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的老祖宗

我的老祖宗

辞花皖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4-19上架
  • 251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我是你…呸!你是我祖宗

我的老祖宗 辞花皖 2518 2020-04-17 22:45:56

  哧啦——

  厚重的窗帘被拉开后,女人转身去晃床上睡的像小猪一样的女儿。

  “小渔啊,快起床啦,今天清明要去祠堂祭祖的,可不能迟到了。”

  “知道啦——这就起床这就起床了。”

  被妈妈晃醒的江渔满肚子起床气,眼都还没睁开,皱着眉头委屈地吸了吸鼻子。

  过了两分钟,逐渐清醒的小姑娘拢紧胸口的被子,眨巴眨巴睁开眼茫然看向窗外灰蒙蒙的天,再拿过床头的闹钟一看。

  好样的,凌晨五点。

  强忍着睡意起床洗漱,选一套素净的衣服,穿戴整齐后,一家人便开着车出发去祠堂了。

  嚼着面包的江渔有些呆滞看着窗外飘然婆娑的大雾,开着车的父亲又在说着祖上的事迹。江渔从小听到大,早已记的滚瓜烂熟。

  “还真是有点骄傲呢,我们祖上……”

  竟然有一位皇帝呢,而且还是一位千古名帝。

  “要是生在古代啊……”

  我们家就是皇亲国戚啊~

  啧啧啧。现在可是人人平等的社会哦,所以老爸你也只能做做美梦啦。在内心默默吐槽的江渔没忍住笑着叹了口气。

  开车的老父亲捕捉到笑意后当即点名:“小渔还记得他叫什么吗?”

  机警的小姑娘立刻端正态度朗声:

  “当然记得啦,他叫鱼锦衍。”

  祠堂——

  乌泱泱一大片人低声交谈,直到几个中年人簇拥着一位老太太跨过门槛进来,人群才安静下来。

  老太太佝偻着背走到人群前,旁边有人高声喊了句:“大家都站好了,给祖宗行个礼。”

  江渔站在人群最后边,和几个表亲站在一起,看见太奶奶颤巍巍俯身跪下去,一大家子就跟着一起跪下去,跟着老人一起给牌位磕个三个头。

  行完礼起身,江渔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大家都安静出了祠堂,才开始相互问候起来。

  看着父母那辈人站在太奶奶身边,江渔自觉的走过去给老人问安“太奶奶好。”

  老人家闻声笑眯眯牵起她的手“这是小渔啊,都长这么大啦。”

  好耳熟的问候!依旧是在心里默默吐槽的江渔乖巧笑了笑,陪老人家说了两句话,便有叔叔伯伯上来寒暄,她也因此脱开了身,同妈妈眼神暗示了一下,便进去上香了。

  祠堂里香火缭绕,众多牌位摆的并不算整齐,只有最上边一个巍然而立。

  “鱼锦衍…真不愧是千古一帝啊。”看清了牌位上的字,心里默默想着果然是他啊,死后都这么有风范。

  江渔拈起桌上的香,借着火苗燃起缈缈两行青烟后恭敬插进坛子里,却没注意,抖落了香灰在她手上,烫出一点红印子来。

  江渔有点沮丧:给你上香还烫我。

  于是她拿起地上厚厚一摞纸钱放进火盆里,拍了拍手上香灰,江渔心满意足转身找父母去了。

  “那太奶奶再见啦,我们回家啦。”

  耗了一上午,大家又一起吃了个午饭。现在终于可以回家啦——

  开心的江渔声音也雀跃起来。

  回家路上,江渔悄悄掏出个玉扳指,向父母炫耀道:“爸妈你们看,这可是太奶奶给我的哦!”

  妈妈:“欸?你太奶奶给你玉扳指干嘛?”

