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24

玫瑰语 舟别遇 3244 2020-05-28 09:56:18

  他日常少有看朋友圈的习惯,这会翻着周藻的动态从今天看到了今年。

  也就是和小姐妹吃喝玩乐的琐碎日常。

  的确是充满少女气息的朋友圈。

  翻来翻去又翻回那张照片,桌子上面摆着好几个玻璃杯,至少——

  不是两个人的单独约会不是吗?

  车子停在花坛边,从车窗看出去,山茶开的生机盎然,像极了某个元气满满的小姑娘。

  原来所谓的心仪不仅仅是我见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

  还是我见众生皆是你。

  沈致仰起头闭着眼,左手懒散搭在眼皮上挡住路灯的橘色暖光,另一只手熟练的摸索到烟盒,习惯性的去找一支烟。

  然而——

  烟盒空了。

  入夜会让人的心事发酵起来,就像腐坏的水果粮食能酿成美酒,一些慢慢滋生出来的念头也会让人微醺。

  从现在的位置开车去闹市区,不过十几分钟。

  他头一次觉得自己这样一个人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起来。

  哪怕每次在暗涌四起的谈判桌上,他也向来处变不惊,自信沉稳。

  可这会,他却不知道该不该去找她。

  有点烦躁的把烟盒随手一甩,再去拿手机点到让他心烦意乱的始作俑者的对话框上。

  对话停留在加好友自动发的那一句。

   

  ——

  周藻手机就放在身侧空着的沙发上,指尖不小心点开某人的那一条,左上角反反复复的冒出对方正在输入。

  几个字消失了又出现又消失,显得头像下的那人很沉不住气。

  宋诗瞥了一眼,意味深长的道:“藻妹,手机忘锁屏了。”

  某个小歌星今晚一直跟她搭腔,这会寻到机会说话,连着身子都往她这边倾了几度。

  “藻妹今晚兴致不高阿?”

  “还行。”

  不咸不淡的两个字回应,堵得他哑口无言不知怎么接话。

  周藻合上手机,可偏有人跟她作对似的来了条信息,屏幕光微弱,她还是看清了那句话。

  不止她看清楚了,那小歌星还非常自来熟的把那句话念了遍。

  “周周,早点回来。”

  众人接二连三发出阴阳怪气的一阵哇哦,听得她全身不适抵触。

  汉字博大精深,这句话的妙处就在回来两个字上。若是普通的一句早点回家,还可以解释着说是家人朋友的嘱咐。

  可是早点回来——

  不论怎么解读,都意味着回到某个人身边。

  宋诗察觉到她整个人的感觉都变了,先前最多是提不起兴致,现在基本是随时掀桌子走人。

  发信息的人是谁,她多半也猜得出来。

  又有哪个没眼色的小明星出声:

  “周藻姐这是家里有人等着呢?”

  她是出了名的绯闻女王,这一桌子人内心指不定在猜测手机里那位会是那个走红的流量小生。

  周藻不置可否,捏着手里的玻璃杯摇晃得冰块哐当作响。走人自然是不能走人的,这种局总要给足宋诗的面子。

  红唇一勾,沾酒水后泛着莹润的光泽,像待人采摘的熟透樱桃。

  “说笑了,哪有人?”

  小明星听她这样说,得寸进尺的微仰着下巴,脸上的脂粉气比周藻还要重几分。

  一开口是自以为勾人的刻意压下的劣质气泡低音嗓:“周藻姐看我像不像你家里的人?”

  一帮人起哄起来,闹得这桌像是表白现场似的。

  周藻维持着没什么温度的笑容,不动声色的把胳膊从小明星靠近的方向收回来,正准备回答的时候,头顶沉沉落下一道带着威胁的低磁嗓音。

  有人先一步替她给了答案。

  “你觉得你配吗?”

  轻视又骄横,不可一世。

  周藻心一惊,坐着回头看了一眼,沈致已经走到了身后,双手撑着她后背靠着的沙发耸起肩。从这个角度刚好看到他凸起的小节喉咙以及线条优越的下颌线。

  这样站在她身后笼罩成一个半圆,摆出十足的占有欲和保护姿态,像狮子捍卫自己的领地一样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小明星家里也多少有点背景,听完这句话也被逗笑了:“我他妈配不配轮得到你问?”

  “你他妈谁啊?”

  沈致歪头不带情绪,目光若有若无落在小明星先前搭在周藻身侧的手上。

  “你不是不过来的?”

  他发信息让她早点回去难道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周藻看到他突然有点笑意,意识到这句话问得好像她特别期待他来似的。

  沈致这才打量注意她的妆容,每处都精致讲究,偏偏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一抬手并不温柔的揉乱她额前的碎发。

  “小丑八怪。”

  周藻吹胡子瞪眼拧着眉怒视他:“???”

  您哪位您有事吗?

  把我扔人堆里那我也是人群里最闪亮的靓仔,居然说我是丑八怪???

  两人这会的小互动气氛暧昧,仿佛旁边的人都不存在似的,尤其被晾在一旁无视的小明星心里更是不爽。

  宋诗使了个眼色,警告他别再闹什么幺蛾子。

  然而对方自带信号屏蔽仪,依旧不知死活的紧追不舍,“藻妹,这人你认识啊?”

