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3

玫瑰语 舟别遇 3656 2020-04-17 00:36:10

  直到上了他的车,周藻才缓过神来。

  粉丝行为偶像买单,这一笔她就算在秦川头上了。

  司机在前面开车,周藻身上还裹着沈致的大衣,呼吸之间都是那股清冽的味道。

  她突然有点好笑。

  难不成这沈小公子还真打算跟自己来一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

  “沈致,你不会觉得我真的没地方去吧?”

  她这会缓过来,头脑清晰多了。

  就算她回不了自己的公寓也回不去老宅,她完全可以再租一套房子,再不济她就去迟迟那边住,不过就是离公司远了点。

  何况,秦川那些粉丝还能堵她多久不成。

  “前面路口放我下来。”

  这句话是对司机说的。

  司机没停车,从后视镜里为难的看了一眼沈致。

  沈致一双幽深的黑眸看着她,开口道:“不行你开车门跳下去。”

  都上车了还吵着要下去,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

  周藻:“???”

  五年不见,这该混蛋的还是混蛋。

  这车速她跳下去,明天新闻就是某周姓女星大马路上跳车寻短见?

  万一没死掉落得个残疾也太惨了,再惨一点毁容了不是可惜了她这张脸。

  周藻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蛋。

  行呗,她认怂。

  像是看懂了她心里在想什么,沈致冷哼一声:“你怕我?”

  您怎么会有这种误解?

  周藻装死不说话。

  “不然说什么不会再见?老爷子请你来吃饭都不来?”他倒是步步紧逼不饶人。

  周藻有点心虚的回了一句:“我一个当红女明星不用赚钱的吗?”

  这话倒是不知道哪里戳到沈致的笑点了,难得听他爽朗的笑出声。

  他没再揶揄她,静静听着她念叨。

  “你今天不知道给我惹了多少麻烦,回头我还得跟何哥他们解释,还好今晚内部没有媒体。”

  她先是跟《长安》的男一号被粉丝官配了cp,后来又被爆出跟秦川热恋,现在再加上一个沈家继承人,她刚打拼出来的那点事业还要不要了?

  “混不下去我就只能回去继承家业了。”周藻颇有感慨的叹了口气。

  沈致:“……”

   

  周藻拿出手机跟顾迟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她需要一个人来安慰她受伤的心灵。

  “听说周爷爷想撮合你跟沈家那位?”

  “是喔。”配上一个无奈的表情包。

  “不是我说,你跟姓沈的真是过不去。高中追沈致追的死去活来,现在又摊上另一个。”

  “……”

  这哪是另一个?

  周藻愤愤的戳着屏幕。

  “姐妹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曰”

  “好消息是我没摊上另一个。”

  “呦,你跟沈公子不可能阿?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沈家那位就是沈致。”

  “?”

  姐们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车子缓缓驶到一栋高级公寓楼下,打开车门寒风就灌了进来,周藻瑟瑟发抖。

  想到自己还穿着人家的大衣,沈致自己就穿着件西装,她有点不太好意思了,正准备把衣服脱给他,一只带着暖意的手就按在了她正准备解扣子的手上。

  “别动。”

  又是一阵冷风,周藻彻底打消了还衣服的念头。

  女明星真不是人当的阿。

  这会都到了楼下,她再矫情倒显得自己对他还存着念想似的,不就是住几天,沈致说的对,她才不怕。周藻踩着高跟鞋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电梯上了二十四楼。

  一进屋感应灯就亮了起来,周藻站在玄关处看了眼房间的布置。

  行吧,除了黑白灰就没有别的颜色了?

  “您这是住家还是住医院?”

  “哦不对,医院都比这温暖点。”

  沈致没搭理她的吐槽,弯下腰从柜子里给她拿了双自己的拖鞋,周藻别扭着站在那没换,穿一双鞋这种事情就像情侣间一样亲密。

  沈公子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不然你就穿着你脚上的也行。”他指了指她脚上那双十公分的恨天高。

  周藻果断蹬掉高跟鞋老实换上拖鞋,他都不在意,她还别扭什么?

  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内容。

  顾迟迟:“姐妹你们这算是孽缘吧?”

  周藻回:“你不懂,我可是猛士。”

  真正的猛士。

  她穿着拖鞋非常自来熟的哒哒哒跑来跑去参观,房间说的好听点那叫现代简约风,其实就是除了家具什么装饰也没有。

  她暗暗腹诽,像是沈致会住的房子。

  从厨房溜一圈出来的时候沈致刚挂断电话,周藻只听到他说:“是,现在在我这,您放心。”

  听起来是她外公的电话。

  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看不出来你挺讨老人家喜欢?”

  室内暖气很快驱散了寒意,周藻脱掉大衣递给他,非常好孩子有礼貌的道了谢。

  想到沈行节张口闭口就是周家丫头怎么怎么样,沈致弯了弯唇:“你也是。”

  周藻打开冰箱看了一眼,连个苹果都没有。

  要是哪天真的世界末日,沈致肯定是第一个饿死的。

  “我还没吃晚饭。”

  “当红女星还吃晚饭的吗?”

  “……”

  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小脚丫。

  周藻蓄起忠厚老实的笑容:“不好意思,我吃不胖。”

  “你们这些万恶的资本家根本不懂赚钱的难,我总得吃饱了才有力气不是?”

  以前拍戏的时候遇到吃饭的戏份,别的演员都是借位或者演完就吐掉。只有她吃的相当快乐,道具组的师傅每次都给她多准备点。

  何风也总是碎碎念,说她吃起东西来没有一点女演员的自我修养。

  现在快晚上十点钟,外面寒风阵阵,她没有衣服,只能选择饿死或者冻死。

  周藻突然想起来了了什么。

  没有衣服。

  那她明天穿什么出去??

