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余生不求共相守

第四章 翩若惊鸿

余生不求共相守 虞贺 1036 2020-04-20 00:56:33

  余声痛苦的笑了笑,朝门外的保镖们昂了昂头“他们是你叫来抓我去流产的?”贺江行脸色不变,眉头却一皱,他松开眼前的女人,挥了一下手:“把她绑起来,送到医院。”

  余声看着他眼里的冷漠,心头的痛又一次袭来,似海啸,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她,痛感流动着,朝五脏六腑袭去。她抬起头,咬着牙绝望似的看向眼前的男人:“贺江行,算你狠。”

  贺江行眼神扫过其中一个保镖,只见那个男人点点头,朝余声颈后轻轻一打。

  余声醒来时发现她躺在医院的病房里,贺江行现在病床的一侧,一个医生小心翼翼的对男人说着什么。余声听不真切,脑子里也混沌一片。她用力的想坐起来,却发现身体软绵绵的,手也使不上力气。

  “水……”她扯着因为干涩而沙哑的嗓子轻轻的喊了一声。一旁的护士听见,忙用用棉签沾了些水涂抹在余声的嘴唇上。

  贺江行看着护士的动作,眸子冰冷的说:“不准给她喝水,今晚的手术,务必要顺利进行!”余声听到贺江行的话。用力的挣扎起来,干涩的喉咙撕扯着余声的声带。她难受极了,缓慢的吐出几个字:“你、做、梦!”

  贺江行额头上的青筋爆起,恶狠狠的对余声说:“你不是想离婚吗?捐了心脏我就跟你离婚。你不想要自由吗,可以,拿心脏换吧。”余声呆愣着回着贺江行的话:“心脏?什么心脏?”

  一旁的医生,清了清嗓子,对病床上的余声道:“是这样的余小姐,您的丈夫,也就是贺先生为你签了心脏捐献书,下午我们将会为您进行心脏移植手术,不过您可以放心,我们有另一个健康的心脏会给你重新安上。”

  余声听道心脏捐献书几个字后,两行眼泪从眼眶里流出,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只见余声用葱白的手紧紧抓住床单,眼里是无尽的绝望。

  “那个野种一会我会给你安排流产,你最好识相一点,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贺江行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清冷的话从嘴里蹦出来,他轻皱眉头,看着黯然的余声,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等贺江行走出病房后。余声平静的看向一旁的护士,绝望的声音从口中脱出:“我求求你,救救我好不好。”护士看着她,眼里满是为难,她也想救余声这个可怜的姑娘,只是碍与贺江行的权势,她只能当做没听见。

  为了逃避女人那直勾勾的眼神,护士收拾了给余声注射葡萄糖的药品,逃似的出了病房。

  “诶。你听说了嘛。鼎盛集团的总裁要把他妻子的心脏给那个小三了。”医院的护士站里几个护士站在休息室的一脚,小声的讨论着这个热度依然居高不下的话题。一个护士听了这话附和道“是啊。听说那个女人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另一个长相清秀只有20出头的女护士啧啧几声,摇摇头,连连说:“果然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也不靠谱。”

  “听说那个女人叫什么,叫什么来着,余……”

  “余声。”一个男医生走进护士站。朝护士长所在的地方走去,清冷的声音让一片女声都安静下来,见护士们都僵硬的愣着,他挑了挑眉,说:“你们都不用上班的吗?房都查完了?”

  一个女护士大着胆回话道:“梁,梁医生你怎么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的啊。”

  梁允何一愣,眼角不自觉的温柔,他和余声本是同校同系的甚至同在一个教授门下的学生,在他心里,余声是个聪明,漂亮,家境好的女生。大大的杏眼总会因为笑而弯成一个月牙状。方面的他,从刚认识余声时便对她一见倾心,可是还没等他说出口,余声便去了前线。

  十年里,他们和余声渐渐断了联系,如果这次不是他主刀余声更换心脏的手术,怎么会再次看到她。

  “梁医生?梁医生?”梁允何的意识回炉,脸色恢复一如既往的清冷模样,他朝那个护士看了看,开口道:“我是主刀。”

  手术室里,余声看着照明灯出神,空洞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描述着她的绝望。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像是坠入了湖底,没有挣扎,只是一味往下掉。她甚至可以透过麻醉感受到冰冷的机器在她的体内翻搅,她感觉身体里像是有什么在消逝,眼泪不住的往下掉……

