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22

玫瑰语 舟别遇 3301 2020-05-22 21:15:21

  这边的剧组众人好不容易吃完了一个瓜,没过多久网上又爆出了惊天新闻。

  瓜友们纷纷表示——

  当我以为我终于啃完了手里的西瓜,然后抬起头发现自己就坐在瓜田中央。

  新闻内容是白芷妍插足某公司老总婚姻,并且妄图逼走原配成功上位。

  文字内容下面附的图清晰无码,刚好就是白芷妍跟老总你侬我侬的照片,圈里人一看就能嗅到两人之间的奸情味。

  只是这简单粗暴直击要害的爆料方式,怎么会这么熟悉?跟秦川那会差不多,一夕之间身败名裂被公司雪藏封杀。

  这样的丑闻一曝光就热度飙升,原先关注周藻恋情的吃瓜群众纷纷把键盘对准了白芷妍。

  什么没有艺德,勇当小三,潜规则,被包养一类的词汇纷纷扣在了她身上。

  也算做了好人好事,解救了挂在热搜上的周藻。

  为了拍好最后一场戏,剧组一行人浩浩荡荡飞去了邻市的古镇取景。

  水墨画卷似的镇子铺着青石板路,大街小巷都充溢着古朴的韵味。

  周藻向来对摄影有几分兴趣,技术也算得上半个专业摄影师,这会拍完戏就拿个单反给组里其他几个女演员拍照。

  该伏地就伏地,该半蹲就半蹲,一点架子都没有。

  她偏爱人文景观甚过山水景色,好山好水固然美妙,但人间烟火才更能抚平人心。

  宋诗穿着碎花旗袍倚着白墙碧瓦,卷发盘起,民国韵味十足。

  “藻妹,你得凸显我的两米大长腿!”

  周藻:“……”

  虽然您比例完美,但一六零的身高你管我要两米大长腿???

  两人拍完照片边说话边往住处走,自然而然的聊起来白芷妍的话题,周藻不幸灾乐祸也不觉得同情,圈子里她这样的小明星多的是,只不过白芷妍运气不好,得罪了哪位爷被曝光出来了。

  宋诗对她的印象倒是差到极点,一边看单反里的照片一边啧啧闲聊:“论不要脸她当第二怕是没人敢拿第一。”

  “早两年跟她合作过一部剧,这女人脑袋进水,不想着怎么能演好,天天围着导演和投资方转悠…”

  宋诗压低了嗓音道:“那投资方就是前两天网上曝出来的那位。”

  周藻跟着笑了一下,两人并肩走到巷子拐角迎面撞到个西装革履的男子。

  她倒是没什么,只是宋诗的旗袍被咖啡泼了大片污渍。

  宋诗脸色不悦,这身衣服还是剧组的服装,但冒冒失失的西装男看起来并不太想道歉,端着他的纸杯就准备接着往前走。

  “这位先生眼睛挺瞎?”

  “瞎了去医院,跑出来瞎晃悠什么?”

  西装男闻言回过头,看样子还想发脾气。

  宋诗刚要再发作,巷子那头传过来一道暴躁男嗓:“姜恒你搞什么,走快点我还赶着今晚回慕城的飞机。”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居然是梁宙这小子。

  这世界真是小了,一天到晚净偶遇沈致身边的人了。

  梁宙见这现场状况,也猜到了大概。

  识相又狗腿的喊:“嫂子,你在这边拍戏阿?”

  周藻面无表情点点头,应了一声:“好巧。”

  西装男看梁宙这态度也愣了一下。

  “我在这边看项目,准备把这块古镇改建成旅游景区,到时候连带着购物中心形成商业区。”

  周藻内心:谁关心你在这里做什么的?

  然而一码归一码,她扬起还算和善的笑容对西装男道:“姜先生是吧?我替我朋友跟你道歉,方才是她说话不太好听。”

  宋诗:“藻妹???”

  梁宙也跟着圆场:“美女你看,我这朋友就是脾气差的很……”

  话没说完,周藻客客气气的拿过西装男手里的纸杯晃了一下。

  还行,咖啡还剩一半。

  “公平起见,她怼你我道歉,您泼了她一身我也得泼回去。”

  棕色的咖啡沿着姜恒的白衬衫前襟往下滴,宋诗内心鼓掌,周藻绝对是故意泼在最显眼的地方的。

  姜恒:“你……”

  梁宙泪目了,亏他刚刚一瞬间觉得周藻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天使,这特么扮猪吃老虎嘛?

  泼完人家还跟没事人似的继续跟自己聊天,边说边感慨:“这么好的地方改成商业中心多可惜。”

  梁宙:“欸嫂子,那我先走了啊,什么时候回去我请你吃饭~”

  说完就拖着西装男火急火燎的撤退。

  倒是不怪他急着跑路,古镇房屋建筑密集,青石板路狭窄,车辆开不进来,机场又在城区那边。

  好不容易坐上了商务车,梁宙思来想去还是给远在慕城的某人去了通电话。

  “沈哥,你猜我今儿在古镇遇到谁了?”

  那头传来刀叉碰撞瓷盘的声响,接电话的人没反应,多半是对他的事没太大兴趣。

  梁宙也不嫌自己冷场,非常二的拍了下大腿道:“周姐姐居然在这边拍戏!”

  清脆的响声停了。

  “所以呢?”

