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余生不求共相守

第五章 翩若惊鸿

余生不求共相守 虞贺 861 2020-04-22 00:55:21

  “贺江行?我求求你救救余氏好不好,我爸妈是被冤枉的……我求求你……”余声在贺宅门外跪坐着,泪水浸满她惨白的小脸。11月的夜晚寒意袭身,余声颤抖着,用力的拍打着门。她在这一天了,滴水未进,她知道贺江行就在别墅里,只是不愿意见她罢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管家从宅内走出来,脸上满是欺骗性的假笑,他看着坐在地上的余声,向她传达宅内人的命令:“余小姐,少爷说,你这样,会弄脏他的门。”余声一滞,心脏抽痛着,满脸痛苦的看向管家。

  “他不愿意帮我是吗?”余声不死心的追问着。

  “余小姐,答案显而易见。”管家说完转身回到大宅里,门再一次被关上。余声抬头看了看偌大的宅子,站起身抹抹脸上的泪水,风刮的她生疼,她知道,她万劫不复了。

  贺江行双腿叠加着坐在沙发上,好看的桃花眼半眯着:“赵叔,她走了?”管家轻轻的点点头,将红酒缓缓到进放在价值连城的茶几上的红酒杯里。

  男人修长的手指拿着酒杯,眼神里是说不出来的感情,他的脑子里一直环绕着一句话:“余声是恶人,她该死!”

  ——

  余声漫无目的的走在车流穿行的柏油路上,远处高楼的大屏上一遍一遍的播放着余家逃款事件,她知道,如果没有贺江行的吩咐,没人有这样的财力霸占中央大屏。

  她心如绞痛,膝盖上的青紫痕迹让路人频频回头。

  “余声!”一辆法拉利停在她的面前,车门打开,一个绝美的男人出现在“霍忱,你回国了?”女人错愕着看着他,眼里满是震惊。这个男人,是她从小到大的玩伴,可是因为太纨绔,3面前被霍老爷子送到F国,勒令不混出名堂不准回国。

  “可不是嘛,小爷我这种长得帅又有能力的好男人不多了。”霍忱啧啧两声,伸手撩了撩垂在眼边的头发:“小婶子你咋了?我说背影咋那么像你呢,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余声收起落魄,看着自恋的霍忱开口:“再怎么说我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是夏城有名的美丽才女。我能咋?你多虑了。”她的声音带着欢快,好像还是那个在B大,风光无限的高岭之花。

  霍忱沉默了下,不说话,双眼紧盯着余声。女人被他盯的心里有些心虚,打着哈哈:“你给我送回家?”霍忱轻哼一声,转过身将车门拉开坐进去,又朝前方闪了闪灯:“走吧,余大小姐。”

  *

  车内余声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景色沉默着不说话,眼里满是朦胧。她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有些脏的连衣裙,因为敲了太久的门,葱白的手指发红至紫,看的有些瘆人。

  “余声,你掩耳盗铃的技巧越来越差劲了。”霍忱突然开口,将女人扯回现实,他垂了垂眸,接着说:“你家新闻满天飞,你还给我打着哑谜,没劲。”余声抿着唇,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坐在驾驶位的霍忱,过了良久,她终于开口:“我爸妈不知道我在为了这个事发愁,帮我保密。”车突然的一停,巨大的冲击力让没系安全带的余声猛的往前倾。

  霍忱及时出手,将手往余声脑门上一放,车内的氛围变味,谁也没注意到不远处的相机迅速闪烁着灯光“你到底把我对你的感情置于何地?”