  宋诗:“……”

  真不知道你是真二还是装二,人家这甜蜜的小动作刚结束,你居然还能问出这种问题?

  沈致虽然很想安静欣赏她现在被他蹂躏的头发乱糟糟的模样,奈何旁边一只烦人的玩意儿不停跟周藻搭话,在他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的觊觎他家小姑娘。

  长腿一抬落坐在周藻旁边,左胳膊搭在靠背上时卫衣袖子惯性往上抽了一小截,露出只泛着银光的表盘。

  兴许今天没去公司,随意穿了件没有装饰的纯黑色的连帽卫衣,露出后颈下小片白的发光的皮肤。

  裹着九分牛仔裤的修长双腿懒散的搭着,举止之间浑身散发着肆意跋扈的少年气,又傲又野。

  倒像是今天做局的是他。

  沈致玩味的扫了一眼小明星,张口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是她家里的那位。”

  对方显然不信,只当他是周藻的疯狂追求者。

  “我说这位兄弟,追人也要分个先来后到吧?”

  沈致眼神凛冽了几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方才蠢蠢欲动的右手,答非所问道:“手可是个好东西。”

  小明星也懵了一下,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转换得这么快。

  他已经收了笑容,眸子里墨色化不开,克制隐忍着什么情绪,更像是害怕再吓到某个人。

  周藻迅速扯了一下他的衣角,满脸写着你想干什么的疑问。

  宋诗听明白了,心里暗道一声不妙,客客气气的明知故问:“沈总,现在怎么来我这地了?”

  小明星回想了一下圈内有没有什么沈总的名号,一阵头脑风暴后终于把眼前人跟前些日子和周藻传绯闻的沈家太子爷对上了。

  这会反应过来有点欲哭无泪,自己这特么是在作死阿?跟自己最大的大老板抢女人???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衣着打扮看起来说是学生也不为过的少年会是总部的雷厉风行的太子爷?

  想清楚后生无可恋的靠在沙发上,顿时觉得星途一片黑暗。

  沈致没注意到这些小变化,简单的回答宋诗的问题:“来接她回家。”

  说这句话时看的却是周藻的脸。

  看过她清汤寡水不施粉黛的脸,这会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甚至有亲手给她卸个妆的冲动。

  周藻凉凉道:“看什么看,这是我画过最一气呵成的眼线。”

  “丑八怪。”

  “???”

  合着现在连小字都不加了?小丑八怪好歹还有点温柔宠溺的味道吧?

  因为沈致的到来,一群年轻人拘束了不少,聊起天也不像之前那样满嘴跑火车,甚至这会还聊起了正事。

  有人提问:

  “欸,你们那剧杀青了该准备商演了吧?”

  方才的小明星:

  “老板娘,你说是吧?”

  周藻愣了一下,老板娘?哪有老板娘?酒吧老板娘?

  小明星旁边的朋友揶揄他:“陈驰,求生欲很强阿?”

  “哈哈哈哈哈哈。”

  “论我撬大老板墙角被发现后如何自救?”

  “可以啊,出本书吧哈哈哈哈。”

  周藻:哦,喊的是我阿?

  沈致从善如流,提起她的挎包站起身来,笑道:“老板娘,走吧?”

  周藻跟宋诗告了别然后带头走在前面,吊带裙露出一大片瘦削的肩和蝴蝶骨,裙摆处随着走路的动作荡漾出墨绿的纹路。

  高跟鞋走的稳稳当当步步生风,冷不防被一道力量拽住手腕往旁边的的走道口拉了过去。

  动作蛮横也不失温柔。

  沈致脱了卫衣,身上只一件纯白的工字背心,从臂膀到手腕的肌肉线条流畅好看,彰显着主人昭昭的少年气息。

  下一秒那件带着木质清香和薄薄体温的卫衣外套就落在了周藻头上,短暂的两秒钟黑暗,小脑袋瓜从领口钻出来瞪着他。

  “你干嘛?”

  这下好了,不仅头发乱,连带着口红都蹭花了。

  沈致好心道:“外面冷。”

  他没说谎,昼夜温差,夜里又起了风,确实是有点冷的。

  虽然他给她套衣服的初衷——

  是极其不愿意旁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酒吧内部灯光昏暗不明,走道却是敞亮,好像一下要把人从心猿意马的酒场拉扯到清醒的现实中来。

  这里灯光明亮,周藻垂眼看到他小臂上一道狰狞的疤痕,哪怕不是新鲜伤口,还是泛着淡粉色,一眼能看出当时划痕有多深多狠。

  脑袋自动搜罗到当初烧烤夜摊,张瓷他们一群人聊的八卦,回忆一点点跟眼前这道疤对上了。

  周藻方才还要跟他发的那通小脾气自动偃旗息鼓,默了一阵,最终满眼的烦闷只剩下了心疼。

  她也突然意识到,时隔五年她那些极力压制藏匿着的小情愫,明目张胆说出来不过是——

  她还在意眼前这个人。

  非常的,本能般的。

  在意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