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玫瑰语

chapter25

玫瑰语 舟别遇 3149 2020-06-03 18:16:52

  沈致下意识把胳膊往背后藏,也没了方才威胁人家小明星的狠劲,甚至躲着不敢对上她抬头探视的眸光。

  到底是怕吓着她,更怕她嫌恶疤痕丑陋。

  每一道疤痕都有它背后的故事,或许是童年学步的摔伤,也或许是见义勇为的荣耀,而他这一道——

  偏偏是最不能让她瞧见的,他最阴暗隐晦的那一面。

  五年时间赋予他几分男人的沉稳,这时的局促不安显得有点矛盾,却又恰到好处的让她心疼。

  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周藻去牵他的胳膊,声音有点哑,开口似乎随意客套一句:“疼吗?”

  好歹是叔伯辈的长辈,怎么忍心对他下狠手。

  周家跟沈家到底还是有点区别的,老爷子就周离一个女儿,周藻从小在大院撒欢,没受过什么拘束,家属院的叔叔阿姨都惯着她,说是被捧着长大的也不为过。

  她本以为,沈致也是这样的人。

  至少,五年后的他不是。

  周藻的指腹落在骇人的轮廓边缘,突然想到之前在酒店的那次,她因为拍落水的戏份而发烧,他守了她整夜。

  甚至还注意到她磕破的膝盖,叫助理送了药膏和创可贴。如今膝上的伤口早已愈合,结痂落下后连道浅痕都没留下。

  他僵着手肘任她去看,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轻声答:“不疼。”

  “你骗鬼呢?”

  先前还要跟他势不两立的人这会眼里盛着的全是心疼,不遮不掩,完完全全的取悦到他。

  沈致顺势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起来,俯下身笑意满满道:“小姑娘,还是心太软阿?”

  陈年一道旧伤口也能惹得她难过起来。

  他没用多大力气,周藻轻而易举的甩开他的手装模作样的冷哼:“疼死你算了。”

  酒吧外夜色已浓,衣香鬓影,华灯初上。

  沈致快步追上她,手插着兜跟在她身后走。

  “周周,你别走那么快—”

  “万一崴到脚了怎么办嗯?”

  周藻不理他,冷艳的想:笑话,当初她在剧里穿着高跟鞋跑的时候都没崴过脚,全剧组谁不夸她一声藻妹nb?

  “周周,百花底下准备做一档综艺,你有兴趣吗?”

  “没有。”

  “周周,我这有个剧本不错,你应该会喜欢的?”

  “不会。”

  ……

  “周周,你承认吧,你就是还喜欢我。”

  周藻停下了脚步,没转身,眺望夜景的眼极其轻微的弯了个笑的弧度。

  喜欢就是喜欢,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

  “是啊。”

  沈致也顿住了,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的坦诚,愣怔过后是猝不及防撞了满怀的欢喜,连慕城夜晚的冷风都变得温柔起来,吹得四肢百骸连带着血管奔涌的血液都炽热激荡。

  “你说什么?”

  必须要再确定一下。

  周藻好笑的转身,咫尺之间肉眼可见他的紧张。

  “我说我就是还喜欢你。”

  若真是一点儿不在乎了,何必处处跟他较劲,一言一语你来我往间非要占得上风。

  她也说不清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不理智的样子像极了准备激情犯罪。

  倒是也落得个洒脱。

  然而喜不喜欢跟在不在一起,终究是有区别的。

  沈致稳了稳呼吸,极敏锐的get到这句话背后的意思。

  老子就是还喜欢你,但老子就是不想跟你在一起?她大概是这样的内心。

  然而这有什么?这些都不重要。

  至少目前看来,她还是那个心里眼里都是他的小姑娘就足够了。

  沈致失笑,路灯下白衬加水洗蓝牛仔,脚上一双白得发光的休闲鞋,插着兜越发像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周藻默默吐槽时光对他的偏爱,又觉得他有点装嫩的嫌疑,联想到自己总挂在口边的弟弟长弟弟短弟弟又乖又甜。

  “周周,我帮你挡了烂桃花。”

  “你该谢谢我的。”

  ……

  周藻眼尾一抽,您何止是挡了烂桃花?您差点把这朵小桃花摧残了。

  不过——

  靠,这台词怎么这么熟悉?

  “你最近路子很野阿?”偷她的陈年旧词用的倒是顺口。

  小姑娘裹着他的卫衣凑过来,两个人身上同样的气息交缠绕啊绕,简直让人再深入沦陷。

  开口是甜糯糯喊他的名字,一如高中时无数次在他面前卖乖装甜撒娇。

  “沈致~呀”

  “嗯?”

  他饶有兴致的听下文,周藻半开玩笑半认真道:“没人跟你说高中的小姑娘最好骗了吗?”

