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她比月亮更撩人

她比月亮更撩人

姜知鸢

  • 短篇

    类型
  • 2020-04-18上架
  • 4053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她比月亮更撩人 姜知鸢 2040 2020-04-17 08:29:05

  冬末春至,樱花盛开,位于英国伦敦的国际机场,光滑的地面折射出耀眼的光,行人匆匆。

  机场的广播,空姐的声音重复播放着。“由伦敦机场飞往帝都机场的乘客,请注意飞机即将起飞,还没有登机的乘客,请抓紧时间到六号登机口登机。”

  机舱里,钟沫慵懒自然的坐在真皮座椅上面,她穿着一身黑衣,及腰的长发披散在肩头。

  由于飞机延误,许多乘客都有些不耐烦。头等舱的空姐,开始跟每一位乘客解释。

  一位空姐走到钟沫的身边,轻拍她的肩膀。操着流利的英文道:“你好,女士。”

  钟沫不留边际的错开了,依旧停留在她肩上的手。冷着声音道:“有事吗?”

  空姐见女孩摘掉帽子,露出一张纤尘不染的脸,雪白的肌肤,看不到一丝瑕疵。一双大大的眼睛,满是疏离,她长长的睫毛微卷,小巧的鼻子很是高挺,樱桃色的薄唇很美。

  钟沫看空姐一直不说话,有些烦躁。“你有没有事情?”

  空姐弯腰鞠躬,露出标准的微笑。“抱歉,我走神了。还有乘客未登机,想要跟你解释一下,需要等到乘客登机,飞机才能起飞。”

  钟沫“哦”了一声。“我知道了,谢谢。”

  空姐微微点头。“好的,有需要您叫我。”

   钟沫没有应声,她戴上黑色的鸭舌帽。扯起苍白的嘴角笑着说:“我倒是希望,飞机永远不会起飞。”

  十三个小时一晃而过,飞机坐落在中国帝城,国际机场,钟沫推着行李箱,走出航站楼。

  她面无表情的站在路边,心里却五味杂她终究,还是回来了。

  她抬起手臂,挥了挥手。一辆出租车,停靠在她旁边。

  钟沫将行李箱放到车子的后备箱,随后上了出租车。“师傅,去梨园小区。”

  出租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钟沫靠在车窗上,看着变化不大又不小的街道。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钟沫,好心提醒。“小姐,头靠在车窗上,容易晕车。”

  钟沫坐直了身体,微笑着道:“谢谢。”

  司机师傅说着没事没事,而后继续专心开车。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钟沫看了一眼屏幕,随后接起电话。“干嘛?”

  电话那端,传来钟庆质问的声音。“钟沫,你去哪里了?我让秦管家去接你,为什么没看到你。”

  钟沫慢悠悠地说道:“我已经回来了,去哪里那是我的自由,你还要管我去哪里吗?”

  钟庆果断说道:“钟沫,你已经长大了。你就不能听点话吗?不管你去哪里,现在马上给我回家。”

  钟沫嘴角上扬,勾出一抹自嘲的笑容。“我不是你手底下的员工,少拿领导派头来命令我。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记住是回梨园的家。你要找我的话,就去梨园找我吧。”说完,钟沫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端,钟庆看着挂断的电话页面。一时间,陷入了回忆之中。

  梨园是帝城一座老旧的小区,也是他们一家三口,曾经的家,那里见证了他的成功,见证了他的爱情,同时,也见证了他的亲情。

  秦建国站在钟庆一旁,看着钟庆那满头的白发,心中不忍。“钟先生,何必一定要小姐回来呢?”

  钟庆把手机扔在桌子上,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三年时间,已经足够了。”足够我的女儿,为别人而活了。

  出租车停在了梨园小区,钟沫结算了车费。她拖着行李箱,一个人走在小区里面。

  她看着家家户户亮着的灯光,还有那热闹非凡的声音,心中羡慕不已。她曾经也拥有过,这样简单又纯粹的幸福。

  钟沫走进单元楼,一口气爬上三楼。她打开房门,孤零零一人站在玄关处。

  她看着不大不小的房子,一尘不染干净如洗。喃喃自语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房子打扫的再干净,人也不在了。又有什么用呢?”

  钟沫本以为,她今天可能得睡沙发了。万万没想到,钟庆会安排人定期打扫房子,这下,她省下了很多事情。

  钟沫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物,随后,洗了一个热水澡。

  钟沫从卫生间走出来,她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沙发上面。她环视四周,拿起手机给韩宵发了一条微信。

  ----你在哪里?

  ----我爸有事,我帮看着酒吧。你那边应该是凌晨五点吧?这么早就醒了?

  钟沫收到韩宵回复的微信,她随意的套了一身休闲装出了门。

  夜魅酒吧里面,放着嘈杂的音乐,舞池里衣着性感的舞娘在跳着热辣的舞蹈。

  酒吧吧台,韩宵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钟沫。嘴巴张的很大,惊讶万分。“是我瞎了,还是伦敦到帝都就三十分钟?”

  钟沫翻了个白眼:“真傻逼…”

  “钟爷,好歹你一漂亮小姑娘,能不能温柔点?话说,你啥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说一声?小的好去接你啊?”说着,韩宵就要拉钟沫胳膊。

  钟沫错开身,手指指着韩宵。“别碰我…”

  韩宵“啊”了一声,恍然大悟。“对不住,好久没见,我给忘了。”

  钟沫从阿姨去世之后,开始讨厌异性的接触,包括,他这个发小都不可以碰她。

  钟沫“嗯”了一声,坐在吧台的椅子上。“韩叔叔去哪里了?你怎么过来看店了?”

  韩宵一边给钟沫调酒一边道:“他和我妈度假去了,店里不能没人,我也没事,就看看店。”

  话音落下,韩宵把调好的酒递给钟沫。“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钟沫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嗯,挺好。”

  韩宵收起紧张的表情,长吁一口气。“只要你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调。”

  钟沫没应声,转移了话题。“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我想先回去了。”

  韩宵闻言,拦住钟沫离开的步伐。“我给安歆发消息了,她一会就过来了。”

  钟沫摇摇头,打了一个哈欠。“改明儿再聚,我有点累了。你跟安歆说一下,明天我联系她。”

  韩宵低着头,小声道:“好吧,那我送你。”

  钟沫拒绝道:“我自己回去就好,到了给你发短信。”话落,钟沫转身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