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15

玫瑰语 舟别遇 3261 2020-05-05 23:37:15

  春末的阳光略有炽烈,小李轻手轻脚放下保姆车的遮光帘,半明半暗的光落在周藻脸上。

  她微阖着眼并没睡着,隐隐约约听到小李笑的声音。

  不对劲,太不对劲。

  抱着手机傻笑的样子怎么跟情窦初开一样。

  扬了扬眉:“恋爱了?”

  小李心虚的捂住了手机,像被抓早恋的学生。

  周藻了然,拍拍她肩膀:“放心,我们不抓办公室恋情。”

  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而且我现在孤身一个,也没有办公室。”

  “藻姐,我没谈恋爱。”

  “那就是有喜欢的人了?”

  小助理没否认,周藻弯了弯眼:“好事阿~”

  也没再深问下去,车子在路边稳稳停下,城郊的影视城拍摄基地到了。

  小李扯扯她的衣袖:“藻姐,就算你不签公司,我也会一直当你的助理的。”

  还突然煽起情来了,周藻起身笑着说了声:“下车吧。”

  这部戏算得上大制作,从导演到演员都是最优秀的班底,裴尚的影响力自不必说,男主还是去年荣获影帝的实力派展岩,男二女二也皆是好口碑。

  这样一看,自己这个女主确实是有点水。

  出道一年仅一部作品,还常常因为所谓的感情纠纷挂在热搜上下不来。

  实在太败路人缘,以至于电视剧官博发的定角通知下面也是一片问号加吐槽。

  进组第一天,上午办了开机仪式后演员们去酒店安置行李,下午拍了一场戏,快到晚上的时候剧组群里不知谁开的头,说是要一起去吃顿饭。

  周藻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裴尚跟展岩就站在旁边不远处聊天,眼神还时不时往她这边落。

  落着落着,两个人就并排走过来了。

  周藻还穿着戏里的少女法式旗袍,手里拿着当道具用的洒金小洋扇扇风。

  她今个儿提前看了天气预报,二十多度的晴天,隐隐约约有点夏天的影子。

  裴尚方才正跟展岩说起周藻:“有时候长得太美也不是什么好事。”

  比如说观众就会太关注你的颜值,而忽略了你的演技。

  展岩笑笑:“周藻确实是个好苗子。”

  听说上部《长安》出沙漠外景,快四十度的天,周藻愣是在沙堆里拍了一整天打戏。

  今天一起拍了半天,也没觉得她身上端着什么女明星的架子。看来,网络上那些半真半假的传言还真是一点儿也不能信。

  八点钟,影视城的喧嚣还没完全沉浸下来,道具师傅来来往往忙碌,展岩就看扮着富家小姐的周藻拿起手机,不知道是谁的电话惹她拧着眉,看起来有几分挣扎。

  这边,周藻闷闷的开口道:“喝多了你送他回家,打给我做什么?”

  看了看号码:“还是沈致的手机?”

  她严重怀疑梁宙这傻缺在忽悠她。

  说什么沈致在酒吧喝醉了任谁劝也不肯走,见鬼了?他可不是什么深夜买醉后会在一众朋友面前失态的人。

  “嫂子你快来啊啊啊,江湖救急,再这么喝下去我可受不住了!?”

  那边传来酒杯磕在玻璃上的清脆声响,一道辨识度极高的低沉嗓音毫无感情道:“打什么电话?继续喝。”

  感情是他不喝够,所有人都陪着的意思?

  周藻更没有感情的回答:“得,那你们继续。”

  “嫂子你不会这么无情对不对?”

  默了一下,她回:“你怎么就觉得,我去了他就能停?”

  那可不是!必须停!

  梁宙就快急得从沙发上跳起来,敏锐的八卦神经告诉他,自家沈哥这反常状况,十有八九跟远在影视城悠闲自得拍戏那位有关系。

  “求你了姐,沈哥胃不好,再喝下去怕是要进医院了。”

  周藻没吭声,在梁宙哀嚎的鬼叫里挂了电话。

  上次她喝醉了,是沈致接她回家的。

  这样算,自己去一趟也当是还人情?

  仿佛找到了合理的理由,周藻舒了口气,跟刚走到身边的裴尚解释:“有点急事得过去一趟,你们先去吃饭,不用等我了。”

