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17

玫瑰语 舟别遇 3102 2020-05-07 23:56:28

  刚到露天烧烤店,宋诗意有所指的问她:“周藻,你是不是跟沈总认识阿?”

  周藻淡淡答:“星乐的晚宴上见过一次。”

  这话回的滴水不漏,说没见过有点欲盖弥彰,只说见过又要惹得她们猜测,倒不如大大方方坦白。

  “这样阿,我看沈总看你的眼神不太一样。”

  周藻嗤了一声,能有什么不一样?大概是她打了他一巴掌,他想动手掐死自己差不多。

  落了座,张瓷也加入了这个话题。

  “沈家这位小公子可不简单。”

  周藻提了点兴趣,扬眉等着下文。

  “年纪不大,生意场上各种手段玩的一流。”

  这她倒是不知道了,她并不太了解五年后的沈致,记忆里他还是五年前那个有点阴郁冷清的少年。

  眼看着沈致就这样成为了这顿烧烤的中心话题人物,周藻哑然失笑,听着她们聊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八卦,说他雷厉风行,手段狠戾。

  听起来简直跟剧本似的

  中间说到有一段——

  某被免职的叔伯辈高层走投无路,藏着刀去了沈致的办公室,最后人是躺着出来的。

  周藻心一惊,手里的竹签应声折断。

  “谁躺着出来的?”

  “当然是去闹事的——”张瓷拖着尾音“藻妹居然也会八卦了??”

  从话题开始周藻就只吃东西不说话,他们只当她对这些圈外事没什么兴趣。

  定了定心神,周藻回:“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

  她用半截竹签戳着盘底,若有所思的,蓦然想到之前他在她家楼下抽烟的姿态。

  沈致这人抽烟的模样是真好看,慵懒淡漠,寂若晨星。

  时间会让一个不沾烟酒的人开始碰烟买醉,看起来这几年他过得也不是那么轻松肆意。

  不变的就是,骨子里的混蛋还是混蛋。

   

  与此同时,影视城附近一家小众酒楼,一群投资方和导演制片免不了做局应酬,然而小沈公子没喝酒,反倒是纡尊降贵喝起了鲜榨的草莓汁,一桌子人也跟着喝起花花绿绿的果汁来。

  大家都意识到,这位沈总的心情不太好。

  也是,半张脸还泛着绯红,看起来就很疼。

  偏偏徐助理说去给他买药,他还冷然说了声不用,也不管这副样子多引人猜测。

   

  裴尚想着试探他对周藻的态度,毕竟是个当演员的好苗子,他有意好好栽培,自然不希望她走错路再闹出真的绯闻来。

  毫无背景的小明星跟身家不菲的大老板。

  一旦某种关系见了光,到最后还能是谁吃亏?

  更何况,沈家这位还是看起来十足薄情寡义的一张脸。

  目光落在沈致手侧红艳艳的草莓汁上,裴尚好心提醒:“沈总对这草莓汁不过敏吧?”

  沈致扬扬眉,虽然不知道他从何而来的疑问,还是介于裴尚对周藻的知遇之恩,客气的答了一声:“不过敏。”

  裴尚把筷子搁下,有意无意提及:“我们剧组那小周,今个儿胳膊上都是红疹。”

  “我还以为是道具组的服装出了问题。”

  “最后一问,说是不小心吃了草莓,过敏了。”

  裴尚边说边仔细观察沈致面上的变化,波澜不惊的,直到最后听到草莓二字,才有了点点变化。

  然而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沈致把玩着手机,避开众人的视线点中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但是,没通。

  忘了,自己荣幸进了黑名单。

  抬眼间应了另一投资人想合作的话,顺手又给徐助理发了条信息。

  饭局到中旬,沈致突然站起来,沉声打断了对方的谈话。

  “抱歉,有点事情。”

  “失陪了。”

  说完拿起桌角的手机,转身出了包厢。

  走廊上遇到方才出来去卫生间的人,那人见是沈致离席,好奇心作祟问道:“沈总这是被查班了?”

  沈致侧脸去看窗外的天,神色淡淡:“养的猫病了,得回去看看。”

  那男子还在感叹,多金贵的太子爷原来也是个爱猫如命的主。

  等他感慨完,面前早没了沈致的踪影,电梯已经从八楼往下下去了。

  徐助理提着药袋在楼下等着,见他下来:“沈总,你过敏了?”

  端详了几秒,也不像啊?

  “不是我。”

  上了车,沈致看着身侧的保温桶和药袋道:“去附近的烧烤店。”

  徐助理摸不着头脑,开了导航去这附近唯一一家烧烤店。

  直到车子慢慢往路边靠,室外露天烧烤摊门口看到了周藻的身影。

  薄针织白裙子,黑色卷发温温柔柔散着,面前摆着啤酒烤串,惬意得很。

  旁边的新影帝还很上道的给她把酒倒满。

  “沈总,下去吗?”

  “你下去。”

  “阿??”

