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23

玫瑰语 舟别遇 3580 2020-05-24 17:23:33

  周藻深觉自己现在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经历了他莫名出现在自己酒店房间对面,又经历了他突然玩的这手接机操作,这会面对沈致的柔情攻势居然还能淡淡的道了声谢。

  他看起来,还真是在追自己的样子。

  抬手看了眼手表,三点钟,离跟宋诗约好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幸运的话她还能回家补个觉。

  看时间的小动作落进沈致眼里,他有意无意的问:“你有事情吗?”

  周藻自然回答:“有约。”

  两个字让人无限遐想,约了谁?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时间?能让她飞机一落地就期待着要赴的约,对方一定很重要吧?

  沈致微微紧了手心,花束在掌中被用力握出深陷凹痕。

  周藻没放过这点细节,抢救过玫瑰,轻轻嗤了一声:“你又发哪门子疯?”

  他被她紧张玫瑰花的举动取悦了一点,神情也不再暗淡沉闷。

  “周周要去约会吗?”

  “不可以吗?”

  淡淡反问表示肯定,周藻推着行李箱往路边走准备打车回家,沈致那辆惹眼的越野就在机场旁边的停靠点停着。

  “我送你回家,这边不好打车。”

  “……”

  等了二十分钟,路过的出租车要么都有客要么正去接人,周藻坐在行李箱上,下巴抵着拉杆叹气,真是天意如此。

  沈致好笑的看她拉开车门坐进了后座,自己把箱子放好然后发动车子。

  她其实没什么睡意,车里空调开的温度低了点,气温低,人就更清醒。

  开着车的那人从副驾驶甩了个薄毯过来。

  沈致有点无奈,本来就是知道她怕冷所以备着的,结果小姑娘钻后面坐去了。

  两人谁也没再提约不约会的话题,沈致找着话题闲聊:“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周藻思考一下,打趣道:“没准退出娱乐圈回去继承家产。”

  他从前也曾经开过她这样的玩笑,那会周藻还一脸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的执拗。可现在不知怎么了,他居然觉得小姑娘这句话有几分认真的态度。

  周藻想起来上飞机之前外公说让她带沈致回老宅吃顿饭,她借着登机的由头挂了电话。

  静思片刻,对沈致说:“晚上你去我家吃顿饭。”

  “你不是有约吗?”

  周藻边看外公的微信轰炸边应道:“老宅。”

  “我外公说要感谢你在媒体面前帮我说话。”

  沈致没什么反应,随口问一句:“那你呢?”

  周藻觉得他明知故问,极其强调的答:“我不回去。”

  “我是说——”

  “那你呢?你有想要感谢我吗?”

  沈致问完就沉默了,修长的指节抬起在方向盘上扣了一下,似乎是经过了小段内心挣扎才别扭的解释:“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因为想要你对我千恩万谢才去做这些事。

  后半句他没说出来,周藻却心领神会。

  晨起暮归的野兽原来也有乖顺的时候。

  说不感谢——

  那自然是骗人的。

  周藻承认,看到他对着镜头说的那些话,她甚至是心动的。

  就像网上无数冒着粉色泡泡的少女一样。

  媒体下他既坦诚又护短的顾着自己,撩动人心的手段炉火纯青。

  可惜,森林里掉进陷阱受过伤逃命出来的动物下次看到现成的猎物也会懂得规避风险。

  周藻盯着他的袖口看,细碎阳光落在针织上留下一层金色的绒毛,绒线织成的繁复独特暗纹让一件简单的纯黑上衣也显得低调又精致。

  她笑了:“谢谢你。”

  饶是简单三个字,沈公子生意场上游刃有余,看人识人的本事高明精确。

  这句话他听懂了。

  周藻不是在客套公式化的装模作样道谢,她是发自内心的脱口而出。

  “既然谢我,能不能把我从黑名单放出来?”

  声音无辜还带点委屈。

  虽然是害她过敏一次,但总归心意是好的吧?结果自己宿醉睡醒就发现电话微信通通被拉黑,倒是一个不落。

  周藻迟疑片刻,点点头说好。

  车子停下来,周藻偏头往窗外看,已经到了自己熟悉的公寓楼下。

  这么长时间她好像还是头一回心平气和的好好跟他说话,聊了几句居然就到家了。

  难怪顾迟迟总跟她抱怨工作起来简直时间不等人。

  周藻先他一步去后备箱取箱子,打开的一瞬间被满目的红玫瑰惊到,她奶白色的行李箱压在中间显得尤其格格不入。

  怎么回事?沈氏要破产了?沈致都开始倒卖玫瑰花了吗?

  当然——

  不可能。

  排除所有不可能后的那个可能性就是,这些花是送给她的。

  沈致踱到跟前,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应对。

  这花吧,本来是想要送给她的,结果方才人多又怕给她惹什么狗仔就没打开给她看。这会玫瑰在车里闷久了,蔫巴巴的失了生机,更送不出手了。

  “梁宙开了个花店——他送我的。”

  还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他说的认真无比。

  周藻半信半疑也没戳穿他那点别扭的面子,乐呵呵的笑:“可以啊,你们怎么gay里gay气的?”

  沈致:“……”

  “周周。”

  “恩?”

  沈致抬手把她压在挎包链条下的发丝理了出来,指尖温柔的挑起一缕发摩挲,男人天生的身高优势在这一刻显得淋漓尽致,周藻皱了眉往后退一步听到他说:

  “跟我回去吃饭吧?”

  她拉过行李箱要往楼里走,回去吃饭就代表着她不能出去约会。

  啧,男人。

  “不回。”

  夜生活难道不美好吗?喝酒蹦迪难道不诱人吗?

