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14

玫瑰语 舟别遇 3161 2020-05-04 00:26:23

  沈致原本老实待在她的房间欣赏窗外的墨蓝天幕,听到顾迟迟抱怨她不做饭还低低的笑了一会。周藻的房间布置简单,唯细节之处点缀出一点点女孩子的小心思,床边的白色柜子上摆着几个相框,有一张是和顾迟迟的合影。

  地点在高中校门口,两个女孩背着书包笑得明亮肆意。

  角落里有张照片没有被框起来,朝下倒扣着。

  鬼使神差,他伸手翻过来,只淡淡一眼就仿佛窥视到了某人隐秘的心事。

  照片上是除夕夜江边的烟花下,满脸得逞的周藻和微微皱眉的自己。

  屏住呼吸安静了几秒钟,心脏跳动如擂鼓震动胸腔。

  一门之隔的客厅,周藻却正在口吻认真的回答顾迟迟:“下次见见吧。”

  沈致那点笑意凝固在卧室这盏小台灯暖橘色的柔柔灯光里。

  ——

  顾迟迟仿佛被噎住了,目光从沈致身上移到自家闺蜜心虚的脸上,又咬牙切齿的移回去。

  五年前周藻从美国回来之后正赶上高考,考完试她就回家自闭去了,连毕业聚会都没有参加。

  过了个暑假再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又是一个活蹦乱跳元气满满的小女神。

  漫长三个月,只有她知道周藻是怎么熬过来的。

  维持着主持人专业的笑容,顾迟迟咬着牙磨出几个字:“你怎么在这里?”

  周藻生怕他再说出点过格的疯言疯语,赶忙开口解释:“送药的!”

  说完怕她不信,赶忙小跑到茶几那边把保温桶提了过来,浓郁的药味还没散尽。

  “我不是那什么,肚子痛,刚好试镜出来遇见沈致,他就顺路带我去开了点中药。”

  “你也知道我,厨房白痴,所以……”

  周藻一副你懂了没有阿的表情,生怕下一秒迟迟就把餐桌上的白瓷碗砸到某个气定神闲的人脸上。

  顾迟迟气结,哪怕过了几年,周藻这会也跟个护崽的小母鸡一样挡在沈致面前,怕自己做出什么粗暴的举动。

  她身后那位还笑的意味深长,满脸享用的表情。

  “沈致,你但凡有点良心,这会都不应该出现在这。”

  沈致默不作声,他自然清楚顾迟迟在周藻心中的分量,纵然这些话听起来让人略有不快,他也照单全收。

  无视顾迟迟的恶意,他对着面前的小脑袋道:“药我按时送,你自己注意饮食。”

  说完就接过她手里的保温桶,来去自如的出了门。

  顾迟迟骂了声:“艹。”

  周藻好笑的给她顺毛:“少女,保持微笑。”

  顾迟迟恨铁不成钢的拿纤纤手指戳她的手腕和胳膊肘:“不疼了是不是?当初我在机场接你的时候,你这胳膊多少淤青?还有那手,肿的跟猪蹄似的。”

  搁着时间长流,被她碰到的地方已经复原了。

  但五年前也是真的疼。

  她那晚从沈致家跑出来,回机场的路上又碰到几个拦路抢劫的女混混。

  她英语还算不错,却听不太懂当地的日常口语。

  女混混大概也没想到对方看起来柔柔弱弱一姑娘,打起人来下手那么重,拳脚相交之间她挂了点彩。

  国外不比国内,街边邻里大爷大妈矛盾吵架都能闹到派出所,那会路边来来往往的过路人仿佛习以为常,甚至还有吹口哨看戏的。

  最后还是遇到了好心人的。

  有个金发男人从写字楼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保镖似的西装男,这阵仗一过来就吓得那群小混混作鸟兽逃跑。

  金发一开口,纯正流利的普通话,还带着点京腔。

  言语里都是欣赏和赞叹:“小姑娘挺野阿,很能打嘛。”

  他在楼上看了几分钟,周藻看起来狼狈,可对方也没讨到半点好处。

  她身子还在轻微的抖,满眼防备的警惕看着他。

  男人突然意识到,虽然自己帮小姑娘解了围,人家也没把自己当成什么好人。

  “陆遇,中国人。”

  显然国籍也不能证明什么,陆遇笑了笑,声音温成白开水:“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吧,小朋友。”

  周藻去摸索口袋又翻翻书包,才发现手机丢了。

  有点无助的倔强闷着声也不想求助,还是陆遇递了手机过来。

  她道声谢,却不知道打给谁。

  瞒着所有人跑出来,要是外公知道非得气出病来,最后还是拨通了顾迟迟的号码。

  国内正是午后一两点钟,顾迟迟声音慵懒打着呵欠,显然是午觉被吵醒。

  “哪位?”

  “迟迟。”

  “……”

  那头静了一下,似乎在确认号码。

  周藻咬了咬下唇:“我在旧金山这边…”

  那边的人像被点燃的小炮仗,暴躁的吼她:“周藻你疯了是不是??!”