  沈致瞥了眼车窗外,扣在膝盖上的手指了指身侧的东西。

  “……”

  徐助理认命的拿起药袋下了车,感情老板又惹周小姐发脾气了。

  老板又发话了:“等等。”

  “?”

  沈致手里捏着一小袋巧克力糖递给他。

  “去吧。”

   

  周藻咬着口中的鱿鱼,抬头就看到徐助理几步之外往这边走,路边停着黑色suv,车窗关着,看不清里面有没有人。

  几个演员认出这是方才跟在沈致身边的助理,纷纷露出一脸吃瓜的表情。

  周藻看着他手机的保温桶,顿时回味了一下苦涩的魔鬼中药。

  然而喝药算什么?这是妥妥的要被误会的节奏啊?!

  电光火石间灵光一闪。

  “哥?你怎么来了?”

  “???”

  周藻站起来,背对展岩几个人,跟徐助理使了个眼色。

  徐助理的唇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一下,论一下子成为总裁的大舅子是什么感觉?

  谁说周小姐是花瓶的???这戏又足又逼真。

  “哥……”

  “哥给你送药。”

  说完就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还语重心长嘱咐道:“趁热喝。”

  您见过吃烧烤配一碗热乎乎的中药的吗??

  宋诗开口:“藻妹你生病了???”

  周藻没打算过多解释,应了声:“老毛病了。”

  这会演着深情兄妹的戏码,她也没法子拒绝,满脸不情愿的拧开保温桶老实喝药。

  本来烧烤吃了七成饱,这会完全喝饱了。

  不远处车里人幅度不大的弯了下唇角。

  喝完药,徐助理把糖果和过敏药递给她,非常配合的说:“那哥哥先走了。”

  周藻如蒙大赦:“哥哥再见,哥哥慢走。”

   

  回到车上徐助理问了声:“老板你不下去吗?”

  “回公司。”

  那小姑娘现在肯定正在气头上。

  他今晚明明是想要过来跟她解释自己是因为出差才让唐医生联系她拿药,怎么就说了那些混蛋话。

  嫉妒,小心眼,毫无自制力。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沈致把目光从车窗外的女孩身上移开,她正在跟宋诗聊些什么,笑得很开心,眉眼恣意明媚的像刚开的小玫瑰。

  她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小姑娘,积极向上充满活力。高中时除了追他的时候乱来了点,学习上品学兼优,连主任都要夸上几句。

  现在涉足娱乐圈,凭周家的人脉,她想要顺风顺水发展简直轻而易举。

  她不要这样,非跟自己的热爱较个劲,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往自己喜欢的方向努力。

   

  周藻提着袋子坐回座位,纳闷这怎么还送了过敏药。

  沈致其实知道她对草莓过敏吗?

  大家只当她哥哥碰巧是沈致的助理,也没多问些什么。

  正吃完饭,展岩叫住她。

  烧烤摊路边的树上缠着彩灯,闪闪烁烁的特别有夜场的气氛。

  “周藻,你跟沈总认识吧。”

  不是问句,带着点确认的意思。

  周藻眨眨眼,不清楚他说的这个认识,是到哪种程度的认识。

  展岩笑了笑:“昨天晚上的电话,里面那人喊你周周。”

  “刚才试衣间门口,我也听到沈总这样喊了。”

  原来如此。

  周藻一时间竟然有点百口莫辩。

  她总不能跟他说,是,不仅认识,沈致还有正在追她的嫌疑。

  估摸着展岩会觉得自己还没睡醒在做白日梦。

  周藻轻轻呼出一口气:“是认识,但不是你想的那样。”

  展岩也笑问:“我想哪样?”

  “金主和小情人。”

  周藻答的心直口快,对方却是失笑了。

  “周藻,我没这么想。”

  “作为朋友来说,我并不希望你吃亏。”

   

  她听明白了,是怕自己沉溺于感情走不出来。

  这一点上,没有人会比她更理智清醒了。

  挥了挥手,周藻笑道:“他们等着呢,我们快过去。”

   

  捏着药袋子的手用力,塑料袋被摩擦作响。

  她昨晚只吃了一小口蛋糕,过敏并不严重,只是起了点红疹,不痛但有点痒。

  一阵阵的扰人心烦意乱,抓又抓不得。

  回到酒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进浴室洗澡,换件干净的浴袍。

  周藻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拨弄手机,黑名单里安静躺着一串数字。

  心里的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说,周藻你没有心,人家又是做蛋糕又是送药的,你快把他放出来。

  另一个说,你忘了这狗男人说的话多难听了吗?你才拉黑人家一天,能不能有点志气?

  这样矛盾的想着,居然也能困倦的睡了过去。

  只是睡得不实在。

  隐隐约约听到对面房间开门的声音,大概是来了住客。

  周藻摸开手机一看时间,显示一点半。

  真是个稀奇古怪的客人,大半夜的跑到城郊附近的影视城酒店开房住,还扰人清梦。

   

   

舟别遇

今天的小沈做人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