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她来自平行世界

第二章 受伤

她来自平行世界 川子不吃盐 1914 2020-04-18 11:04:36

  她很安静,就像空气一样微弱的存在感竟然没有引起裴弦的烦躁。两个人就这样待着,一个工作,一个安静地发呆。

  “裴哥哥——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裴哥哥家里?”一个下巴很尖浓妆艳抹的女孩子突然打开书房的门,指着她大声嚷嚷。她一脸懵逼,呆呆的样子在她眼里成了愚笨。

  “苏梓琪,我说过不要来打扰我,尤其是在工作的时候。”裴弦的声音还是那样冷清。女孩一听,难过得眼眶都红了起来,“裴哥哥,我喜欢你啊,我们两家订了娃娃亲,我是你未来的妻——”

  “把她赶出去。”裴弦不耐烦地冲着折耳娘说。她一心吃瓜,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把她赶出去?”折耳娘愣了下,随即客客气气地走到苏梓琪面前。“这位小姐,还请你先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苏梓琪被裴弦训了一顿心里憋着一股火呢,折耳娘这就送上门来了。“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来赶我?”说这话的同时就朝她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折耳娘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扇趴在了地上。

  她面前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转,脸上火辣辣地疼,她伸出爪爪一摸,脸被她的指甲划伤,流了点血,脸颊迅速地红肿起来。

  她不在意地擦了下脸上的血,站起来,挑了挑眉,眼神询问裴弦。

  裴弦死皱着眉头,冲她摇了摇头。

  不同意她扇回来吗?

  也是哦,她也只是一个保镖,对于喜欢他的名媛贵族相比,苏梓琪可以动她,她也就只能受着。她怎么会那么傻的以为,跟她的那个世界一样和谐呢?

  认清了这个现实,她也就想开了,不再纠结扇回来的事。她再次怼苏梓琪做了个请的姿势,管她愿不愿意,直接拖着她往外走。

  她们走了过后,樊卿进了书房。

  “裴总。”“一个月后的晚宴,我要去。”“裴总,如果你去的话……”“我会在那场宴会上取消与苏家的娃娃亲。顺便准备一件礼服,按照小奶猫的尺寸来。”

  这句小奶猫脱口而出,樊卿立即反应过来是折耳娘。

  “可是裴总,您带着她去的话,她会被众家名媛惦记上的。”“她是我请的保镖,帮我挡掉烂桃花保证我的婚姻自由也属于她工作的一部分。”说着,他站起身,在落地窗前看着两个女人。

  折耳娘比穿了高跟鞋的苏梓琪要矮一点,丸子头有些凌乱。他只看得到她的背影,看不到她的表情。苏梓琪察觉到有目光注视着她们,一抬眼就看到了裴弦。

  跟裴哥哥住在一起又怎样?她打她的时候不照样护着她?

  想到这儿,她阴毒地笑起来,明明是那么妩媚的笑,折耳娘只感到恶心。

  “喂,我劝你早些离开裴哥哥,他玩过的女人可不少,就凭你这样生长不良的豆芽菜,不出一个星期就得被他扔了。”

  折耳娘的注意力全放在“裴弦玩过不少女人,后来又扔了”这个点上,也顾不得苏梓琪是在讽刺她。反问“他有过那么多对象,为什么都没有结婚啊?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

  她这话打苏梓琪个措手不及。苏梓琪万万没想到她会怀疑裴弦,一时语塞,没有说话。

  折耳娘就把这沉默理所当然地理解成了默认。“啧啧啧,美人在怀却……也是惨人一个。”苏梓琪憋得说不出话,也不管什么要诬陷她了,气冲冲地上了旁边一辆私家车就走了。

  折耳娘慢慢走回去,刚好与客厅沙发上的裴弦打了个照面。

  “她走了?”“嗯。”也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有些奇怪,他一抬头就看见她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他,脸上流血的伤口已经结痂,配上红肿的脸颊,像极了在撒娇。

  实在受不了了,他一把拉过折耳娘,想给她处理一下伤口。由于力道没有控制好,她一下子撞在他怀里。

  冷冽的男性气息钻入她的五脏六腑,宽阔的怀抱是真的很有安全感。意外的,她脸上有些热。

  她真是恨极了这种没出息的感觉。她挣了挣,想要站起来。

  怀里小东西很软,扑面而来的奶香没有让他反感。她不安分地乱动,丝毫不知道男人的喉结已经滑动过,有了些反应。

  真是……裴弦有些后悔了。让她自己处理不香么?非得自己作死挑战自己的自控力?

  想到这儿他越发烦躁,动作粗鲁地给她抹上药膏。随着她一声轻轻的惊叫,他的动作下意识又轻了起来。

  “裴总——”

  赶着来通知老总苏家约他吃饭的樊卿好巧不巧撞见了这一幕。他忘了回避,心里暗骂总裁是个衣冠禽兽。

  这小姑娘多可爱啊,那么纯洁那么好,关键她还小啊!他家总裁就下手了!

  裴弦听到樊卿的声音下意识地松手,感觉怀里一轻,再看,小奶猫正趴在地上怒气冲冲地瞪着他。

  他要伸手去扶,她一把甩开,有些生气地说:“如果裴总不会上药也不会抱人的话,就别做了。”

  她硬生生的把那句MMP憋住,人设不能崩,人设不能崩……

  她站在一边,听着樊卿说的邀约,感觉背后一凉,随即脚底抹油想溜之大吉,刚走出两步就被他抓住了后衣领。

  像极了拎着猫的后颈脖。

  “你,跟我一起去。”“裴总,您的家宴,我就不去了吧?”从她的嘴里听到“家宴”两个字,他又没来由的一股火气。

  “万一有人要杀我怎么办?我死了你付得起责任?”

  折耳娘无奈答应。

  “折耳娘是我在那个世界的名字,在这个世界似乎有些另类。”她想了想,大眼睛猛地散发出光彩。

  “你好裴先生,我叫袭空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