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数神l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4-19上架
  • 35470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数神l 2143 2020-04-17 00:40:07

  “紫色的恒星发暗,贪狼星座光色膨胀,天象诡异,难道……”

  男子面色阴沉,胸口剧烈的起伏。

  是凤魂!涅槃重生!

  远处天光微亮,星星点点的光芒如同棋盘上的棋子一般闪烁着微微弱弱的光,天幕如同一块黑布,遥远无边,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然,就在此时,本还明灭不定的一抹星光却如同受到了重击一般顷刻之间便暗淡了下去,与此同时,不远处本一片黯然的星却在转瞬之间将整个夜幕照亮,光芒亮的都有些刺眼。

  但,所有的变化也不过发生在睁眼闭眼之间,快的都让人来不及去琢磨。

  高台上的男子眉头紧皱,黑眸之中情绪意欲不明,有恐惧,却也有无奈,他沉沉的叹息一声,继而垂眸。

  千万年之间所有的变故最终也不过成为冰冷的书本上那寥寥数语罢了,若是有人记得还能被说起,若是无人记得,最终也不过会消散在岁月之中罢了。

  所暗之星为紫微,视为帝;刺目之星为贪狼,视为桃色。

  凉风顿起,吹起了高台上男男子长长的披风,也带起了一片冰冷,只怕此夜开始,天下便要不太平了吧?“唔……”

  冰冷的水兜头而下,强制性的让阮北笙醒了过来,她的双手十指受了夹刑,疼的快要感觉就要死了一般,但死哪里是这么容易的。

  冰水如同一把把小刀子一般扎在阮北笙的身上,简直生不如死。

  也不知是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一些,还是她的心格外的冷,阮北笙一度以为自己活不过这个冬天了,她被贬到役宫做宫女,一应的吃穿用度本就已经和猪狗差不多了,而今若是再犯错,那些仗势欺人的奴才岂能放过她?

  眼下已经深冬,方才下过雪的天璃国笼罩在一片雪白之中,众人都穿上了冬衣,然,阮北笙却还是一件单薄的袄子,说是袄子,其实里面不过象征性的几片稀稀拉拉的棉花,和那单衣也没有什么区别。

  被一盆冰水浇醒的阮北笙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之中,双手的疼痛现在都已经麻木了,但随即而来的却是小腹的不适,冰冷之中她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正在一点点的浸染自己的衣裙。

  “你到现在还不打算交代娴妃娘娘金锁的去向吗?”

  一个三十开外的宫女这会儿也打累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阮北笙,满脸的横肉看上去有些瘆人。

  “呵呵……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若是还有什么未曾用到的刑法只管用便是,找那么借口给谁瞧?”

  阮北笙冷哼一声,什么金锁,都不过就是用来折磨她的借口罢了,故而说或者不说都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

  那宫女似乎未曾想到阮北笙会这般的硬气,微微的一愣之后冷笑起来,她瞧了一眼阮北笙已经显形的小腹一眼,没有半分的怜悯。

  “你以为你是谁?都这个时候了还当自己是惠妃娘娘呢,你个贱人。”

  说罢,那宫女猛然一脚踹向了阮北笙,幸亏她的身子还算是灵活,那一脚踹到了她的肩膀上,堪堪的避开了她的小腹。

  那宫女未曾想到阮北笙还能躲开,顺势几鞭子抽在了阮北笙的身上。

  而与此同时,幽深的巷子之中有阴冷的风吹过,伴随着那冷风的是一个女人娇媚的笑声,但这个笑声听在阮北笙的耳中却格外的刺耳。

  “哎呦,这不是咱们的惠妃娘娘的么?怎的成了这般模样了?”

  那女子身上的黑狐裘皮大氅即便是在这暗夜之中还能莹莹发亮,那女子蹲下了身子平视着阮北笙,丝毫也不管那大氅有一半浸在了污水之中。

  阮北笙未曾多言,亮如星辰的眸子丝毫也不曾畏惧的回看着那女子。

  那女子有些懊恼,分明都这般光景了,然她还像是没事人一般。

  “我倒是不知,而今你都这般模样了,皇上和栖梧是否还会喜欢你呢?”

  女子企图伸手触碰阮北笙的脸颊,却在看到她脸上的血污之后收回了手,目光之中都满是嫌弃。

  话音方落,那女子却像是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一般明媚的笑开,如同怒放的花朵一般娇媚。

  “瞧我这记性,我怎么忘记了,栖梧可从未喜欢过你呢。”

  一向平稳冷静的阮北笙却在听闻了鱼栖梧的名字之后瞬间便乱了情绪,她明亮的眸子之中闪过了一丝怒气,“你知道什么?”

  阮南歌的笑意更深,“我知道什么?我只知道栖梧从未喜欢过你,若非如此的话,你怎会落到了这般的田地?”

  是啊,若是鱼栖梧真的喜欢她,她又怎会落到这般的田地呢?所有的一切其实也不过就是自己在自欺自人罢了。

  小腹的坠痛越来越明显,但再疼都比不上她心里的疼痛。

  这个时候阮北笙的思绪却格外的清醒,记忆如同洪水一般蜂拥而来。

  十三岁那个时候,那是阮北笙第一次在宫宴上见到鱼栖梧,那个时候的少年鲜衣怒马,好不风光。

  “北笙,原你在这里啊。”

  阮北笙回身,身后是一个陌生的少年,带着明媚的笑意,定定的瞧着她。

  那是他们缘分的开始,然,所谓的缘分不过就是一场误会罢了,她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才尚且明白,那一句“北笙”唤的并非她罢,但知晓了又能如何,一切便都已经开始。

  然,她却在这场错识之中同样也错付了芳心。

  直到现下,阮北笙都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个没有月亮的暗夜之中星辰却格外的亮,却终究亮不过鱼栖梧的眸子。

  他说:“北笙,助我登帝位好不好?”

  好不好?好不好?只要他是鱼栖梧,那么一切便没有什么不好的,故而她痛快的点了头。

  翌日她的名册便出现在了选秀太监的手中。

  之后她步步为营,成为了宠冠后宫的惠妃娘娘,但却不是他的惠妃,而是他的母妃,对,她成为了他父皇的女人,助他一步步的登上了太子之位。

  只是,阮北笙终究不知道,他在缠绵之中所唤的“北笙”究竟是如何模样?

  阮北笙以为自己已经忘却了该怎么哭泣,但那眼眶之中的温热是怎么回事?

  “若他真的喜欢你,而今你大着肚子沦落在此处,他在何处呢?你被宫人告发私通之际,他在何处呢?”

  看着阮北笙眼角的泪水,阮南歌的心底升腾起报复的快感,精致的脸蛋却有些扭曲。

  “一切都是你,若不是你,我为何会在此处,都是你,都是你……”

  因着阮南歌的声声质问,阮北笙歇斯底里的扑向了阮南歌,但小腹的疼痛让她动弹不得,也不过刚刚起身便被阮南歌狠狠的一脚踹了回去。

  阮北笙大口大口的喘息,但却无济于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