  “我现在已经不好骗了。”

  街边没什么路人,她还是下意识拉上口罩然后去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上了车才发觉,自己忘记把衣服还他了。

  宋诗发信息过来道歉,说是没想到她的朋友会看不懂眼色,一番话说的好像今晚的小明星是插足她跟沈致感情的第三者似的。

  周藻想了想,人家也没做错什么,本就是寻乐子的风月场所,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多正常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自己跟沈致较什么劲。

  或许就是看不得他胸有成竹稳如泰山一副她非他不可的模样,又有点讨厌确实还总为他加速跳动的那颗心脏。

  说白了,她太清楚自己是什么德性了。

  其实自尊心强到骨子里,这辈子也就没脸没皮黏着他那一年放下了所有的骄傲。

  凛凛傲骨只剩满腔温柔,最后温柔摔的粉碎,连直视镜子里那个人的勇气都没有。

  周藻给司机师傅报了地址,算是微醺的闭目养神,脑袋里却清醒的要命。

  她大学修的是经济学,年年专业第一的水准却在保研前夕放弃了名额。

  从被星探发现到签约流程走的水到渠成,后来专业导师口上也说些祝她大红大紫的客套话,她还是能敏感的读懂恩师语气中掩不住的失望。

  根正苗红的祖国小栋梁转眼就成了流言蜚语里的小花瓶,不少人都觉得她选错了路。

  没有人知道拿学科金奖拿到手软的学霸小女神怎么突然就转了心意跑去娱乐圈体验人间疾苦了。

  司机恰到好处的打断回忆。

  “姑娘,到了。”

  往事如隔山水,再睁眼物非人也非。

  得,余情未了不知如何是好,那就只能——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出了电梯,周藻边找钥匙边翻出软件订机票,进了屋第一件事就是找行李箱然后翻箱倒柜收拾衣服。

  期间手机闪烁两次,

  顾迟迟:【我明天出差回去,约不约姐妹?】

  顾迟迟:【你那剧拍完了什么打算啊?真就不签公司?】

  周藻啪嗒一声落上扣,心满意足的提起箱子,直接了当的一张订票信息截图发过去。

  周藻:【退圈出门环游世界。】

  顾迟迟:【???】

  顾迟迟:【姓沈的刺激你了??】

  周藻:【……】

  管这么多做什么?毕竟人生苦短。

  逍遥快活一天是一天不是吗?

  第二日,《江南》剧组的杀青宴按期举行,导演制作演员聚了一屋子,主位上坐着的投资方不动筷子,反倒是捏着手里的巧克力糖把玩。

  几分钟之后沈致抬眼疏离的道了一声:“你们随意。”

  宋诗瞥了眼,觉得他兴致缺缺的样子跟昨晚的周藻简直一模一样。

  剧组成员都知道周藻今天有事不来,可大概,眼前这位是被蒙在鼓里的。

  一顿饭还算愉快,临了的时候宋诗很懂的压低声音说:“沈总,藻妹是临时有事,不是故意躲着你。”

  他点了下头,下意识去翻朋友圈的动态,想找一找能否看到某个人的动态。

  一众朋友下面,入目先是一片粉的八重樱,最后一张图是日本天空树。小姑娘未配只言片语,他却能想象到她赏花游玩时的神态种种。

  沈致眯了眯眼,这哪里叫不是故意躲着他?这都躲到国外去了。

  宋诗显然没看到这条动态,还以为自己撮合了这对别扭来别扭去的痴男怨女。

  到底是明星,东京旅游的中国人又多,走在路上难免被认出来求张合影。于是——

  照片被传到网上,周藻穿着淡绯色和服的生图又带动了一条热搜。

  【我们藻这就是完完全全的元气少女!】

  【靠,我还没从旗袍藻的美貌中走出来呢?】

  【英雄难过美人关,难怪沈致那样的人物也栽在藻妹石榴裙下。】

  徐助理觉得自己老板太不对劲了,一个工作起来简直是心无旁骛的人这会竟然拿着手机蹙着眉刷了半个多小时。

  好奇心大过求生欲的瞄了一眼,屏幕上身段窈窕有致的背影可不就是今晚没来杀青宴的周小姐。

  这样一想,倒也说的通了。

  这样的老板,身上也总算有了点人情味,变得有血有肉像个丰富完整的人了。

  ——

  周藻跟地陪小姐姐在外逛了一天回到民宿,矫揉造作的对着方桌上一盘精美的樱花糕点摆拍,这家的后院种了几树染井吉野樱,但是花期比较早,如今已经过了观赏期。

  初到异地的新鲜感加上飞机上又睡了小会,周藻没什么睡意,披了外套坐在露台上吃吃喝喝。

  单反里存着不少照片,她正准备传到平板里仔细选择一番,微信右下角冒出一个小红点。

  一看时间,深夜凌晨两点。

  也不知是哪个夜猫子还在朋友圈伤春悲秋,感怀人生。

  点进去——

  文案:

  【你不在,月亮一点也不圆。】

  配图是一轮圆月,周藻翻了下日历,今天是农历十六。

  老人家常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又说,掷一枚硬币月儿圆,两面都是想念你。

  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这条仿佛深夜情感解析一样的朋友圈出自于——

  沈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