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31

魔帝嗜宠之倾城狂妃不好惹 数神l 2326 2020-05-20 00:00:00

  两边的宴会开始,当然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女方在留意男方的动静,男方也小心听听女方的欢声笑语。鱼玄机无奈的啃了一个大鸭梨,觉得这样的宴会对自己真是没意思,她现在和洛阳又婚约,怎么还有机会留意其他男子的兴趣呢?

  婢女端着膳食鱼贯而入,打开盘子,竟然是各色的冰沙。鱼玄机食指大动,连忙打开决定大开吃戒。

  娄挔云嗤笑一声,道:“这冰沙是我哥哥在天山得来的,全京城只此这一小块,若是囫囵吞下去,就太可惜了。”

  众贵女听到娄挔云的话都羡慕不已,有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父亲真是着实让人羡慕不已啊。这冰沙竟然可口,不能暴遣天物。看看鱼玄机大口吃食的模样,心里都不屑极了。

  “这冰沙如此可贵,我虽然是一国公主,却在皇宫内从未吃过呢。”鱼玄机看似称赞的话,却让众女都哑然不语。这话若是接错了,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

  娄挔云想要质问,但屏风后面的娄轻扬却觉得自家妹子怎么变得这么蠢笨。他连忙在屏风后面跪下,轻笑道:“殿下,这都是挔云目光短浅罢了,这冰沙只是平常之物,民间早已吃遍。在下只是拿着这冰沙博得大家开心罢了,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鱼玄机本也不想难为他们,她笑了两声道:“既然如此平常,那我觉得这冰沙甚是好吃,但量过于少了些,不知娄公子愿不愿意多给一些呢?”

  “哈哈,娄公子,既然永乐公主想要吃着冰沙,不如抬爱如何?”一边一直沉默寡言的洛阳出口索要,让娄轻扬晃了晃神,也尴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娄轻扬向洛阳作揖,恭敬的说:“自然是可以,风临王开口,在下怎会拒绝呢?来人,再给公主殿下呈上一碟,再准备两盒送到宫中,知道了吗?”

  鱼玄机点头,道:“那就多谢娄公子了。”她嘴角微扬,没想到洛阳竟然公然站在她这边,看来为了她的吃食他真的挺努力的。

  朱雀在旁边伺候鱼玄机用吃食,无视其他贵女对他们两个人探寻的目光。要不是她经历过大风大浪,要不然早就被这火辣辣的目光烧的无敌自然。鱼玄机更是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这儿除了洛阳,就属她的身份最高贵,她自然无所畏惧。

  “公主殿下,您的这个发钗制作精致,不知是在哪一家工匠做的,好漂亮啊。”一个贵女出声问道。

  鱼玄机摸摸头上的发钗,笑着说道:“这个都是宫中之物,若你是喜爱,有机会你来找我玩,我赠予你便是。不过,说起这发钗,我看娄小姐身上的衣物甚是不凡,你说是吗?”

  众贵女转头看向那边一直温柔端庄的坐在那儿的娄小姐,笑着夸赞道:“是啊,娄小姐,这衣服甚是精美,必是织女阁所做罢。”

  人人都非常羡慕的看着娄挔云,她又重新得来众星捧月的感觉,自然心情甚好,点头回应她们的赞美。眼神有意无意瞥向坐在正位的公主殿下,心里得意极了。

  鱼玄机将这皮球提到娄挔云那边,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些人除了攀比就没有别的事情想要做得了,她现在只想吃,互相夸捧对她来说真是浪费时间。

  洛阳一直注意着屏风后面低头吃着冰沙的女子,无奈的笑了一笑,对娄公子说:“娄公子,这冰沙确实清凉解热,只是吃多了容易伤身体,还是少吃点为妙。”

  娄轻扬怎会没有注意到洛阳的眼睛一直放在哪儿,他了然于胸,道:“那是自然,翠儿,送些点心瓜果上来,这冰沙不要再送上来了。”

  翠儿领命,去吩咐下面的人呈上从府外购来的点心和瓜果。

  鱼玄机见洛阳说了这些话,她自然不能继续吃这冰沙。洛阳见她乖乖放下勺子,放下心来。他见熟悉的点心瓜果端上来,嘴角挂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朱雀怎会不知这点心瓜果的出处呢?君上真是用心良苦,反而这个公主蒙在鼓里还不自知。

  “今日,我们来玩诗词接龙,谁输了谁为大家助助兴如何?”徐不妥轻佻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来,惹得众贵女面红耳热,她们自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大小姐,若是能够有机会向全称最有势力的公子哥展示自己的才华,那何乐而不为呢?

  “这自然好,不知公主殿下意下如何?”娄小姐轻声问道,好似很关心她的感受似的。鱼玄机抬眉看向她,道:“这确实是打发时间的好游戏,只是刚刚吃的冰沙有些多了,我身体有些不适,你们玩吧。”

  娄小姐点头,屏风后面的男子却有些失落的叹了生气。他们都是达官显贵的公子,最是京城纨绔,对美女当然趋之若鹜。想到这是将要远嫁风临国的公主,而且风临王的未婚夫洛阳就坐在他们的旁边,他们就算再贪图美色,也不敢继续打秋风。

  鱼玄机跟着指引的婢女翠儿走进娄相府的后花园,竟然发现这小小的花园也五脏俱全,堪堪是缩小版的御花园啊,看来这娄相府的势力真是不容小觑。

  “殿下,奴婢肚子有些不舒服……”朱雀跪在鱼玄机面前,面色苍白,看来不像是假的。

  鱼玄机有些紧张的说:“正好我也有点想要出恭,正好一起去,翠儿,麻烦您引路一下。”鱼玄机客气的说。

  翠儿受宠若惊,这堂堂天璃国的公主竟然说话如此客气,是这么轻易进人。随意她带着二人去出恭,态度和语气都收敛了一些。

  鱼玄机带着朱雀进了官房,冷静自持,“去吧,这儿我来拖着,快去快回。”

  朱雀虽然吃惊鱼玄机勘破她的演技,但是有了鱼玄机的帮衬,确实容易逃过娄府的眼线。她恭敬的给鱼玄机作揖,转身从后窗离开了。

  鱼玄机在这官房转来转去,一个小小出恭的地方都如此奢侈,那生活上的用度是不是有过之而不及呢?

  她忽然大叫一声,明显有些浮夸,“花花,你这怎么这么臭呀,快点啊,前面的宾客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呢。不过你若是不舒服,我也不强迫哦。”

  里面传来一阵使劲的摩擦声,外面等着的翠儿听到他们的对话,无声的笑弯了腰。若是其他宾客,她自然无需在外面等着。但里面的是公主殿下,她必须小心伺候,否则那是掉脑袋的大事。

  眼见半个时辰都过了,鱼玄机见朱雀还没回来,屋外翠儿来回来回走动的身影让她有些焦急。若是她突然闯进来,发现朱雀不在,那就不妙了。

  “花花,你怎么还没好,这宴会若是结束了,我一定要好好惩罚你。臭死了,臭死了,你这几日是不是偷吃厨房的吃食弄坏肚子了?怎么这么慢吞吞啊!”鱼玄机特地朝外叫嚷着,声音浮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