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余生不求共相守

第三章 翩若惊鸿

余生不求共相守 虞贺 883 2020-04-18 17:53:32

  贺江行看着余夏的面容,眉头紧紧皱着,一旁的黎特助咽了咽口水,不知是否要打破病房里的平静。

  “你说的配型,确认了嘛?是否一定匹配?”男人低醇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病房里的医生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问的哽咽,却也不忘点头。“是。是的。这次配型一定会成功的,我们找遍整个夏城的心脏源,发现只有一个人和余小姐百分之九十匹配。”这个中年男人被贺江行盯的有些头皮发麻。咽了口口水后,推了推塌在不高的鼻梁上的眼镜继续说:“但是我们不知道那个人是否愿意捐献,我们所查到的是。那个女人只有33岁不到,却患有严重的胃病,如果后期癌变,只要她松口我们就可以立刻安排手术给余小姐更换心脏。”

  男人转头看向黎特助“查到那个人是谁了吗?”

  黎明猛的一愣,随后迅速的点了点头。迟疑了几分后,附在贺江行耳边说:“我们查到的最合适的人选是余夏小姐的姐姐余声。”一旁的闵擎庭看着贺江行的脸色忽的一沉后,伸手捏了捏眉心,周遭的空气瞬间冷的可怕。病房突然安静下来,黎明戳了戳平板上的余声的资料,不明所以。

  5年前贺江行因为贺老爷子执意让他娶余声为妻子气的差点与贺家断绝关系,后来贺崇山以死相逼。贺江行才被迫与余声结婚,注册时,贺江行只是递给贺家一张大头照,连民政局都没去。余声虽是难过。但是顾及贺江行到厌恶她,也便没什么言语。在余夏心里两人只要在一个户口本上就行了。

  五年里两人心照不宣的互不提及结婚的消息。唯有贺家跟余家知道及贺江行部队的生死兄弟知道。

  贺江行在接手鼎盛集团时把身边的左右手都换了个遍,就连身边的黎特助也只是知道他结婚了。并不知道集团的总裁夫人正是这次配型成功的余声。

  “三哥?三哥?”闵擎庭看贺江行不说话,开口喊了几声。心里暗不明白贺江行到底是什么意思,当初在部队里贺江行在他们看来明明对余声暗中保护,甚至让他们哥几个觉得,那个小军医应该就是他们未来的三嫂了。可是现如今却突然蹦出来一个余夏。兄弟几个都知道,自己的三哥不是那种会移情别恋的人。

  贺江行听到闵擎庭喊他,抬眼看了看病床上的余夏。皱了皱眉头,又朝闵擎庭望去,随后站起身来,走出病房,闵擎庭明白贺江行的意思,便抬脚跟上。可刚出病房,就被贺江行的说的一愣“小五,我要救余夏。”

  “三哥,你考虑好了吗?”闵擎庭带着审视目光的看着贺江行,却发现他的眸子深不见底,一双桃花眼虽生的好看极了,但艳而不妖,带着几分生人勿近的薄凉。贺江行菲薄的嘴唇微启,言行举止皆是令人窒息的高贵,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男人在那样艰苦的部队待了10年。“余夏的命对我来说很重要。”

  听到这话闵擎庭忙的开口:“难道余声的命就不是命了?”话一出口,空气安静下来。私人医院的走廊里竟一时间有些诡异。贺江行喉结滚动,眼里是看得见的阴沉。闵擎庭看到贺江行的神色后心猛的一沉,眉头蹙成一个川字,心里迷惑不以。

  正当他走神时,贺江行开口道:“余声可以换一个心脏,但是余夏只有这一个合适的。小五,余夏等了我6年,我不能负了她。”闵擎庭表情微惊,疑惑更甚,却不敢再说些什么,贺江行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显然做好了决定。贺江行见闵擎庭又在发呆,便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两支后,拿烟敲了敲闵擎庭修长的手指。看闵擎庭没有接过,贺江行便自顾自的点上,猛吸一口后吐出漂亮的烟圈。朦胧的烟色笼罩着贺江行天神眷顾般的面孔,谁也看不清贺江行其中的神色。

  待一支烟抽完,贺江行便将一只手插进裤子的口袋里,抬脚走向电梯。闵擎庭只能默默的跟着贺江行,满脑子都是贺江行刚刚提到余声时薄凉的神色。心理不禁暗想“难道三哥真的不爱余声了吗?”

