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29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数神l 4722 2020-05-18 00:00:00

  洛阳吃惊的睁开眼,他确定鱼玄机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脑子抽了开个不着边际的玩笑,他仔细回想,心中出现一个紫色的身影,让他心下大骇。

  鱼玄机旁若无人的回答自己的问题,道:“虽然不知道你那天为什么带我去那个苏轩阁,但是我也苏轩公子谈话过程中发现一个秘密……”

  “什么?”洛阳聚精会神的问道,她必然知道什么他忽略的东西。他如此笃定,但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不信任他,但是他笃定她确实有所发现。这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

  鱼玄机从床上爬起来,回想那日的情景:

  苏轩公子依旧不动声色的坐在屏风后面,低魅的声音让人猜不透身份。

  “姑娘,你猜的没错。在下只想要凤魂之主,若是需要你的时候,到时候自然会通知于你。”苏轩公子淡定的说着,好似勘破一切。

  鱼玄机审视他半天,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这自然是好办,只是我怎么相信你到时候需要我的性命来帮助你?”鱼玄机好整以暇,她试探的问道,其实她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性命被取走。

  那人仰头大笑,道:“姑娘,这苏轩阁的规矩自然一诺千金,不做损人不利己的买卖。”

  鱼玄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虽然气愤他四两拨千斤,把皮球又踢给了自己,但还是保持微笑道:“苏轩公子,你可知道对我来说,性命比这秘法更重要,没了性命,再厉害的秘法也是徒劳。公子不以面示人,明显是不信任在下,在下又怎么敢轻易信任您呢?”

  那男子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笑话好奇的问道:“那姑娘想要怎么信任在下呢?”

  “这玄清秘法定然是江湖中人人人都想得的宝物,我走的时候,需要您那位替身手中的假秘法,你觉得怎么样?”鱼玄机笑嘻嘻的看着他,面上毫无城府,只有屏风后面的人才知道这人如此可怕。

  “自然,自然,这真秘法需要在下亲自送到你的住处吗?”苏轩公子戏谑的说着,声音里确实透露着丝丝冷意。

  鱼玄机抱拳谢道:“自然多谢,只是还是在下保管才放心。”说着,就将秘法塞进了自己的怀里,“虽不知公子为何对凤魂之主如此感兴趣,不过还是提醒公子,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如此重要的事情放在我身上,您真的放心?”鱼玄机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大作用。

  苏轩公子但笑不言,也站起来,像是要恭送她的样子道:“姑娘虽是一届女流,但在下认为没有人能够比拟能担此重任了。”

  鱼玄机回想到这些,淡定的说:“他知道我的身份。”

  洛阳也随他坐起来,目光落在对面的烛火上,随风摇曳。

  “怎么确定的?”

  “他说到适当时机联系我,那么他自然知道我来自哪儿。而且他说除了我,没人能够帮助他得到凤魂之主。而且他不以面示人,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鱼玄机激动的说。

  “苏轩公子手下数以千计,哪能一个都没见过你?”屏风后面的朱雀不解的问。

  这时候鱼玄机笑了两声,道:“花花这就不知道了,我在几个月前长卧病榻,根本没有出过这皇宫半步,就这永乐宫也很少出去,近几个月因为凤魂之主一事,这永乐宫被包围的水泄不通,自然也没出去过。你说,这不是问题吗?”

  洛阳沉思片刻,他虽然觉得这话缺少证据,但却让他细细回想当时手下听说玄清秘法出现在苏轩阁的消息,他熟知每年被选到有缘人的特点——都是和宫里有关系的人。他特意让她换上带有宫中图案的衣服,笃定她被选上,得到玄清秘法。

  只是那人却说:除了她,没人会适合帮助他得到凤魂之主。这天下的女人,除了天璃皇帝宠爱的鱼玄机,谁确实也做不到。

  “这个人认识我,而且在宫中权利很大。”鱼玄机继续说道。就连屏风后面的朱雀也陷入了沉思。

  “孤心里有个人,也许……”洛阳皱着眉头,回想着心里的那个身影,是他吗?

  鱼玄机看他的样子,心下也知道他说的是谁,道:“也许他一直插手此事,就是想借机夺取也说不定?”