  等余声醒来,窗外已经笼罩了黑暗,病房里没有开灯,宁静的可怕。有人说,黑夜是释放情绪最好的时候。她强忍着身下的痛,从病床站了起来,腿不住的发颤。余声咬着牙,凭着记忆朝余夏的病房走去。

  “喂?查,明天下午贺江行就要余声给我捐献心脏了,到时候我装病的事不会暴露吧?”余夏刻意压低声音,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汇报情况,虽然眼里满是担忧,但是嘴角依然带着藏不住的自信的笑。

  余声站在门外,听见余夏的话后,微微一颤,大脑被震惊充斥。没有任何的思考,余声推门而入,正在打电话的余夏先是一惊,但是在看到余声后,不紧不慢的朝电话那头说:“查,我们的玩具好像知道了游戏规则。”

  那头不知说了些什么,余夏轻笑的挂断电话,删除记录,然后朝现在门前的女人看去。

  余声苍白的脸因为红彤彤的眼眶和鼻头显得更加软弱可怜,她的腿一直在颤抖,血从腿根流向大腿,染红了裤子。余声忍着下身和小腹的剧痛。直勾勾的看着这个轻薄的女人。

  她咬着唇,用颤抖的手指指向余夏,一字一顿的说:“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我还能是谁啊?我是你的亲妹妹余夏啊,亲、爱、的、姐姐。”余夏一脸笑意的走到余声面前,修长的指甲划过余声吹弹可破的脸,她眼里的狠厉溢出来,刺痛着余声的眼睛。

  余声的手用力的抓住门,身体颤抖的猛烈,她摇了摇头,一脸惊恐的说:“不!你不是余夏!你不是我妹妹!你到底是谁!”

  “既然你这样想,我也没什么办法了,不过你的反应是真的和你爸妈那两个蠢货如出一辙啊。”余夏摆摆手,一脸无奈的看向余声。

  余声听到这,像是明白了什么。她突然像是发疯似的。猛的掐住面前余夏的脖子“是你杀的我爸妈对不对,是你让我余氏破产的!是你!你给我去死!”余声嘶吼着,沙哑的嗓音让她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她失去机智,用力的掐着余夏的脖子。

  在这时,门突然被一脚踢开。贺江行黑着脸,将余声踹飞,把坐在地板上大口呼吸的余夏抱起来护在怀里。余声被巨大的冲击撞的缓不过神,鲜红的血从腿间流出,她像悲鸣似的大声的哭着。眼泪不断

  的流出,滴落在白色的瓷砖上。

  “贺江行……她不是余夏。”女人哽咽的说着,她忍着剧痛,朝贺江行所在的地方倾了倾,眼神像是在祈求男人相信她。

  “余声,杀人未遂就开始撒谎了?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贺江行垂眸看着趴在地上的余声,语气如同撒旦,宣布着她的死期:“来人!把她关回病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踏出半步。”

  黎明和一个保镖收到命令后走向趴在地上的余声,他们伸手将余声扯起来,左右架着。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像是地狱里爬上来的魔鬼“咯,咯,咯。”女人突然笑起来“放过我吧贺江行,我错的离谱了,没什么可以还你的,这条命可以吗?”

  她声音浅浅的,似绝望呻吟又像恳求。

  贺江行脸色一沉,将余夏放在床上后,将余声拖出病房:“你想死?可以啊,你现在就去死。”恶狠狠的话刺激着女人,可她无动于衷,像是一具尸体。身下的血越来越多,鲜红的颜色刺痛着贺江行的眼睛,让男人竟有一丝的动容。

  可当他一想到,余声刚刚紧紧掐着余夏脖子的样子,额头就青筋爆起:“如果夏夏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偿命!”男人说完便抬脚走回病房。

  黎明和保镖待贺江行关上VIP病房的门后,便将余声拉回她的病房,随后将门锁上,两人站在门外寸步不离。

  不只过去多久,余声衣服上和腿上的血迹干涸,浓重的血腥味充盈整个房间。余声动了动,从地上坐起来。她伸手从脖子上取出一条项链,银白色的对戒巧夺天工的融合成一个X形,在其中一个戒指的内圈里刻着一串字母——YH。

  余声用手轻轻触摸着字母的纹理,猛烈的绞痛抨击着她的心脏。她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