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12

玫瑰语 舟别遇 3197 2020-04-30 00:07:01

  周藻一脸惊悚的看着被砸的那位爷心情不错的把她的包挂在臂弯,然后开始优雅自然的褪西装外套。

  ???

  大庭广众这是闹哪样?

  下一秒黑色的外套就罩在了她头上,沈致把她打横抱起往门外走。

  徐助理瞬间领会到老板的意思,拦在了要追过去

  的小李面前。

  boss威武阿,强抢民女?

  周藻怕被认出也不敢动,气急了的伸手掐他的臂膀,眼前一片黑,视觉上的封闭无限放大了其他感官。

  比如说。

  耳边平缓沉沉的呼吸和心跳。

  隔着衬衫透过来的温暖热度。

  鼻息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熟悉气味。

   

  车内的暖风伴着熏香吹来,周藻慌乱中扯下外套,那张让人恼的脸就在一指之隔。

  她不偏也不躲,冷着声问:“你还要闹多久?”

  沈致无辜的微微耸肩:“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

  周藻被他这坦然真诚的语气噎住了。

  我还要给您道个谢吗??

  车里的音响放着音乐,陈奕迅的那首《阴天快乐》,正唱到那一句“想念你都那么久那么久了。”

  身体上的不适感让她的态度软了那么一点,周藻努力平复情绪,试图好好讲道理。

  “沈致,从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我们都有新的生活了。”

  完全崭新的,没有彼此出现的新生活。

   

  沈致默不作声,眼底有什么复杂的情绪来回纠结矛盾,仿佛蓄起一团小火苗,又被她温和如水的嗓音浇灭。

  良久,他却是轻轻柔柔的抱住了她。

  恰到好处的力道,仿佛怕拥太紧会让对方生出想挣扎逃走的念头。

  “周周。”

  “继续喜欢我好不好?”

  他把额头抵在她肩窝,闷着声半是妥协半是认输。

  周藻听到这个称呼一阵晃神。

  从前她没心没肺的找话题缠着他说话,有次放学回家的路上提到了自己小名,她特意解释道:“他们喊的早早不是名字里的藻,是早晚的早。”

  解释完又兴高采烈的跟他说:“你也可以喊我周周。”

  毕竟早早这个称呼太多人喊。

  而少女心思不过是想成为喜欢的人心里独特的那份存在。

  那会他只是很随意的念了一声:“周周?”

  还是半疑问的语调,却足够她开心一整天。

  他也只喊过那一次,实际上他主动喊她名字的次数都少得可怜。

   

  可现在沈致却说:“周周,继续喜欢我好不好?”

  周藻神色复杂,骄傲如他,这会放低了姿态,甚至是示弱的在问她。

  这个人,真是有蛊惑人心的本事阿。

  只不过她已经不是五年前的小姑娘了。

  周藻狠下心来,表情淡淡的回答他:“不好。”

   

  抱着她的胳膊一僵,修长好看的手从她的肩头往下滑,最后捏住了她的手掌,在柔软的掌心浅浅写着横线。

  原以为沈致被果断拒绝后会翻脸,会生气,会讥讽,他却只是描绘她掌心的纹路,垂着眼道:“没关系。”

  “那换我来好了。”

   

  纵然周藻在娱乐圈待了一年看人识人的功夫见长,这会也读不懂他的意思。

  心底有一个猜想的种子苏醒后破芽而出,但很快就要被扼杀否决。

  怎么可能?

  然而不等她否认,沈致牵着她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周周,换我来喜欢你。”

   

  周藻仿佛受了惊吓,闪电般的缩回手,连带着整个人都往后挪了半个身位。

  他没再步步紧逼,只把外套盖在她膝上,然后打开车门去了前面的驾驶位。

  多半是这几天熬夜加上喝冷饮的功劳,她浑身虚软无力,小腹疼得厉害,也没心思去深究他这一番深情告白。

  手机铃声响起来,她闭着眼接。

  顾迟迟:“姐妹你的试镜怎么样啊啊啊,给你发信息也没回。”

  周藻气若游丝:“刚刚没看手机。”

  “对了上次甜品店的弟弟问我去不去试吃新品,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她暧昧的撺掇她:“人家一看就是冲着你来的,你什么时候能忘了沈家那个歪脖子树?”

  周藻迅速捂住音量然后偷偷瞄了前面一眼,也不知道那人听到了多少。

  “不去。”

  一个沈混蛋就够她消受了,她可不想再去招惹什么弟弟的烂桃花。

  那头小宇宙爆发怒吼:“少女你别跟我说你真就忘不了他??!”

  周藻抿抿唇解释道:“真不是,我今天姨妈痛。”

  为了安抚军心,她还好意的补充:“下次去,下次一定去。”

  顾迟迟有一丝愧疚,昨晚就该拦着她点。

  哦不,就应该不喊她开第一局。

  谁知这姑娘打游戏杀红眼了简直六亲不认。

  “那你赶紧回去休息,我有空就去探望你这个病号。”

  挂断电话。

  周藻蔫巴着脑袋指挥他:“麻烦送我到楼下。”

  她扒着车窗往外看,似乎不是平常回家经过的路段。

  车子开始向路边靠,慢慢停稳在一家私人诊所。

  门口的牌子写着今日关门休息。

  沈致推开玻璃门,冲里屋喊了一声唐姨。

  周藻嗅到浓郁的中药味,只一闻,都觉得嘴里变得苦起来。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她打量他一眼,意气风发还活蹦乱跳的,也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垂着的竹帘被掀开,一位穿着丝绒面料旗袍的中年女子走出来:“呦,我当谁阿?沈少爷今天有空来看老太婆?”