  语气不善,还有点不耐。

  “不是我说,我周姐姐穿旗袍真是绝了,也难怪把小胖迷的神魂颠倒的,欸?你上次答应给他要的签名呢??”

  沈致嘶了一声,懒得听他碎碎念,手里的刀叉摩擦着盘底,发出让人抓狂的划痕声。

  “你们说了什么?”

  “就说了两句话,我赶着去机场呢,周姐姐好像还挺喜欢那地方的,说什么改了怪可惜的。”

  沈致眉梢一挑没吭声,静到梁宙几乎以为电话已经挂了,听筒里才传过来一句半带威胁的疑问:“谁让你喊她周姐姐的?”

  梁宙一头雾水,没觉得这个称呼有什么问题,还不知死活的嘤嘤嘤反问:“沈哥难道我不是你兄弟了吗?是你兄弟不就是周姐姐弟弟吗?”

  沈致无情答道:“不是了。”

  两人认识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梁宙凉凉的想,沈哥占有欲太强吃起醋来简直六亲不认。

  那头又说:“你在她面前不要装乖。”

  “也不能撒娇卖萌。”

  什么又乖又甜的弟弟都滚得远远的。

  梁宙:“???”

  刚要咆哮一句重色轻友,耳边已经是嘟的一声被挂断了。

  古镇拍摄点。

  宋诗跟导演道了歉然后上房车换衣服,好在这部戏已经杀青,道具服装也没什么别的用处。

  周藻从身后帮她提上连衣裙的拉链,宋诗问:“刚刚那憨货喊你嫂子,他哥们不会是沈总吧?”

  周藻默。

  宋诗又问:“徐助理也不是你哥吧?那顿顿中药都是沈总送的吧?”

  周藻凌乱了。

  小仙女你是名侦探柯南附身?

  小仙女姐妹幽幽叹了口气:“你俩啥情况阿?我马上都要被培养成间谍了。”

  “阿??”

  “你们家沈总给我个任务,让我旁敲侧击你的喜好。”

  宋诗理了理卷发,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得跟小姐妹坦个白。

  周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你有没有敲诈他百八十万的?不然多吃亏阿”

  “你没否认!”

  “嗯?”

  “你没否认他是你家的!”

  姐妹你的关注点有点清奇阿??

  宋诗着实有点惋惜,就冲着沈致那张脸都不知道多少人愿意跟他谈恋爱,何况他对周藻还是上心的好。

  怎么这姑娘就是不开窍不来电呢?

  周藻看她这副模样就能猜到她心里在想点什么,拍拍宋诗的后背,一脸慈祥问道:“诗诗谈过恋爱吗?”

  “废话,二十多岁奔三的人了谁还没谈过恋爱??”

  周藻:“……”

  突然觉得自己被内涵了怎么办?

  “你觉得你前任怎么样?”

  宋诗愣了一下,平缓温和的表情突然变得咬牙切齿起来:“死渣男。”

  “有机会我想在他头顶蹦迪。”

  周藻淡定回答:“这不是巧了吗?”

  宋诗有点吃惊了:“阿这…你们是前任的关系啊??”

  也难怪两人给旁人的感觉是相识已久了。

  周藻走到小冰箱边拿了盒冰酸奶,一口喝下去神清气爽。

  “倒也不是前任。”

  “就是我上次采访里说的那个——”

  “没有恋成功的初恋。”

  那场采访宋诗有点印象,本来以为她只不过是为了应对主持人的问题随口扯的回答,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还是表白被拒绝的那种不成功。

  这男人吧,还真是应了那句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宋诗叹了口气,勾着周藻的胳膊笑道:“明天回去后有空吗?”

  周藻想了一下,杀青了自然是回家休养几天,便道:“有,怎么了?”

  “当然是带你出去玩,多交交朋友。”

  宋诗摆出一副姐姐带你出去浪一浪的的气势。

  她入圈早,圈内的前辈和后生相熟的人多,还怕找不到一个合周藻心意的小帅哥吗?

  周藻沉默了一下,爽快的应了一声好。

  她本就不该排斥认识结交新的人,这没道理。

  而沈致更不会也不能成为这个道理。

  第二天下午,周藻推着行李箱出机场,林荫道树叶沙沙作响,在地上映出斑驳的光影。

  慕城已经到了飞柳絮的季节了,周藻从前觉得什么古词里形容雪“未若柳絮因风起。”还相当唯美浪漫,现在只希望天降大雨让这些烦人的小东西趴在地上起不来。

  好在公众人物走到哪里都戴着口罩,简称半永久。

  几步开外,一身黑色针织衫的男子立于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因为身形气质出挑,哪怕口罩挡住脸也惹得路过的小姑娘回头多看两眼。

  周藻还以为自己来回奔波,晕头转向看错了。

  沈致已经背着手迈着长腿一步步走了过来,川流不息的乘客似乎都静止成了他的背景板。

  也就几个瞬间,他已经贴近了她面前,微微俯下身,下颌快蹭到她的鼻尖,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馥郁浓香让空气都热烈了几分。

  旁人眼中像极了小别重逢的一对热恋情人。

  沈致眼里笑得明亮真诚,他温温柔柔懒着嗓子说着祝贺:“周周,杀青快乐。”

舟别遇

藻妹:“我要喝酒烫头蹦迪。”   沈狗:“你想都不要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