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26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数神l 4704 2020-05-15 00:00:00

  “好了,起来吧,太爱哥哥说什么时辰来见我,我还要去师父那练武呢。”鱼玄机向外张望,叹了一生气,她也不清楚这声声叹气是装的还是真的郁结于胸,哎,又想叹气了。

  阿环伺候鱼玄机梳妆,因为今日鱼玄机依旧只是理发,不整理妆容,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下来了,“太子殿下知道您每日练武,甚是辛苦,所以中午邀您到他宫中吃个饭。”

  鱼玄机点头,道:“我知道了,现在去师傅的宫中吧。”

  “是。”

  “师傅,徒儿给您请安了。”鱼玄机按照江湖的习气,给洛阳行礼。她看了这么多的戏文,这点知识还是知道的,她双手抱拳于胸,那一板一眼的样子让一旁的林觑笑开了花。

  洛阳放下杯盏,道:“起来吧,这些虚礼为师看不惯。”他风临国想来不讲究繁文缛节,只有像天璃这样富庶的国家才会没事干相处整人的法子。他们风临崇尚武力,自然对这些一跪一拜的嗤之以鼻了。

  鱼玄机乖巧的点头,她看向四周道:“怎么不见花美人?”

  “花美人还未起,今日殿下来的比往日早了许多,想必很痛苦啊。”林觑上下打量她,看她脂粉未抹,脸色比平日白了不少,但额头上那枚花钿倒是衬得她清秀不少。

  鱼玄机噘嘴,小手挠挠平整干净的头发,“林总卫还笑话我,字写得像蚯蚓一样,还嘲笑我赖床?”

  “什么?”林觑下意识环顾四周,生怕别人听到他一生的败笔,“这……只要你不泄露出去,我……我以后再也不嘲笑你赖床!”

  鱼玄机做了个鬼脸,不再看他,“师傅,今日晨练可要陪我?”鱼玄机好奇的问,洛阳一身短打,和平时长袍加身的模样大相径庭,难怪她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呢。

  “嗯,你绕着这个花园跑一个时辰,师傅在旁边练剑。”洛阳始终没有看她一眼,精致走在牡丹花旁边,纵身耍了个剑花。

  鱼玄机看得目瞪口呆,洛阳手中的落月剑随着洛阳的一起一落将牡丹花围绕他而飞舞,一静一动都自有神韵,一个转身一个跳跃都能让人神魂颠倒,顾盼生辉。

  她一圈一圈的跑着,但注意力全放在甩着剑风的男子,林觑在旁边不停的叫嚷着,让她心烦意乱。

  “动作快点,磨磨唧唧的是乌龟学步吗?”

  “再快一点,公主殿下,你就这点速度怎么逃命啊,敌人来了你连跑都跑不掉。”

  “……”

  鱼玄机大口喘气,她每次从林觑身边经过,都感觉五雷轰顶,她直想将他拉住往墙上撞,以解她心头之恨。若不是跑步的时候很说话很耗损气力,她早就想对他破口大骂:“林觑,你算什么东西,本公主的事情轮到你指手画脚了吗?小心我一脚踹死你!”

  人在风口浪尖上,不得不想他低头啊,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

  “在想什么磨磨唧唧的,还不给我快点。”

  林觑的声音拉回了她丰富但短暂的思绪,她想他扮了个嘴脸,加快了脚步。毕竟,她这是为她自己在努力,不是为了别人。

  鱼玄机感觉自己的心肝脾肺都不是自己的,她大口喘着粗气,嗓子疼的冒火,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烧灼了一般。

  “用鼻子呼吸,把嘴巴闭上。”清冷的声音传来,鱼玄机身上的热度减轻了不少。

  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呼吸力度,降下呼吸速度,深呼吸,吐气,慢慢的适应鼻子呼吸,尽量将嘴巴闭上。

  跑步不同于蹲马步,虽然腰酸腿疼,但麻木了以后便可以忽略不计。但跑步就像一头发了疯的毛驴,腿虽然还是自己的,但不听自己的使唤,只知道机械的往前跑,但身体上的疼痛还要努力承受。

  这也徐就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罢。

  “停!”

  鱼玄机应声停下,刚想毫不顾忌的趴在地上,奈何一只修长的手将她捞起来,命令她,哦,她现在头昏脑涨,就算有命令也听不懂了,她被强迫着向前走着。

  洛阳一步一步的带她向前走,听到她鼻子中喘的粗气,“深呼吸,试着自己走走,要不然晚上还得劳驾孤给你按摩。”

  鱼玄机不知道自己大脑这时候怎么转动的这么迅速,她忽然停住脚步,虚弱的说:“我太累了,不想走,晚上酸痛就酸痛罢。”反正她死都经历过,什么疼痛她还能够下得了她吗?

  洛阳眼睛撇过她晶亮的眸子,纵然机关算尽,还是被她昨晚的一句话纠缠了半夜:“你喜欢我吗?”