  余声楞楞的看着霍忱,待她反应过来后,瞬间打开车门,站在车外凝视着男人。她的眼里尽是霍忱看不明白的冷清:“我先回去了,下次再见。”女人说完便转身走进小区,富丽堂皇的外景无时无刻不凸显出这里寸土寸金。夏城大半富豪官员都住在这里,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里安保系统好。

  ——

  贺江行手里捏着一沓照片,脸色阴沉的可怕,他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私家侦探,沉声说道:“你确保他们真的有那种关系吗?”那人一怔,肯定的点点头。这次只要把眼前的男人整好了,升职加薪还选吗?他心里高兴想着,又补了一句:“贺总。这照片是昨晚拍的,证据确凿。”

  只见贺江行大手越攥越紧,手里的照片发皱,他抬抬眉眼:“底片。”

  私家侦探听着,忙将数码相机递到桌子上,狗腿的笑着:“这是拍摄用的相机,没有拷贝,所有数据都在U盘里。”他看着脸色愈发阴沉贺江行,大气都不敢出。“好了出去吧。”他见男人终于开口,连声应下,连滚带爬似的逃出总裁办公室。

  另一边余声梳理好情绪,推开家门进去,看见余母独自坐在沙发上,眉头皱着,脸色焦急。

  “妈。”余声喊了她一声,坐到沙发上,手抚摸着她的背,安慰着:“没事的妈,咱们清者自清。”余母因为心烦意乱显得有些焦虑:“怎么没事,你爸现在还在配合工商局调查呢,他在那样的地方,肯定是要吃苦头的呀!”她说着,推了一下余声,眼里满是担忧。

  余声轻轻一滞,转而继续安慰着余母,她知道,她妈只是着急爸爸的安危而已。

  余声看着愈发伤心的妈妈,给她抽了两张纸巾后,转移话题道:“妈,小夏呢?”

  “她在楼上呢,刚吃完药,应该在休息吧。”余母回答着,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泪水,完了以后便站起来,不再看余声。

  “夏夏在干什么呢?”余声推开余夏的房间,看见她正坐在书桌旁边摆弄着手机。

  “啊,没做什么啊,就是在看单词汇表。”余夏讲手机收起来,装进口袋,眼睛里朦胧极了,她看向坐在小沙发上的余声,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由于消失的过于迅速,余声没有看见。

  余声望着扭过头来的妹妹,站起身,嘱咐着:“妈说你刚吃完药,注意好,早点睡昂!”她说完,走到房门口轻哼一声:“如果我发现你没乖乖睡觉的话,可以教训你的!”余声挥舞着拳头,表情略带威胁的关上门。

  等她回到房间后,便褪去衣服走到浴室洗漱。半个小时后,余声擦着头发坐到柔软的床上,拿起摆在床头柜上的电脑,打开,敲打起来。

  电话突兀的响起,让余声一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余震东的家属吗?”

  “是,我是他的女儿。”余声回答到。

  “是这样的,余震东在审讯过程中突然晕倒,现在我们在去往第三医院的路上,请您迅速赶到。”不带任何人情味的声音嘎然而止,余声一怔,在电话挂断的瞬间爬下床。

  她穿好衣服,往楼下走去:“仲叔,给我备车。”可客厅里满是寂静没人回应,余声猛然想起,因为公司负债的事,所有佣人都被遣散了。

  她焦急的挠着头发,朝车库走去。

  马路上,过往的车辆被一辆疾驰的宝马吓的赶忙避开。余声将车的油门踩紧,身体发抖的厉害。她心里默念着:“爸爸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就在这时,车的左后胎突然嘭的一声爆炸,余声被车内的鸣笛声轰的脑子发懵。

  路上,行人们看着车子快速的冲向江边的防护栏,巨大的轮胎摩擦柏油路的声音响彻着,随着砰的一声巨响,那辆车冲进了河中。

  “啧啧啧,这年头的有钱人都这么不惜命吗?”一个路人叹息着,继续朝前走。

  “余声!”一直紧跟在车后面的劳斯莱斯突然停下,车内的贺江行夺门而出,他不计后果的迅速跳进冰冷的江里,巨大的水流冲着他发懵。他下潜着,用力的一下一的敲着车窗玻璃,一下,两下。他的手肘因为用力而破皮出血。

  车窗终于破开,他钻进车里,将余声的安全带裂开,拖着女人朝江面游着。

  站在江边看热闹的人看着江面冒出的两个人,迅速打着120。

  贺江行把余声拖上案后,身体瘫软着,他抱着怀里的余声,一遍一遍的喊着:“余声,余声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救护车冲来,医护人员迅速将意识薄弱的女人抬上担架。

  “医生,病人的心跳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