  她故作委屈摸摸手,把扳指戴上去。

  “今天上香的时候被烫到了嘛,太奶奶说就给我遮疤痕…她还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哦,有可能就是鱼锦衍用过的哦!”说到这里,她故意提高了声调。

  “哇…太奶奶对你真好啊,我也好想要——”

  果然啊,听到鱼锦衍某位中年人就会兴致高昂,但即使这样也是没办法回到封建王朝的。

  回到家后江渔迫不及待的奔向了床。

  啊——我的床床,我需要睡眠,我需要温暖的被窝窝治愈我。

  “江渔你自己在家哦,我和你爸爸上班去啦。”

  “好~我知道啦。”可怜的爸爸妈妈啊,你们无法享受的假期,就由女儿我来替你们享受吧。

  钻进软软的被窝里,吃饱喝足的小姑娘立刻开始犯困。

  终于可以睡觉了……

  江渔做了个梦。

  梦里她是一条鱼,虽然经常被各种人喊小渔小鱼,但她还是更想做人啊!

  梦的最后,小鱼被捞进鱼缸里,看着玻璃折射出一尾火红的锦鲤,她居然有些欣慰。

  嗯…还是蛮好看的嘛。

  可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有只黑猫,冲她张开了血盆大口。

  啊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虽然是在做梦,但江渔依旧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突然,她的身子一顿,像是踩空了什么开始下坠。梦里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隐约还能看见那只猫舔了舔嘴角。

  梦终于要结束了,还真是可怕的梦呢……

  松了口气的江渔在下坠感中努力睁开了眼睛。当她看见一个巨大广场还有人群的时候,耳边的风声提醒她,事情并不简单。

  “我…是不是睁眼睁早了啊啊啊啊啊啊!!”

  在摔落的过程中她的心跳的快要飞出嗓子眼,所以在她被一位穿着盔甲的猛男接住并擒住脖子摁在地上的时候,柔弱小姑娘能做的只有腿软到躺在地上掉眼泪水。

  “谢…谢谢你啊…救了……”

  江渔抬头想向那位大哥道谢,却在看见他的脸时有些僵硬。

  她觉得,她可能是穿越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觉得呢,因为她的脖子好痛…啊不是,因为这位大哥穿着盔甲,而且当她抬头的时候,大哥使劲捏住了她的喉咙,满脸煞气问她。

  “何许人也!”

  她觉得她肯定是被当成刺客了,解释不清楚小命就没了的那种。

  “我…我不是刺客…我呜呜呜呜…我是好人…大哥求你了相信我…这是哪儿这是什么年啊嘤嘤嘤……”

  侍卫紧了紧手眉头一皱,将她五花大绑拎走了。

  江渔被绑的严严实实扔到地上,她看了看周围情况。嗯…戒备还真是森严,面前那顶黄色的轿子,应该就是皇帝了吧。

  “启禀皇上,此人并非习武之人,属下……”

  “还请皇上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坏人也不是刺客我只是迷路了唔……”

  被侍卫捂住嘴的江渔十分委屈,怎么还不让人说话呢?!

  金色帘幕下伸出一只手,并不需要这位皇帝自己动手,一旁的人已为他拉开帘子,还未等皇帝出来,她已经非常期待。

  这可是小说男主欸,这是小说男主吧,长得很帅又厉害又温柔的那种,是吧是吧是吧!!

  江渔瞪大了眼睛等人出来,而那男子也确实没让她失望,他身着华服身材高挑,眉眼深邃目光如剑,高鼻梁薄嘴唇,脸部轮廓明显,真乃丰神俊朗,气宇非凡。

  他摆了摆手,那侍卫便把手从江渔嘴上挪开了。于是江渔昂头看着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只是摔坏了脑子…请问现在是哪一年?”

  皇帝睥睨看她,没什么表情开了金口。

  “锦绣4年,你……”

  “锦绣4年…锦绣?!你…你是鱼锦衍?!你就是鱼锦衍吗?!”

  “大胆!小贼岂可直呼皇上名讳!”

  一旁侍卫尽数拔了刀,江渔身侧的侍卫更是已经将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冷兵器闪着寒光却是吓不到她了,她既兴奋又难以置信的盯着鱼锦衍。

  当事人挑了挑眉毛离她近了些,他看着面前身着异服的小姑娘泪痕未干,有点感到奇怪。

  “寡人便是鱼锦衍,你呢?也报上名来罢。”

  江渔咽了咽口水压下激动的心情,目光如炬看着他的眼睛,极其真诚小心翼翼道:

  “我叫江渔…我是你千年后的后人…”

  “你是我祖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