  “沈先生。”

  “怎么了?”沈致一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的表情。

  周藻这会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大丈夫能屈能伸,她过几天又是一条好汉。

  就是此时不得不跟恶势力低个头。

  “您看,方不方便,借我套衣服阿?”

  沈致上下打量她,仿佛在说,矮子你能穿的了我的衣服吗?

  “我明天让助理准备,这会太晚了,小李都回去了,麻烦人家跑来跑去不合适。”

  这女人不是挺善解人意好相处的吗?

  怎么以前就总爱跟他胡搅蛮缠的?

  沈致没回答,却带头进了自己屋的衣帽间,周藻赶忙跟上去。

  “选。”

  你听听多金贵多美妙多财大气粗的一个字。

  周藻就差感激涕零了,考虑到天气,她拿了毛衣长裤还不忘扯一件厚实的棉服抱在怀里。

  “谢谢,回头我拿去洗干净还…”

  “我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沈致坐在床上,白皙干净的手按在烟灰色的被子上,也不看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按女人的直觉,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买了吧,也不贵。”

  他好像还认真的计算了一下金额,开口道:

  “七位数。”

  周藻拿着羽绒服的手一滑,衣服掉到了地上。

  果然。

  沈致凉凉的看她一眼:“我可是,万恶的资本家。”

  他之前就听周老爷子说过,周藻毕业之后没问家里要过一点财力物力上的帮助。沈家底下也有娱乐公司,刚好不巧他了解过像她这样的咖位一部戏最后能拿到的报酬有多少。

  买完几件衣服,她差不多就可以出门喝西北风了。

  周藻默了,她的小钱袋还没捂热。

  你差这一套衣服吗?

  “大家同学一场…”

  沈致听她主动提起了以前的事情,稍微分散了点注意力看过来,眸底浮一抹动光泽。

  她却没再说下去,淡淡道:“算了。”

  周藻把衣服抱在怀里,挺直了身子理直气壮开口道:“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

  沈致盯着她看了片刻,翘起了唇角。

  “怎么不说以身相许报答我?”

  周藻怔了一下,他在国外待了五年怎么变得这么不正经甚至有点,放荡?从前她随便调戏他一下,沈致都要露出那种带着嫌弃的冷淡表情,仿佛在无声质问她你究竟是不是女孩子?

  眼前的女人突然风情万种的冲他笑了,然后随手撩了下耳畔的长发。

  看谁撩得过谁。

  她云淡风轻反问了一句:“沈先生想试试?”

  沈致不急不缓的站起身,周藻这会穿着拖鞋倚在衣柜门前,堪堪只到他的胸口,看起来也没有镜头下那么盛气凌人,气势上就输掉一大截。

  周藻有点不镇定了。

  他走过来做什么?

  喂喂喂离这么近是做什么?

  沈致的呼吸就浅浅的落在她耳侧,暧昧的气息节节攀升。他把她圈在自己和衣柜间,压低的嗓音像极了情人间的呢喃软语。

  “沈先生想试试。”

  这一句是没有起伏的陈述句。

  “……”

  周藻一瞬间不知道要作何反应。

  外星人入侵地球把真的沈致抓走了?

  她拧了拧眉正色道:“沈致。”

  周藻鲜少有正儿八经喊他名字的时候,从前她不正经的喊他沈同学,如今是客客气气的喊沈先生。

  沈致微微退远了点距离却没有放下胳膊,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幽深的眸看不见底,揣测着她会说些什么话。

  “你大爷的。”

  周藻使了十成力气推开他,然后转身就走。

  差一点。

  就差一点就要脱口质问他。

  从前她捧着一颗心送上去他都不要,如今他回过头来反撩她做什么。

  沈致往后退了一步稳住了身形,看着门口那人仓皇而逃的背影。他波澜不惊的收回目光,从柜子里取了新的日用品拿出去。

  周藻正站在客厅巨大的落地窗前发着呆,二十四楼往下看,所有景物都变得异常渺小。慕城繁华,即便是夜晚,车灯的长龙也络绎不绝,星星灯光忽明忽暗的闪烁。

  她听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整齐摆放着新的浴袍和毛巾牙刷。

  天空好像有什么细碎的东西落下来。

  居然下雪了。

  慕城是没有大雪的,这样小的雪花纷纷扬扬,或许都等不及落到地面就会化掉,然后随着风消失不见。

  像极了年少时那份怦然心动的喜欢。

  周藻恍然想起,今天是十二月的最后一天。

  中国人向来更注重农历春节,元旦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不过就是几天假期的事情。

  可怎么说,这一年也算是平平安安的过去了。

  过了一会沈致穿着浴袍出来了,头发还没吹,水滴落在胸膛沿着肌肉线条下滑。

  他一出来就看到周藻还维持着他洗澡之前的姿态,整个人毫不违和的融入窗外的夜色。

  “周小姐,麻烦把那副落寞的样子收回去。”

  沈致蹙了蹙眉,在她后背幽幽道。

  周藻闻声回头,一双水润润的眸盯着他看。

  “我饿了。”

  “……”

  她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午餐又因为晚上要穿礼服所以吃的少,刚刚应酬了一会只喝了两杯酒。

  沈致无奈道:“去洗澡。”怎么弄得像他虐待她似的。

  “……”

  周藻哼了一声,认命的抱起浴袍。

  万恶的资本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