  周藻默了。

  这位女士保养很好,看起来也就三十岁的样子,若不是穿了身成熟韵味的旗袍,你说她跟自己差不多也会有人相信。

  老太婆这个词,是真的不合适。

  沈致失笑:“是我忙糊涂了,忘了来看您。”

  他又跟周藻解释:“唐祁唐医生。”

  初春的天气已不算寒冷,方才车内暖风吹着,她的手还是冰凉凉的。

  周藻礼貌的笑了笑打了招呼:“唐医生好。”

  唐祁点点头,觉得这小姑娘煞是眼熟,最后拍了拍手背:“你是轻歌吧?!”

  是上一部戏里的名字。

  周藻没想到这位阿姨还是自己的观众,没什么表情的脸总算是露出点真心实意的笑。

  能被观众喊出角色的名字而不是自己的名字,是演员的骄傲。

  她指指旁边竹藤椅:“小姑娘快坐下,别客气。”

  沈致找到桌子上的一次性纸杯,然后倒了杯热水递给周藻。

  两个杯子叠在一起,捧着温度适宜,可以暖手。

  周藻客套的道了谢,站起来准备自己出门回家。

  她正难受得反胃,可没有精力再陪他拜访亲戚朋友。

  更何况,他看他的阿姨,带她来做什么?

   

  沈致揽住周藻的腰把她带回来,然后开了口:“唐姨,她痛经厉害,您帮她看看。”

   

  周藻没想到他带她过来是因为这个,想来是在车里听到她和迟迟的对话。方才不耐的神色渐渐退散,几分红色慢慢晕染耳后。

  居然有点不大好意思了。

   

  唐医生的目光流转在两人之间,这点小细节自然逃不过长辈的眼睛,气氛一时有点微妙。

  倒是不曾看沈致待谁这么耐心细致,颇有点捧在手里怕摔着的感觉。

  “这是带女朋友来看我?”

  一语惊人。

  “唐姨。”

  周藻正要开口说话,就被沈致直接打断。

  还以为他会像除夕夜那样不置可否的态度暧昧,却听到头顶传来一句:“不是女朋友。”

  “正在追,还不知道追不追得到。”

   

  揽在她腰间的手松了松,沈致心情颇好的跟唐医生打趣:“所以您可要帮我说说好话。”

  他垂眼柔柔的看看周藻。

  “这小姑娘最喜欢自己的观众粉丝了。”

   

  周藻心头一动。

  也不是第一回被这样称呼,方才唐医生也喊了小姑娘,那会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心动的地方。

  唐祁一脸看透:“知道了知道了。”

   

  把脉这种事,她还只在古装剧中遇到过,这会手腕搁在软枕上,周藻才不禁感慨老祖宗的大智慧。

  唐医生念叨:“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仗着身体好就乱来,迟早亏空。”

  “小周昨晚几点睡的?”

  没想到这也能被看出来,她有点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模糊不清的回:“两三点…”

  “气血虚,我去给你拿点中药带回去。”

  “坚持几个周期下来才能治本。”

  ……

  喝中药??

  沈致瞧见她着目瞪口呆的反应就想笑。

  周藻追他那会看起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实际上却是娇气得很,怕疼怕苦怕黑。

  “不苦的。”

  “……”

  我信你个大头鬼,你沈公子摸着良心再说一遍中药不苦?

   

  到最后也没好意思拒绝唐医生的好意,趁着她去里屋抓药的功夫,周藻踢了踢沈致的鞋边。

  银色高跟鞋跟纯黑的皮鞋非常和谐的同框。

  “我不喝中药。”

  “怎么了?”

  他语气淡淡,明知故问。

  “苦。”

  抱怨里有点撒娇的味道。

  “周小姐,你几岁了?”

  居然还闹小孩子脾气不吃药的吗?

  “二十三。”回答过才发现他在揶揄自己,周藻咬牙切齿:“我就是八十三我也不喝。”

   

  沈致答:“等你八十三我就不让你喝中药了。”

   

  说得好像八十三岁他还会在她身边一样。

  药香缭绕,周藻突然接不上话。

  她一向伶牙俐齿,从来不在口舌上吃亏,憋了半天只一字一顿道:“要你管。”

  得,再逗下去怕是要恼羞成怒了。

   

  沈致拍拍她的头然后往里屋走,准备看看药材拿好没有,刚瞥了一眼,唐祁就拿着几个纸袋子出来了。

  她看了沈致一眼:“有几味药材不够,你改天再来我这拿,然后给小周带过去。”

  沈致意味深长的答:“知道了,谢谢唐姨。”

  他方才分明看到满满当当的几个置药抽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