  说完歉意的挥了挥手机,连衣服也没换,只从小李那抓了个挎包就出了门。

  这个点还没到酒吧人流量最多的时候,音乐的鼓点震天响,走道里的灯光是极暗的红色,舞池的几束彩灯落在斜方角的卡座那边。

  沙发中间的玻璃桌上酒瓶子东倒西歪,一片狼藉,唯有靠角落那边圈出了片净土方方正正摆着一份可可爱爱的小草莓蛋糕。

  慕城的这群太子党公子哥哪位长相都是扎眼的存在,这会正以卡座角落里那位爷为中心坐在一起,一个两个面上都有几分薄红,看来是喝了好一会了。

  而被众星拱月围着的那位,倚在沙发边,手肘懒散的搭在膝盖上,指间捏着晶莹剔透的玻璃杯把玩,明明是他带头组的酒局,这会儿反倒有点遗世独立的味道。

  身侧的人不知道说什么提议,他轻嘲的勾勾唇角,看口型是吐出了一个“滚”字。

  周藻在入口处站定看了他一会,眼看着旁边的人都快急得哭丧着脸,他还准备开第不知道多少瓶酒。

  然而,

  倒酒的那只线条流畅的手突然顿住,耳侧嘈杂的人声蓦然静音,众人顺着沈公子几分惊讶的凛冽目光望过去。

  稀疏来往的人群那头站着个黑发白皮大红唇的旗袍美人,腿间开叉恰到好处,半遮半掩,尺度勾人。那身段气质,难怪惹得他们沈哥也多看了两眼。

  夜场,舞池,彩灯,鼓点。

  穿着旗袍来蹦迪,这位小姐姐也太会了。

  四目相对一瞬间,她抬眸冲他无害的笑了笑,却没有要往前走的想法。

  沈致捏着瓶口的手指轻轻颤,喉结滚了滚,连呼吸也乱了节奏。

  “欸?你们谁看上了,赶紧去要个微信回来呗?”

  “要我说,这姑娘看起来就不好撩。”

  一众人哄哄闹闹,丝毫没察觉沈致有什么异样。正互相怂恿着去要漂亮姐姐微信,一直安安静静喝酒的那位爷哐当一声放下酒杯,气息不稳的朝门口走过去。

  周藻扬扬眉,还能走就没醉得太厉害。

  梁宙刚从洗手间回来,就看到一卡座的人都盯着门口那看,而刚刚脸阴沉的跟阎王似的沈哥已经不在这了。

  有位公子哥碰碰他的胳膊,往门口看,阎王正脱下外套,袖子打个结围在人姑娘腰间,

  哦,是救星到了。

  梁宙打个酒嗝挥挥手:“你们该回哪回哪,今个儿这酒局到这散了。”

  众人庆幸之余长舒了口气,也有好奇的人压低了声音八卦:“这漂亮姐姐谁啊?”

  “一物降一物,专门降我沈哥的。”

  ——

  周藻随意一巴掌拍在沈致给自己围衣服的手上,他也不躲,系好了就心满意足的笑。

  她讽他:“沈先生怎么不喝了?”

  沈致望进她漂亮的眼底:“你来了就不喝了。”

  “……”

  “那行,我回去了,不打扰你。”

  周藻觉得他这人就是欠揍,正想走人,手腕就被他牵住往卡座那边走。

  一群公子哥眼睛都看直了,感情他们今晚被灌了这么多酒,就为了陪沈大少爷卖惨骗人家小姑娘过来?

  周藻以为他拽着她过去是有什么事,一边气的牙痒痒磨着后槽牙一边拿衣袖挡着脸对周围投以注目礼的人尴尬的笑笑。

  深棕色的玻璃桌上洒了不少酒水,沈致拉她坐下,然后开始解蛋糕的包装,动作有点急躁,丝质绸带非常不给面子的被他扯成了死结。

  这蛋糕在桌子上放了一晚上,一开始众人都以为今天是哪位的生日,结果等了半天也没寿星来。

  看着沈致现在动手拆蛋糕,一帮小年轻纷纷拍手鼓掌还合唱了一曲生日歌。

  周藻茫然,谁生日?沈致生日在初冬阿?

  一曲歌罢,沈致把拆好的蛋糕和勺子推到周藻面前。

  更茫然了。

  她过生日她自己不知道???

  “沈哥,你这蛋糕太不走心了,都没有生日蜡烛。”

  “就是啊,不许愿算什么生日?”

  被质疑的那位气定神闲,托着下巴邀功似的对周藻说:“我也会做甜点的,你尝尝。”

  ……

  方才说蛋糕不走心的那位噤声了,合着这是人家沈哥亲自下厨做的。

  小年轻一脸凌乱的看向梁宙,梁宙冷哼一声,悠然不动,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算什么?

  他前不久去公司找沈致,刚到顶楼的办公室就嗅到浓浓的中药味,正郁闷着沈氏难道还要往制药方向发展?还是徐助理好心的解释,说这药是煎给周小姐的。

  因为公司待处理的事务太多,沈致又不愿借别人的手煎药,索性把药材跟砂锅都搬到了办公室。

  梁宙捏了捏鼻子,这哪里是中药味?这明明就是妥妥的狗粮味!

  酒吧灯光明明灭灭,周藻刻意忽视他眼里的认真热烈,最后无奈的尝了一小口蛋糕,轻描淡写的答了一句:“还可以。”

  确实只是还可以。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沈致毕竟不是甜点师出身,奶油太甜,腻得像他看她的眼神。

  她没心思点评一番这蛋糕做的如何,满脑子都是他刚才那一句,“我也会做甜点。”

  语气夹带着他一贯的骄矜,唇齿间咬重了那个也字,莫名听出了点醋意。

  只是,又是吃了谁的醋?

  沈致大概是真的有点醉了,带着酒气的呼吸沉沉落在她肩头,下一秒他闷着声,嗓眼里挤出点支离破碎的质问,语气不重,怕惊着她。

  “周周,我比他乖。”

  周藻愣了一下,身侧的几个公子哥也静了。

  平日里见沈致禁欲冷峻的样子,原来冰山私下都是犬系男友的吗?

  那您怎么说好歹也该是个小狼狗,现在这副奶狗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阿喂?

  没等一桌人缓过神,沈致握着她的手又补了一句:“也比他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