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10

玫瑰语 舟别遇 3371 2020-04-28 02:46:12

  大年初四,顾迟迟回慕城,顺便约周藻去打卡新开的一家甜品店。

  甜点师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弟弟,约莫着十八九岁的样子,看到周藻居然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

  顾迟迟啧了一声:“少男杀手。”

  周藻则是一脸受到打击的表情。

  “他居然不认识我,我还不够红??”

  “大概可能应该不够。”

  周藻拿金色的小勺挑了点慕斯入口,淡淡的抹茶味道在舌尖化开,甜而不腻,点到即止的美味。

  甜食是发胖利器,也是好心情法宝。

  “不过少女你出息了啊,我以为你会捂住嘴感动的落下眼泪,然后说我愿意跟你谈恋爱。”

  “……”

  她看起来像这么没出息的人?

  不可能。

  “好马不吃回头草。”

  周藻不太想再继续再这个话题,毕竟她现在无心风月,满脑子都是开年后裴导的新剧《江南》。

  她现在刚解约,有不少公司向她抛出橄榄枝,包括百花。

  抛开别的不说,只论业界的影响力,百花的确是最好的去处。

  然而,偏偏姓沈。

  先不说五年前她追沈致的那些糊涂事,就说如今他这暧昧不明的混蛋态度,她也不想再跟沈致再有什么联系了。

  “你不就是担心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据我所知,沈家产业众多,而且重心也不在娱乐这方面,你会不会太紧张?”

  顾迟迟一脸看透,“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周藻托着下巴:“怪只怪我是个颜控。”

  当初就是被沈致那一身禁欲骄矜的气质迷的七荤八素,现在她可算是看明白了。

  什么外表清冷好少年,内里就是自负傲慢的公子哥。

  狗男人。

  沈致回去的第三天。

  沈长青再次进了医院,从前几年查出肺癌,到如今频繁的住院,专家医生都说,药物治疗还是有很大希望能继续维持几年的生命。

  沈致坐在病床前抿着唇削苹果,父子俩难得聚在一起,却也是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还是沈长青起了头:“听老爷子说,你有心仪的姑娘了。”

  沈致手一顿,锋利的刀尖泛着银白色的光,不深不浅的划进了果肉,成环的果皮随即断开。

  “哪天带回家给我瞧瞧,合心意就趁早订下来。”

  沈致闻言,连讽带嘲的看了床上的人一眼。

  “带回家?”

  他不记得自己有家。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股浓郁的女士香水味飘了进来,紧接着一个娇柔的女声喊了一声:“长青。”

  然后有点惊讶道:“阿致也在阿?”

  方晴拍拍身边的小男孩的背,和蔼无比。

  “小风,快喊哥哥。”

  八九岁的小男孩怯生生的唤了沈致一声哥哥。

  后者面上带了几分凌厉,眉峰拢起,狭长的黑眸盯着沈风,小男孩被吓的往后退了两步,躲在了方晴身后。

  他似笑非笑。

  “你也配喊我?”

  沈致蓦然站起身,修长的手指一松,削皮干净的苹果就落进了面前的垃圾桶,他随手扯了张纸巾擦了擦手。

  沈长青一脸痛色,想开口呵斥他,却又感到无力。

  沈氏的老董事前不久纷纷来跟他抱怨,说沈致这个年轻人,一点薄面都不给他们这些叔叔辈的人留。仅仅几个月时间,沈长青当年的那些亲信就被架空了大半,整个沈氏如今基本洗底刻上了沈致的名姓。

  手段狠戾果决,丝毫不逊色他当年。

  说实话,这个儿子是他沈长青一生的骄傲。

  宽敞明亮的病房仿佛被按下暂停键,空气缓缓流动,却是压抑至极。

  回美国之后他一直住在自己的房产,并未回沈家,只是管家来了电话,说沈长青生病住院。

  不过没想到,在医院也能遇到这对母子。

  六年前,他母亲唐玥决定和沈长青离婚,不出半月,离婚手续尚未去办,沈家就大改装修,沈长青欢天喜地把方晴娶回了家。

  还带着一个三岁的男孩。

  沈致动了动手腕,这一屋子人,别人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三口,他倒像是个误闯的外人。

  压下心头的那点暴戾因子,他迈步准备离开。

  刚走到门外,身后就响起高跟鞋追过来的声音。

  是方晴。

  三十多岁,保养得当,昂贵的服装和珠宝衬的她雍容华贵。

  “阿致,你爸其实每天都念着你。”

  说话间眼角已经泛起了泪光,多善解人意,多贤良淑德,多楚楚可怜。

  然而。

  沈致抱着胳膊嘲弄的看戏一般,他缓缓勾起一抹笑。

  “方女士,你这点眼泪,留着在他的葬礼上哭不好吗?”