  “好,到时候可别怪孤手下留情啊。”洛阳眼波潋滟,将她拉到圆桌上,带她吃早膳。

  “君上,殿下她这样……”林觑不解的问道,这怎么走了几步就不走了,君上虽然疼爱这个丫头,自然是有分寸的,怎么反而害她呢?

  “好了,林总卫,是我太累了想要歇息,不关师傅的事,”虽然林觑一脸狐疑,还是被鱼玄机幸福的吃相转移了注意力。

  各种吃食,洛阳都是想着法子每天不重样的给她准备,小厨房每日还有休息时间,但自从这个小祖宗来了,每日都在研究吃食,既是风临国的,还有其他各国的,每天绞尽脑汁想出新花样,但每一样都得过来自家君上的眼。

  这样的心酸,看到公主吃的如此幸福,她们也就放心了。若她一个吃的不高兴,她们的小名也难保了。

  哎

  “师傅,这小酥真是好吃,是怎么做的?”鱼玄机好奇的问。

  洛阳仅仅瞥了一眼,便用手为她将嘴角的碎渣擦去,道:“这小酥原名梨花碎玉酥,用梨花瓣和葱花做的,虽然简单,但味道可口,还有可取之处。”

  洛阳点评,像是在品评一件任务一样,客观而精辟,完全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站在一侧的宫女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生怕公主有一个不舒心。

  鱼玄机没有注意到洛阳怎么会对这小酥的做法了如指掌,一边吃,一边点头,“确实好吃,没想到却这么好吃,谢谢师傅。”

  林觑叹了一声气,这大厅内的气氛如此怪异恐怕只有眼前吃的欢快的公主不清楚了。

  “哦,对了师傅,今日我便不在你这用午膳了,太子哥哥邀请我去他宫中用膳,下午我一定准时来浇花。”洛阳眼睛弯弯,开心的吃着起来。

  身后的宫女悄悄松了一口气,看来今日中午可以减少被折磨的痛苦了。

  “嗯,莫要吃的过多,若吃不习惯,孤这宫中的午饭一定为你留着。”洛阳一声刚落,身后的宫女又重新吸了口气,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鱼玄机点头,依旧大快朵颐,不顾外人惊惧的目光。

  “再低一点!”鱼玄机被林觑压着肩膀,向下按,洛阳不动声色,定是洛阳的授意。

  “林总卫,你不要公报私仇,这再低我就要蹲地上了!”鱼玄机抱怨道,她刚刚跑步腿的酸痛还没有回复,现在将马步蹲的如此标准,刚开始额头上就噙满豆大的汗珠。

  林觑将一碗水端在她的头顶,道:“殿下,你一定要撑住啊,摔下来,可要加倍惩罚啊。”

  鱼玄机宁死也不要在幸灾乐祸的林觑面前示弱,她面目僵硬,但还是皮笑肉不笑道:“我怎会掉下来,你还是担心你等我练完,叫我怎么教训你罢。”

  鱼玄机闭眸,不再理会其他。默默运作玄清秘法,纾解内里的虚空之气。运转几个周天,睁开眸子,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洛阳拨弄琴弦,眼光潋滟,如春风一般,抚平鱼玄机心头上的千层浪。

  “殿下,奴婢带了一件衣服,替您换上。”阿环胳膊上担着一件紫色宫衣,身后几个宫女手托各样首饰。

  鱼玄机拿过洛阳手中的汗巾,非常熟练的擦起脸来,无奈的撇了撇嘴,道:“你准备这些做什么,太子哥哥不会嫌弃我这一身汗味的,师傅,你说是不是?”

  洛阳打量她这一身,虽然与平常无异,但汗水浸湿衣服,竟然将她玲珑的身材勾勒的诱人至极。

  “还是换上,毕竟你见得是太子殿下,东宫之主,也要给你太子哥哥留个面子不是?”洛阳一本正经的拿过汗巾,给阿环眼神示意,让她带她下去更衣。

  鱼玄机不敢置信的看着洛阳,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若是能够让鱼栖梧不高兴,她必定往死里整他,让他就算自己很痛苦也要装模作样。

  “好吧,那徒儿下午就来。”鱼玄机满脸不情愿的离开,眼中还满是不被理解的可怜兮兮。

  “君上?您今日怎么如此……”反常?

  林觑们不敢说完,毕竟自家君上的脾气他还是晓得的。

  洛阳冷冷瞥了他一眼,叹了声气,道:“林觑,别以为孤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孤的事,若你再继续妄加揣测,孤一定要……”

  他说不出来,因为他今日心事惴惴不安,全部都是因为鱼玄机。

  但,她不明白。

  林觑忽然噗嗤一笑,但见到洛阳的剪刀眼,还是生生压了下去。

  “太子哥哥,你今日准备什么好吃的,快让我尝尝。”鱼玄机连忙拿起一双筷子,开始开心的品尝。这些她吃惯的美食现在却味同嚼蜡,她已经习惯洛阳宫中的美味佳肴了。

  她默默的放下筷子,转而扯起一抹微笑,道:“太子哥哥,昨日你找我是什么事啊?”

