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30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数神l 2360 2020-05-19 00:00:00

  洛阳笑了两声,招呼她到身边坐下,道:“孤只让你练好基本功,没有让你学习一招一式,自然打不过习武多年的林觑了。你内功心法深厚,适合逃跑,不适合和别人硬碰硬。”

  鱼玄机不敢置信的望着洛阳,她以为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了,没想到还只能做个胆小鬼啊。

  朱雀听到洛阳说的话,差点笑出了声。她一直知道君上对鱼玄机很是特别,没想到在这儿给她摆了一个道。

  “师傅,怎么是逃跑啊,我想学武功,不是尽学些逃跑的……”玩意。鱼玄机不好意思说出口,她都能感觉到四周都是人在嘲笑她。

  洛阳手托着下巴,笑道:“你不适合和别人打斗,还不如逃跑适合你。你久病多年,身体孱弱,拿着剑都觉得重,基地没有打好,距离练武还太远啦。”

  鱼玄机被洛阳点醒,她自己的身体她自然知道。以前用这具身体的时候就觉得走两步都会气喘吁吁,明显是没有锻炼过,就连下床都是奢侈。虽然这几天练武觉得身体好了很多,但一直孱弱的身子怎么会这么快就改变了?

  鱼玄机很快就相信洛阳的话,不疑有他,乖乖的坐在贵妃榻上,捏着手中精巧的点心,气愤的将它吞下肚子里。但是重生一世,有个身子留给自己活,这也是很幸运了。

  想想她也就放下心结,开心的吃点心了。

  朱雀瞥了眼自家君上,永乐公主现在练习玄清秘法,四经八脉都被打通,身上哪还有孱弱的样子?看着殿下心满意足信任自家腹黑君上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说,娄相家的大公子娄轻扬举办宴会,邀请全城的贵女和公子前来参加,你去吗?”洛阳看似无意的问道。他现在闲散在这皇宫内,给人一种纨绔的不知所以然的样子。

  鱼玄机默默的低下头,无奈的叹了一声气道:“什么宴会,无非就是公子小姐谈谈风花雪月,诗词歌赋什么的,定是无聊至极,我还不如多吃点点心,这样才对得起自己。”

  “什么?你不去?君上以为你去,还特意同意了呢!”林觑在旁边惊讶的说,其实自家君上同意,无非是他猜测这是因为鱼玄机同意参加才同意的。

  鱼玄机目瞪口呆,洛阳是这样子的人吗?洛阳无奈的瞥了一眼多嘴的林觑,但真正他在想什么谁也不清楚。

  “那既然师傅因为我而去,我自然也要去了,舍命陪君子嘛。只是我对诗词歌赋并不感兴趣,若是那儿的饭食好的话,也许我会呆到宴会结束。”鱼玄机舔着脸,靠近洛阳道。

  “娄相家的饭食自然不比孤这儿的好吃,放心吧。”洛阳自然是默认她的话,但是饭食是否好吃他确实心里有数。站在一旁的林觑默默的蹭蹭自己的鼻子,抹了一把汗,真不知道自家君上改造怎么帮助娄相改变自家的饭食。

  鱼玄机点头,但是对于娄轻扬的宴会还是没有太大兴趣。她默默吃着点心,不知道以后怎么学会逃跑。

  “那……师傅你什么时候教我御剑飞行?”鱼玄机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好奇,出声问道。

  她要逃跑,也不能光靠两只脚吧……

  林觑忍不住笑了,道:“殿下,什么御剑飞行,你戏文看多了吧。这种事只出现在武侠的剧本里。哈哈——”

  鱼玄机嘟着嘴巴,不解的看向洛阳。那天晚上她说的御剑飞行,他也没有反对啊。那是为什么骗她说什么御剑飞行,那是不是胸口碎大石也是骗她的?

  洛阳见她一脸的无辜,无奈的叹了口,道:“待你心法运用熟练,孤自然教你轻功,你放心吧,不急于这一时。”

  鱼玄机虽然听到他的保证,但心里还是感觉自己被欺骗了。她上一世被鱼栖梧欺骗到死,现在却被自己的师傅欺骗,这个师傅也只是互相利用掩人耳目的假师傅罢了。在别人眼里他们不过是借着师徒之名互相搞暧昧罢了。

  她也并不完全信任洛阳,她也知道他并不完全信任她,但是得到被他欺骗的事情,还是有点小失落。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但是以小见大她是知道的。

  她无奈的叹声气,她真是太过斤斤计较了,互相利用本来对他们来说很是平常,怎么自己反倒伤春悲秋起来了?自己太矫情了吗?看来得改改才好嘛。

  “哦,那我一定好好学,不让某些人看笑话的。”鱼玄机哼笑两声,她鼻子朝向林觑,好像完全不把刚刚的事情放在心上。

  “好啊,我也想看看殿下逃跑的功力怎么样!”林觑忍不住逗弄她,嬉笑两声。

  鱼玄机忽然坐起来,蹭蹭鼻子,冷笑道:“我计算逃跑,也是天下第一的逃跑,谁要比不过我,放心好了!”鱼玄机说的很自豪,完全不把“逃跑”这两个字放在心上。

  三日后,鱼玄机穿着一身牡丹红,额上画上牡丹花钿。她很久没有好好的梳妆打扮了,每日为了练武都素颜轻装上阵,现在脸上扑上脂粉,嘴唇被口脂点缀的鲜艳欲滴。

  她拉着自己的裙摆,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粉红色轿子,向娄相府跑去。

  “这娄相真是气派啊。”朱雀在旁边赞叹道。

  为了方便行事,她知道了朱雀一个人出来,阿环在身边碍手碍脚,直接将她放在宫里没有带出来。

  “那是自然,娄家三代为相,不气派怎么可能?”鱼玄机在旁边解释道。她不明白天璃皇帝为什么可以放任娄家三代为相,权势滔天的他们不会使郡王觉得碍手碍脚吗?若是她,她定会除之而后快,真不知道天璃在想什么。

  “原来如此,我们先进去吧,君上可能已经早就到了。”朱雀提醒道。

  “嗯。”鱼玄机提着裙摆,接受众人打量的目光,轻迈莲步向前走去。

  “这是谁家的小姐,怎么从没见过。”娄轻扬站在旁边问道。这个女子略施粉黛却美的令人失去神智,他看向旁边衣冠楚楚的公子哥们,都眼睛黏在鱼玄机那只美艳的不可方物的小脸上。

  “对啊,我一直觉得娄家的二小姐才貌天下第一,没想到还有人比她更美的如此不可方物,她到底是谁呢?”娄轻扬身边的徐不妥不由得赞叹道。

  朱雀规矩的站在鱼玄机的身后,她的武功深厚,对于那些公子哥的的悄悄话她自然听得一清二楚。真是俗不可耐,她每日欣赏这一张惊艳决绝的小脸,也早就有免疫力了。

  “臣见过永乐公主。”一个有眼色的人站出来,给鱼玄机行礼。

  众人纷纷明白过来给她行礼,她趁着众人都跪下来,正好看到在内间坐在桌边喝茶的洛阳,她嘴角微微一笑,大方的向众人说:“都起来吧,既然是宴会,就不要顾忌这些俗礼了。”

  “是。”众人起身。娄轻扬细细打量鱼玄机的身形容貌,觉得甚是美妙。

  既然是大家宴会,男女用一道屏风隔开,算是对男女大防的尊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