  洛阳诧异的看着她,没想到她竟然和自己想到的是同一个人。她真是越来越和他有默契了。

  “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他可能一直都在注意着你,莫要打草惊蛇,一切孤来计划。”

  鱼玄机数着日子,距离中秋佳节只剩下不过二十日左右,看来她还需要尽快部署复仇计划,将鱼栖梧圈进自己的计划里。

  “殿下,这是丞相府送来的请帖,三日后在娄相举办宴会,希望你能够去玩。”阿环捧着烫金的拜帖递到鱼玄机的面前。

  鱼玄机眉头紧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拿过拜帖,慢慢的打开这个金贵的拜帖,上面确实说是一个普通的宴会,无非就是诗词歌赋的玩闹罢了。

  “不去。”鱼玄机慢条斯理的说出这两个字,将拜帖随意的仍在梳妆台上。

  朱雀明亮的眼睛瞥了那拜帖一眼,默默的帮助鱼玄机梳洗打扮,身后的阿环也看出来鱼玄机对这样的宴会毫无感冒,毕竟公主以前一直卧病在床,从未参加过这样的宴会,想必是不感冒吧。

  “殿下,奴婢见厨房做了几份梨花糕,不如给萧皇陛下送去?一来,感谢萧皇陛下孜孜不倦的教导您练武,报答感激之情,二来也能体现公主殿下温柔贤惠,不会落得人家的口舌。”朱雀站在一旁,悉心的问道。

  鱼玄机笑了两声,道:“好啊,你去端上,师傅上次尝过之后看样子很是喜欢,这梨花还是保存很长时间的,晒干之后也别有一番风味,快去带上,别冷了就不好吃了。”

  这是洛阳吩咐朱雀做的罢,她在萧皇那蹭吃蹭喝这么长时间,也该报答报答他了。反正梨花糕也不少,够她吃就好了。

  “好了,去练武吧。”

  鱼玄机领着身后的一干宫女向萧皇的宫宇进发,迈着莲步请款向前走去,即使鱼玄机身穿短打,那艳丽的容貌也让人移不开眼的。她嘴唇微抿,虽然面上没有笑意,但总给人一种很是单纯讨喜的模样,让人觉得此女孩太过稚嫩,不谙世事,是个善良大度的小姑娘。

  “师傅,您今日怎的面色如此苍白,是生病了吗?”鱼玄机将如玉般白皙的双手探向洛阳的脑袋,眉头紧皱的模样心里焦急急了。

  洛阳拿下她的小手,道:“无碍,只是昨天晚上偶感风寒罢了,喝点药就好了。”洛阳捂着嘴咳嗽了几声,原本红润的嘴唇愈发苍白。

  鱼玄机点头,原来如此,这朱雀今日让她准备点心,必是知道洛阳今日生病了,难道这病是在她的永乐宫得的风寒?

  看来,让着此等美人生病,倒是她的罪过了。

  鱼玄机示意朱雀将糕点放到洛阳身边的矮几上,道:“师傅,这是徒儿命人做的,您尝尝,徒儿在这旁边练习,您好生养病,莫再为琐事烦心。”若是这上等的容貌失了颜色,那么她可是罪过大了。

  洛阳点点头,看看还在冒着热气的梨花糕,拿起一块偿了起来,嘴角漾起自己都不易察觉的笑意。

  鱼玄机跑完步就乖乖的扎马步,乖巧的样子一句也不喊累,她的模样让林觑都赞叹有加,这个公主的刁蛮性子真是改变了不少,还是自家君上调教有方啊。

  洛阳好像注意到他的视线,瞥了他一眼,将他探寻的目光击退回去,但自己的心里却乐开了花。

  “殿下,时间到了,您休息休息。”朱雀给她擦擦汗,带她去沐浴一番,虽然如此繁琐,但是自家君上交代说练完武一身的汗,若不尽早洗掉,很容易得风寒。虽然下午还要练武,但是她不得不要服侍这位公主沐浴两次。

  “朱雀,你怎么欲言又止的?”洛阳见朱雀在旁边心不在焉的给鱼玄机撒花瓣,还不小心洒在她的脸上。

  朱雀见鱼玄机的脸人比花娇,看得如来入迷,但还是将她脸上的花瓣轻轻拿下来,道:“我……我只是觉得有些担心君上罢了。”

  鱼玄机疑惑的看着她,也对,君上为了她受了风寒,朱雀确实对她有些不满。

  “朱雀,师傅受了风寒,吃了几副药应该就会好了。况且他武功高强,怎么会畏惧这一点点的病气呢?”鱼玄机捧着舒适的水花洒在自己如羊脂般华润的肌肤,好奇的看着她。

  朱雀怎么担心自家君上那身上小小的病气,她只不过担心自家君上太过关心面前这个小丫头罢了。若是因为这个小丫头,干扰了君上的计划,那也太得不偿失了罢。

  “朱雀……朱雀?你怎么又走神了?”鱼玄机的小手在朱雀眼前挥来挥去,紧皱的眉头让她看起来甚是可爱。

  朱雀回过神,帮她擦干净身子,穿上繁复的宫装,道:“殿下,奴婢只是觉得君上对你太过好了,好的……”好的有些让她不认识这个人是自家君上了,她从未见过自家君上会流露出宠溺的表情。

  “好了,快去用午膳吧,师傅肯定等不及了。”鱼玄机嬉笑着,拢拢身上的衣襟,亲昵的拉过朱雀的胳膊,道:“对了,玄武对你说过什么吗?”