  太子见她放下筷子,不解的问:“不和胃口,要不,我让下面的人重做?”

  鱼玄机拉住他的手,道:“太子哥哥不要忙活了,我可能被师傅养叼了嘴,没事的,我现在也不饿。只是,太子哥哥到底有什么事?这么着急?”

  鱼栖梧面容有些憔悴,脸上满是犹豫,道:“太子哥哥只是多久不见你,想你罢了,哪有什么要紧事。”

  鱼玄机心里无语,他演戏演的不要太逼真?但她作为他被耍的团团转的妹妹,自然需要亲切问候。

  “太子哥哥,到底有什么要紧事?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太子哥哥,你是将云娴当做外人了吗?”鱼玄机委屈的看着他,眼中全是焦急。

  鱼栖梧叹了一声气,道:“还不是父皇,将那阮南歌囚禁在大理寺,离苏日日将她看守的严,让我这个太子当得好似摆设一般。哎!处理凤魂一事是本想要天下人顺服于我,你这到哥哥这身份……”

  “太子哥哥莫丧气,我有机会就去求父皇,让国师少插手这件事。所以,太子哥哥一定要好好处理阮南歌这件事,莫要云娴失望啊。”

  鱼栖梧欣喜的点头,道:“云娴,父皇这几日脾气不太好,你可莫要顶着他,多顺着他。还有,在父皇面前莫提我了,若是让父皇知道我来求你,他一定觉得我这儿子不争气。”

  “太子哥哥莫担心,云娴心里有数呢。”

  鱼玄机心里觉得可笑,他既然想要全权负责,好借机夺取凤魂,她便全了他的心思,这样追究责任,他跌的更惨。

  自东宫回来,鱼玄机一直在琢磨着如何让父皇劝说国师离苏彻底插手这个案子人,阿环在后面已经提醒她好几遍莫要撞到花园里的花草,小心被刮花了脸。

  一片片花瓣飘落,有的飘洒在鱼玄机的轻纱上。

  “阿环,父皇近几日都在哪儿?”鱼玄机问道。她每日都与洛阳在一起,也不知道父皇对他们一直相处在一起有什么看法。

  “回殿下的话,皇上近日去了福宁宫一次,其余的一直都在御书房处理政务。”阿环轻声回道。作为皇宫中的宫女,时刻注意这皇宫里唯一的主人是她们的任务之一。现在永乐公主破天荒的问,她自然有些骄傲。

  鱼玄机了然于胸,看来还得去做点好吃的。她曾宠冠后宫,还不知如何讨好这万人之上的男人,现在作为人女,竟然关心起人家的口味喜好。若是当时候能够有今天一半的上心,恐怕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今天我去练武,你回永乐宫做一些清粥小菜,晚上我给父皇送过去,记住了,简单清淡,就像寻常百姓家吃过的一样。”鱼玄机叮嘱着,天璃皇帝追求的,也许就是寻常百姓家的亲情罢。

  “是。”阿环小步跟着鱼玄机,待她换好衣物,快步回到永乐宫,准备膳食。

  鱼玄机换上新的短打,给洛阳匆匆请个安就非常自觉的到花园里浇花,她觉得自从她开始浇花,这花园里的花开的越发娇艳了。

  “胳膊展是再开一点,端的再平一点。”洛阳严厉的声音出现在鱼玄机身后,迫使她在速度面前还有保证质量。水桶四平八稳的,里面的水少有喷洒出来。鱼玄机控制住水桶的力道,将双手的力道放到平衡,

  “君上,看来这个公主进步飞快啊,昨天还拿不稳的,像个娘们,不,她就是娘们,今天……这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林觑好奇的问,他支着下巴,就算是自家的君上,也没有一个晚上身体的平衡、力气都变的如此之大。

  那就是玄清秘法的神奇之处。

  洛阳看着那道灵巧的身影,眼睑出投下一抹黯然。

  “啊!”

  忽然一道尖锐的声音从鱼玄机的那个地方传来,洛阳运用轻功飞过去,竟然发现一身紧身衣的朱雀全身湿透的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稍慢赶来的林觑惊呼,他上前拉起朱雀,依旧不清楚她为何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怎么公主桶里的水都倒在了她的身上。

  朱雀满来的愤怒,不敢置信的盯着鱼玄机,倒在地上竟然忘记了起来。

  在暗处的玄武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从暗处跳出来,一把扯起还在呆愣的朱雀。朱雀回过神,连忙向身后的洛阳抱拳跪下。

  “君上,属下只是一时没注意……摔倒的……”朱雀自己说出来都不敢相信,她眼神躲闪,不敢直视洛阳探寻的眼睛。一边的玄武也自知这话实在令人难以相信,他也跪在朱雀身边,希望洛阳能够大事化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