  “他连走都没知会你一声,你特么还跑去美国找他?!”

  周藻把听筒拿的远了些,有点震耳朵,底气非常不足的回了一句:“抱歉阿迟迟。”

  那边稳了稳情绪,问:“见到了吗?”

  “见到了。”

  声音轻的像在叹息。

  顾迟迟也顾不得起床气了,周藻既然瞒着她都去了,现在还给她打电话,想必一腔孤勇没换得个笑脸,也不忍心再凶下去,开口问她:

  “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机场接你。”

  “明儿一早。”

  挂了电话,周藻才从悲伤里缓过来,胳膊和手上的伤口泛出痛感。

  她把手机递回去,又客气的说了声谢。

  陆遇不知道听到了多少对话,半挑着眼尾的弧度看着她:“你可以明天跟我一道回国。”

  他看看她青紫的胳膊,有点后悔自己没早点下楼来帮忙。

  “你这伤口也得处理,而且…”顿了顿又好笑的补充:“跟叔叔一块儿安全点不是?”

  “叔叔?”

  他今年正好三十岁整,眼前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可不就是叔叔吗?

  “我比较好奇,你一个人怎么跑出国的?”

  周藻不说话,总不能回他一句我找了某种关系。

  回国之后,她很少再去回忆那两天的事情,或多或少有点逃避的心理,这会要不是顾迟迟提起来,她几乎快忘了这些事。

  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周藻一周后收到试镜成功的通知,然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滚去拍戏。

  《江南》除了几场戏需要去外地采景,剩下的都在本地影视城拍摄,她轻车熟路。

  进组之前,还是在姐妹的威胁下去了上次那家甜品店,甜点师弟弟端着份百香果柠檬蛋糕上来:“新品,姐姐试试。”

  弟弟笑的一脸纯真无害,果然又乖又甜。

  周藻啧了一声,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年下小奶狗。

  顾迟迟道:“季青,你也坐下,现在没别的顾客。”

  小奶狗坐在了周藻的身侧,局促不安的捧着桌子上的常温橘子汁抿了一口。

  思索了一下,周藻还是问出了上次就想问的问题:“你真不认识我啊?”

  季青点点头又随即摇摇头:“后来认识了。”

  他那时只觉得她好看又有点面熟,再后来在电视上看到她的剧就认出来了。

  奶油,水果,巧克力的味道交缠起来,店里的空气都是甜腻腻的。

  弟弟大概之前受了顾迟迟不少怂恿,鼓起勇气试探着问她:“周姐姐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

  她这个人正儿八经说话的时候声线是冷的,像泠泠清泉,捕捉到小男生肉眼可见的紧张,周藻笑道:“不能。”

  白色方桌下,顾迟迟踢了她一下。

  周藻心里明明白白。

  折腾了这么一出,还不是怕她困在五年前那场雨里走不出来。

  可这样总是不公平的。

  用别人真心的喜欢来愈合她陈年已久的伤疤,这样对他太不公平。

  她深知自己是个什么念旧玩意,自然不敢挡人家弟弟的大好姻缘。

  季青被一口拒绝的干脆,还是倔强的问她:“为什么?”

  答案显而易见。

  “因为不喜欢也不想耽误你。”

  周藻看了下腕表的时间,提起包准备走,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回头盈盈一笑:“新品很好吃,一定大卖阿。”

  少年苦笑了一下,这么温柔的拒绝人也太讨厌了。

  “借姐姐吉言。”

  周藻拿手机发微博,配图是刚才拍的甜品。

  感情的事没得商量,帮忙宣传揽揽生意还是可以的。

  顾迟迟小声抱怨着:“你个臭妹妹,太伤人了。”

  ——

  与此同时

  公寓楼下,黑色SUV的主人拿起手边微闪的手机,指腹落在某条刚更新的微博上。

  “百香果遇上柠檬,超甜。”

  果然,还是去了。

  黑沉沉的眸光有点暗淡,沈致缓缓的眨了眨眼睛,长睫掩不住溢出的寂然落寞。

   

  周藻告别顾迟迟后直接打车回了家,十二点整,门口没有人。

  说不出心口是什么感觉,勾唇淡淡笑了笑自己。

  每天对人家冷言冷语的,怎么这会他没来反倒有点落空的失望感。

  也是,人家日理万机的太子爷,哪有功夫天天登门拜访。

  正思考着中午吃什么,订份外卖,手机响了。

  本地的陌生号码。

  “你好?”

  “小周阿,我是唐医生。”

  这倒有点意外,估摸着是沈致给的号码。

  “唐医生你好。”

  “上次给你开的药,你记得来拿。”

  那边犹犹豫豫还是说了原因:“本来想着要小沈给你拿过去,结果他跟我说太忙了。”

  周藻听懂了。

  “谢谢唐医生,药我就不去拿了,回头您给我发个账号我把之前的药费给转过去。”

  唐医生也看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前几天还好好的在她店里眉目传情,小动作窝心又亲密。

  怎么突然闹得像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