  “什么?”朱雀好奇的问。

  “哦,我只是觉得经过我昨日的点拨,他应该能够开窍的,难道他还是一根筋,什么也不知道吗?”鱼玄机不解的问。

  朱雀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落寞,很快便被掩饰掉了。“殿下,这是我的私事,你还是……”

  “好了,在苏轩阁还觉得你很有趣,现在越发觉得你太小心了,没意思。”鱼玄机摆摆袖子,向大厅走去。

  朱雀叹了一口气,“是我太小心了吗?”她摸摸自己还有几分颜色的面颊,想想也不太差啊。以前在江湖上也有很多人博她一笑,怎么到了这儿不吃香了?

  在苏轩阁,与其说是扮演一名江湖的白面书生,不如说那才是她的真性情,该杀该打毫不手软。现在归入洛阳的门下,她必须要以自家君上的大业为重。所以,她的江湖习气必须有所收敛。君上对他们二人有救命之恩,所以她必须要给出相应的回报。离开刀尖舔血的日子,对于她来说也是幸福的。

  “师傅,这也太好吃了,这不是东坡肉吗?为什么味道和我以前吃的不一样呢?”鱼玄机大口咬着东坡肉,脸颊鼓鼓的好不可爱。

  洛阳喝着一杯清茶,道:“好吃你就多吃点,这些都是专门为你做的。”

  鱼玄机笑笑,将一块东坡肉放到洛阳的嘴边,道:“师傅,要不要尝尝?”她眼睛亮晶晶的,满脸的希翼。

  朱雀看着那双鱼玄机放到过嘴中的筷子,皱眉提醒道:“殿下,萧皇陛下受了风寒,吃些油腻的不容易消化。”

  鱼玄机忽然被点醒,将那块晶莹剔透的红烧肉大口填在嘴里,满嘴的咬了几口,笑道:“是徒儿想的不周到。”她用刚刚手中的筷子伸向那碟青菜里,继续递到洛阳的嘴边,道:“师傅,你尝尝,很好吃的。”

  洛阳有些迟疑,朱雀想要提醒,但是她现在是奴婢,干预主子之间的事逾矩了,容易惹别人的怀疑,她只好盯着那筷子上的绿油油的青菜,感觉自己头脑昏花。

  “师傅,这青菜徒儿刚刚尝过了,”她以为洛阳嫌弃青菜太过普通了,她继续说道:“味道非常好,尝尝还有香菇、山药的味道,几个味道碰撞在一起,真是唇齿留香,很是难忘哦。”

  鱼玄机试图引诱,好像将注意点放错了地方。人们好奇的看着她,真不知道她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师傅?”鱼玄机继续问道,看来,若洛阳不吃,她不会善罢甘休。

  洛阳在众目睽睽下,大口将筷子上的小青菜放在嘴中咀嚼,感觉味道甚是美妙,虽然他提前试过一遍,但鱼玄机夹的味道甚是不同。

  身后的一众宫女很有默契的低下头,毕竟二人是未婚夫妻,做这等亲密的事当然毫不违背礼法。她们都未尝试过情事,自然都羞红了脸。

  鱼玄机满意的看洛阳吃下,她继续用这双筷子尝着其他菜肴,心满意足的样子让人不惹打扰。

  吃完饭,鱼玄机躺在洛阳身边的贵妃榻上,任由阿环帮她捏捏肩膀。

  “师傅,今日为何不让我浇花啦。我看那花看得很是娇艳,若是让我再浇几天,一定开的更好。”鱼玄机毫不亏心的说。

  洛阳动了动眼皮,继续闭目养神。身旁的林觑却不淡定了,道:“什么开的娇艳,那些话不能浇太多水,好几束都已经死了。今天让你休息,实则是放那花一把,你可别想的太美了。”

  鱼玄机气愤的弹坐起来,道:“林总卫,你……看来,我要让你真心佩服我才好。”鱼玄机站起身来,撸起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林觑哼了两句,不在意道:“只怕动起手来,伤了公主殿下就不好了。”她实则只是和她玩笑两句,没想到鱼玄机竟然生气了。

  “恕你无罪,让我们切磋切磋,正好看看我近几日进步如何?”鱼玄机叉腰高兴的笑道。

  洛阳这时也睁开眼睛,打量这摩拳擦掌的两个人,拿起一盏茶,轻抿两口,道:“好,正好我也看看云娴到底学成什么样子了,不过要点到为止。”

  “好啊。”鱼玄机高兴的答应,刚一出手却被林觑擒住手臂……

  “怎么回事儿,我怎么这么快就输了?”鱼玄机苦笑着脸,叹了一口气,林觑知道男女大防,很快的就放开鱼玄机的胳膊,抱拳说道:“承让了。”

  鱼玄机很是委屈,她努力这么长时间,怎么一招都没有出就输了?她拧着眉头不解的转头看向一副看好戏的洛阳,道:“师傅,我怎么这么笨啊,什么也不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