  心里这样想着,周藻上了楼第一件事还是去了阳台边,她养的几株植物差不多快全军覆没了,然而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往下看时,楼下的那人还没走,正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车没发动。

  周藻去厨房装了壶水烧茶回来,那辆蛰伏的越野还停在那里。差点以为早已人去车空的时候,车身缓缓移动出了视野。

  日光晴朗强烈,照得她几乎快看不清手机屏幕上的字。

  最后还是给宋诗发了条微信:【今晚的聚会我就不去了qwq】

  一来她有点疲惫,二来——

  周藻取过水龙头旁边的小喷壶给幸存的几盆绿浇水,边忙活边低低的骂了一声:“老混蛋。”

  宋诗回的挺快:【妹妹你还是道行太浅阿】

  周藻:【嘤嘤嘤嘤嘤嘤嘤~】

  宋诗:【得了吧你,后悔了记得来找我哦,地址给你。】

   

  周家。

  车刚入门,陈伯就迎了出来,左看看又看看,结果愣是没找到自家小姐。

  沈致笑了一下,好心帮她打掩护:“周周工作忙。”

  像极了古代被丈夫冷落了还痴心不改的女子。

  陈伯还没说话,老爷子跟着一脸看透:“什么工作忙,她那破戏不是刚拍完吗?”

  “去去去,给我打电话,今晚必须得给我回来吃饭。”

  他不管两个小辈平日里是怎么相处的,但小沈着实帮了大忙,于情于理她都不应该这么冷淡。

  电话拨了出去,陈伯开了个免提,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来。

  那头传来一声语气不善的喂?

  安安静静的,不像是在外面。

  沈致垂眼看了一下表盘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半。

  若是有约,怕是早就出了门。

  “你还知道接电话,怎么?这是也不打算要我这个外公了?”

  周藻蒙在被子里揉揉头发,瓮声瓮气,戏很足的装可怜:“我这来回跑跟个小陀螺似的,您就让我睡会,困死了。”

  老爷子听她是真的在睡觉,还是心疼她,放柔和了声音无奈道:“吃顿饭一个小时的时间,吃完你再跟小沈一块儿回去不行吗?”

  沈致扬了扬眉,劝了一声:“周爷爷,您让她睡吧,回头我把饭菜打包带过去。”

  周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咬咬牙挂了电话。

  那边周藻被吵醒后非常不爽的在床上翻滚了两下,脑袋慢慢的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些话全部是当着沈狗子的话说的。

  “我…”艹

  还是没把后面那个字骂出来,也没了多少睡意,周藻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的水晶吊灯发呆。

  端的高贵冷艳拒绝人家一块回去吃饭的请求,这会饿着肚子在家睡觉,还当着他的面被亲外公训了一通。

  太丢人了。

  她翻到宋诗的微信,最后一条是某家酒吧的地址定位。

  周藻:【姐妹我来了!】

  睡个p阿?起来蹦迪去了。

   

  洗净脸,卷头发,挑衣服,顺便还化了个非常妖艳贱货的妆容,周藻心满意足的蹬上黑色镶碎钻的小高跟出了门。

  到的时候一群人已经玩的挺嗨了,摇骰子的摇骰子,拼酒的拼酒。

  有几个还是她眼熟的面孔,一个圈里的,纵然没有交集也免不了有点了解。

  比如说,右边那位搂着美女半醉的,可不就是某选秀综艺刚出道的小男生。

  粉丝对他的评价是清纯懵懂校草男。

  周藻:呵呵。

  酒吧灯光花里胡哨,舞池里群魔乱舞。

  宋诗道:“我姐们来了,你们都给我规矩点。”

  一桌人的目光落在刚放下包落座的女人身上,几个新人很懂的打了招呼。

  “周藻姐好~”

  宋诗坐在她身侧,打量一眼她的妆。

  绯色眼影晕染,眼线上调,睫毛也刷的分明细致,垂眸间更显得艳丽娇媚。

  她本来是气质偏冷的那一挂,偏偏适合美艳的妆,两种矛盾的韵味碰撞出勾人的火花。

  宋诗:“女人,你不说不来了吗?”

  周藻勾了勾哑光红唇开玩笑:“这不是舍不得大片森林吗?”

  宋诗满脸写着我是老实人你不能诓我几个大字。

  鼓点带嗨了全吧气氛,周藻拿手机随意拍了两张酒桌的照片。

  觥筹交错,各种酒瓶子倒一片,正中的那只透明水晶玻璃杯口还有道淡淡的玫色口红痕,五彩灯光下显得十分暧昧绮丽。

   

  ——

  周家,沈致吃完饭吩咐厨房打包了一份饭菜,得空拿出手机翻开今天才好不容易加上的某个微信。

  周藻的头像是一张暗色的侧脸剪影,从姣好的面部轮廓可以认出这是本人的照片。

  沈致带几分探究的点进她的朋友圈,最新的一条来自十分钟前。

  张嫂瞧见他方才还带笑的神情这会已经褪得没了几分温度,试探着开口:“沈先生,饭盒装好了。”

  沈致回过神来道了谢,拇指按在那几张照片上,目光沉沉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底下定位是闹市区的一家音乐酒吧。

  还配了句诗:“谁知江上酒。”

   

  他向来对各种诗集不够精通了解,好像周藻就是一个读各种稀奇古怪的诗长大的小姑娘,骨子里就刻着书卷气的浪漫。

  当初高中时路子很野的追着他跑,也曾亲手写过什么风花雪月的诗句给他。

  小半生没怎么在国内待过的沈公子不知道这句诗的下一句是——

  “还与故人倾。”

   

   

   

   

   

   

   

   

   

   

   

舟别遇

忙着云毕业的琐事更得慢   携沈狗给大家跪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