冲动,您真是才智过人,对得起这发光的发际线。您有意把自家艺人跟沈家这位牵线,殊不知人家根本就不乐意。五年前他看不上她,五年后您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周藻白皙纤长的手举着酒杯一饮而尽,红唇缓缓吐出轻飘飘的三个字:“不敢当。”

  这会语气中的嘲弄也不遮不掩,不知是笑他还是笑自己。

  沈致看着水晶灯下周藻仿佛发着光的侧脸,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拦下了她正要离开的步子。

  “我送你回家。”

  一直在沈致身旁站着没说话的梁宙终于回忆起这姑娘是谁了,难怪刚刚一看到就觉得眼熟的很。

  “嫂子!”

  “……”

  “???”

  梁宙从一进门就称沈致为沈哥,这会又喊周藻嫂子,众人这会想不猜测他们二人的关系都难了。

  她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

  沈致没否认,饶有兴味的盯着她看。

  周藻不着痕迹的抽回手,学着他的目光眯眼打量了他一会,竟是轻笑出了声“沈先生,不顺路的。”

  她偏头好像回忆了一下:“东西南北,都不顺路。”

  那日周藻从KTV回了家之后就跟老爷子说自己以后放学自己回来,不用陈伯去接了。

  老爷子当她是想自己独立一点也就允了。

  第二天沈致放学时被班主任叫去了一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校园里的学生基本上散了,他照旧去门口准备骑车回家。周藻就蹬着她那辆新买的单车单脚撑着地,在那笑盈盈的等他。

  “沈同学,放学一起回家吗?”

  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无礼难缠的女孩子,先是不停的跟他找话,又不经允许主动牵他的手,现在居然还要一起回家。

  沈致看着她冷冷蹦出三个字:“不顺路。”

  眼前的少女也不恼,仿佛听不出他的拒绝一样。

  她说:“那不巧,东西南北哪条路我都顺。”

  沈致并未理会她,骑了车就走人,他骑的快,丝毫没有等她的意思。

  后来的每一天放学,周藻保准跟在他旁边,从一开始的跟不上他的速度,到后来跟他并排骑车。

  中间被梁宙那群狐朋狗友撞到过几次,他们开玩笑喊周藻嫂子,沈致懒得费口舌解释也就由他们去了。

  “沈同学,你家离学校还挺远的。”

  “沈同学,我发现骑单车好像还能减肥。”

  “沈同学,你也太难追了吧?”

  有时候他听得烦了,就开口凶巴巴的说:“闭嘴,骑车少说话。”

  周藻就会一脸感动的以为他在关心她的安全。

  真是个傻子。

  记忆里的会被这种话感动的傻子少女跟眼前这个一脸冷漠疏离的精致女人重叠在一起。

  沈致不禁皱了皱眉,不该是这样的。

  周藻看他沉默着不说话,喊了小助理过来,接过披肩和手包,迈开步子就要走。

  沈致拿过自己的大衣,把她裹了起来。

  他俯身压低了嗓音在她耳边道:“周爷爷让我接你,不信的话你现在回你自己的住处看看会不会被那个什么秦川的粉丝围堵。”

  “……”

  什么玩意?周藻打开手机看了看,外公果然给她发了几条信息。

  “早早阿,晚上本来打算去看你的,结果你那边都被堵上了。”

  “我让老陈查了一下,说是跟你传绯闻的男星的粉丝。”

  “你说说现在的小姑娘追星追的像个什么话。”

  “出于你的安全考虑,我让小沈接你回去。”

  然后中间隔了二十分钟没有信息,估计老爷子是通知沈致去了。

  紧接着下面两条,

  “刚好小沈说正跟你待在一起,这都是缘分阿,你就跟着小沈回家去吧。”

  “改天我再去小沈那看你。”

  周藻的表情只能用目瞪口呆形容了。

  她才二十岁刚出头为什么就要承受这些?

  老爷子究竟是她的亲外公还是沈致的?

  最大的问题是沈致居然真的同意了?

  沈致看她一脸茫然的表情突然觉得心情大好,开口的声音都是隐不住的笑意:

  “走吧,周小姐?”

  “现在能回家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