  ——

  一连三天贺江行都没出现在碧水湾,余声每天都平静的像是贺江行从她世界里消失了那般。她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半躺在阳台上的榻榻米上享受着下午的阳光。手机的震动声扰乱了她的宁静。

  余声撑着手坐起来,拿起手机“明天上午9点,华北医院见。”短短的一句话震的余声发颤,嘴唇不住的抖动。她扶着墙深吸一口气后声音颤抖的说:“贺江行,你做梦!”电话那头的贺江行轻蔑一笑,手一下一下的点着办公桌,一字一顿的说:“余声我看你就识相点,打了那个野种之后我给你补偿。”

  男人带着些许引诱,磁性的声音钻入余声的耳朵里。余声一顿,回过神来后发狠似的对着贺江行喊到“让我打掉他,除非我死!”

  电话都的一声挂断,手机的屏幕停留在电话记录页面上。余声盯着手机久久不能回神,贺江行刚刚的话让她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般。

  男人说:“我看你是疯了。我问你余声,就算你能把他生下来,你拿什么让他长大成人?凭借一个不人不鬼的疯癫模样?”

  *

  余声捏手机,像是在沉思着,眉头紧蹙,杏眼已不似从前的清明。她最终还是摁亮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据知情人士透露,鼎盛集团总裁贺江行疑似五年前就已经结婚,妻子竟是曾经余氏集团千金余声。两人因婚后不和。鼎盛集团总裁包养情人数年,如今被爆意图弑妻扶小。”新闻一出,轰动夏城,霸榜热搜。

  各大报社都像饿狼盯着肉似的,在夹缝中,窥探大料。

  “贺总,公司的股票跌了2个百分点了。”黎明拿着平板,看着坐在会议室里沉思的贺江行,不禁有些害怕。他从凌晨6点新闻爆料出来后,一直脸色阴沉的在这坐到现在,中间一句话也没说。一众股东陪着贺江行一起沉默,大气也不敢喘,男人变态的脾气让他们畏惧,毕竟有一个不怕死的股东做了先例。杀鸡儆猴,那个股东就是鸡。

  “回碧水湾。”男人猛的开口,打破会议室的寂静,随后便站起身朝外走去。

  会议室的一众人待贺江行走后,像是从岸上回到水里的鱼儿一般,大口的喘息。那男人的压迫感太强,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

  ——

  碧水湾里,余声冷静的坐在沙发上。眼睛紧紧盯着电脑上微博的动态,在“鼎盛集团总裁包养情人,疑似意图弑妻扶小”的话题旁边一个红的发紫的爆字,让余声深吸一口气。她低头拿出手机,点进微信的对话框,素指快速的打着字,眼里满是冷寂。

  门嘭的一声被打开,惊的余声手一哆嗦,竟把手机掉落到沙发底下去了。贺江行迈着长腿,一步一步的靠近女人,脸色阴沉不以。余声看着贺江行那模样,不自觉的从客厅往后退,随着贺江行的逼近,余声越来越往后退,直到碰到墙壁。

  男人看着余声的样子。危险一笑,眼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烧。他抓住余声的双手举过头顶,薄唇微启一字一顿的说:“余声,你真好样的。”余声一愣,突然笑了起来,像是紫红的罂粟,妖冶万分。火红的嘴唇似带刺的玫瑰,她将头伸向贺江行的耳侧,吐气如兰。

  “既然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不如来个鱼死网破,你说呢?贺、江、行”男人听着余声的话,一只手抬起余声的下颚,眼里满是震怒“你若想,我便可以让你生不如死。”贺江行嗓音低醇,像是古典钢琴演奏出来的那般,用着绝色的声音,说了些魔鬼般的话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