  沈致出了名的桀骜不驯,这些年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对自己的亲身父亲也如此大不敬。

  方晴不可置信的捂嘴:“他总归是你爸爸。”

  医院白色的通明灯光映照得他脸颊泛着温润玉石的光泽,冷白皮红唇扬起点算不上是笑的幅度。

  “有空担心他,不如多担心自己。”沈致意味不明的补充:“还有你的宝贝儿子。”

  强烈的压迫感逼着方晴往后仰,整个人退了几步。

  六年前,众人只知道沈致年少气盛,在沈氏底下子公司锻炼的时候搞砸了一项一千万的合同。

  沈家确实不在意这点钱,沈长青却认为年轻人心气浮躁,傲气太盛,转头把沈致一个人送回了国内,让他去体验这个年纪的少年该有的生活,也能挫挫锐气。

  而背后真正的原因,其实在于沈风。

  沈致的生母唐玥是著名的油画家,她搬出沈家之后,专门用来创作的房间却保留了下来,没有清空。

  沈风有日误闯了画室,小孩子对颜料这种花花绿绿的东西很感兴趣,拿起画笔就往画架上的一幅人像画胡乱涂抹上去。

  方晴在外跟几个阔太逛街回来,就看到沈致掐着三岁孩童的脖子,手背上青筋暴起,丝毫不管沈风扭着身子不断挣扎。

  她有种预感,如果不是自己回来的及时。

  沈致真的会掐死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最后还是惊动了沈长青说情,这件事才翻了篇。

  她对沈致的惧怕,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十六七岁的少年浑身暴戾的狠意,捏着别人脖子的手指关节用力的泛着白。

  自己的求饶,沈风的哭喊。

  都不能让他心软撒手。

  直到沈长青出面训斥,“唐玥一向温柔善良怎么会生出你这么凶狠好斗的孩子。”

  听到这句话,沈致才从失控的边缘找回一点理智来。他陡然松了手,一双漆黑不见底如深渊的眸盯着狼狈瘫软在地上发抖的孩童,故意吓他似的

  在沈风面前蹲下来笑。

  “开个玩笑,不介意吧?”

  说完又站起身走到沈长青面前。

  “别忘了,我这身上可也流着你一半的血。”

  经过那次之后,沈风看到沈致就会吓得发抖失语,沈长青才借着磨磨性子的由头把沈致送回国内的老爷子身边。

  方晴被惊的回过神来时,沈致已经迈步走远了。

  电梯到一楼,沈致松了松领带,脑海里不合时宜的出现一张笑得真诚明媚的脸,像个小太阳。

  那是高三的周藻。

  只是如今她对他也是戴好面具还要竖起浑身的刺来。明明是看起来跟从前无二的笑脸,怎么感觉就差那么多。

  时间过了大半个月,各个岗位都休完年假已经复工,周藻也宅在家里一个多周,专心研究《江南》的剧本。演员这个行业就是如此,人前光鲜亮丽,人后要为此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

  这部戏对女主的描写是外柔内刚,弱柳扶风的病美人,再加上民国戏女主多半出场都是身着旗袍,周藻过年期间熬夜打游戏外加暴饮暴食着实是潇洒放纵了一把,这会正愁着怎么把状态调整到最好去迎接三天后的试镜。

  结果周老爷子大清早就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登门了,一进屋老爷子就开始打量装潢布置。

  之前经历了一次被脑残粉堵家门的事故,周藻新换了离那十万八千里的新家,她又懒得出门,屋子里潦潦草草简直比沈致家还要冷清几分。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批评她:“让你去小沈那住还不乐意,你看看你这住的什么地方。”

  周藻眼疾手快的把茶几上的易拉罐丢进垃圾桶里,笑呵呵的答到:“老麻烦人家多不好意思。”

  陈伯把手机提的餐盒放下,也跟着劝:“小小姐不如就回老宅住吧。”

  周藻笑眯了眼打开餐盒,里面是她爱吃的几样糕点,晶莹剔透一看就是张嫂亲手做的。

  只不过每种糕点的量都是两份。

  周藻咽下口中的软糯清甜,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老爷子拍拍她的肩膀:

  “还有一份你回头给小沈送过去,我就不去了。”

  周世然几间屋子参观了一下,略带嫌弃的吩咐老陈:“下午请个设计团队过来看看,给这格局改改。”

  “一点也不按风水来。”

  “???”

  要知道他年轻时也是军政两界叱咤风云的铁脊梁,不信神佛不怕鬼怪。

  怎么今天在这看起风水来了?

  周藻生怕自家外公下一句就是:“你这房子不能住,还是搬去小沈家吧。”

  她赶忙先发制人道:“外公。”

  “你就别忙着撮合我跟沈致了。”

  周世然听她主动提到这件事,心里也正疑惑着:“早早,我看你对小沈也不是一点意思都没有阿?”

  他活了大半辈子,看人还是很稳的。初次见面的餐桌上,外孙女看沈致的神情躲躲闪闪的,其中分明就有古怪。

  周藻叹了一口气,把沏好的茶端来。

  怪不得外公操心她的婚姻大事,毕竟前头有周离这样的坏例子,他可不得看紧点自家的宝贝外孙女。

  周世然品了口茶,好奇心不死:“卓杨那小孩也回来了,你难道是看上他了?”

  周藻被热茶呛了一下。

  她不喜欢沈致跟卓杨有什么关系??

  老爷子看她这反应就安心了:“还是小沈稳重可靠点。”

  ……

  为什么老人家总是能把话少冷漠理解成成熟稳重?

  好不容易送走了絮絮叨叨的老爷子,周藻随意的靠在沙发上盯着檀木盒里的精致糕点。

  给姓沈的送过去?

  做梦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