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她比月亮更撩人

第十二章

她比月亮更撩人 姜知鸢 2086 2020-04-30 01:51:52

  从下午上课开始,陆野把书铺在桌子上,把校服盖在头上开始睡觉。期间英语老师叫了三次,都没能把他叫醒。

  钟沫长叹了一口气,“学习好就是不一样,不像我还得拼命学习考大学。”

  钟沫是转校生,还是跨国的转校生,学习的地方有很多都是不一样的要去适应,所以她一整个下午都在学习。

  嘉德的升学率还是很高的,虽然教室里的同学没几个在听课。但是老师讲课的水平很高,重点也抓得挺准。

  如果硬要拿嘉德跟伦敦学校比,嘉德还是差了点。

  晚上放学铃声响起,陆野慢吞吞直起身子,睡了一个下午又临近晚上,脑袋昏昏沉沉的,他坐在位置上缓了一会儿,侧头看旁边没人,小同桌早已没了身影。

  “陆野!野哥!你在吗野哥!”杨帆从外面进来。

  “我他妈上了个厕所,还在楼下等了你半个小时还不下来,顾泽打你电话也不接,我还得爬好几层楼找你,放学了不回家在这干啥?”

  陆野“嗯”了一声,等我两分钟,腿麻了。

  他一开口杨帆一愣,“你嗓子怎么了?”

  “可能下午睡觉着凉了。”他站起身子拎着衣服往外走。

  “啧”感冒?杨帆跟在他身后,笑出了声。“每天对着你的校花同桌,人不仅长得漂亮,还肤白貌美大长腿,能不感冒?”

  陆野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追呗,”杨帆还在说。“喜欢就上,想追就追,野哥你长这么帅,不谈恋爱都浪费了你这张脸。别让咱仨上了大学以后,回想高中生活,提起陆野都他妈觉得你是性冷淡。”

  陆野没看他,撂了四个字。“你懂个屁。”

  杨帆一脸不解的问道,“野哥,不是,照你这话的意思,这是准备下手啊?”

  “滚”陆野哑着声音骂他。

  杨帆有点无法接受,这人的脑回路怎么和别人不一样,不死心的问。“野哥,你就没看上?”

  陆野看了看天觉得要下雨,把拎着手里的校服穿着,系上扣子,声音挺淡“看没看上管你屁事,嘴给老子闭上。”

  

  陆野伸出一根手指摸着墙,手顺着他的脚步往下滑,嗓音沙哑却带着低沉。“我从来不交女朋友的原因是因为,我不喜欢我能驾驭得了的女孩。

  “我理想中的女朋友她可以不优秀,但必须有一样能吸引我的地方能让我对她俯首称臣。因为是我的爱,首先是我爱她。再者是我依赖她,其次是她刚好也爱我,但不是我的外表。”

  杨帆理解不到,陆野这话中层次的意思。

  两人刚好走下楼,正好看见低头玩手机的顾泽。

  顾泽收起手机,声音清脆,许是冷风吹的还有点抖。“野哥,我以为你死上面了,我还看着时间呢,五分钟后你再不下来,我就准备上去给你收尸了。”

  陆野停在顾泽身侧,眯着一双腥红的眼看他,近距离一看还挺吓人。“我感冒了不想说话,别逼我弄死你。你俩去吃饭,我先回家。”

  傍晚街头,冷风萋萋,细雨沥沥。钟沫蹲在小区的便利店门口,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看着手机里面一串陌生号码的简讯。

  ----明天是小离的生日,我希望你回来一趟。

  不是别人发来的短信,正是钟沫的父亲钟庆,钟沫回了短信,随意的把手机收了起来。

  ----我弟弟的生日,我自然会回去,不劳您老费心费力了。

  钟沫低着头,等待了许久,口袋里的手机迟迟没有声响。钟沫轻呵一声,自嘲的笑了笑。她站起身来,把味如嚼蜡的三明治扔进了垃圾桶。

  钟沫往小区走,雨下的越来越大,行人都急色匆匆,只有她漫步行走。

  钟沫淋成了落汤鸡,她回到家里,蹲在玄关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厌恶父亲对妈妈的背叛,尽管父亲后来再婚,可是她依旧向往着那简单纯粹的亲情。

  翌日清晨,雨水不复存在,就像昨晚最弱不堪的钟沫一般,不复存在,仿佛,从未出现。

  钟沫选了一套简单的衬衫和牛仔裤,打车去了那个不是家的家。

  出租车越来越远离市区,最终停在了人烟稀少,但是富丽堂皇的别墅区门口。

  出租车进不去,钟沫在别墅区门口下了车。她本想要直接走进去,可是门口的保安却抬手拦住了他。“小姐,请出示门卡。”

  钟沫压低了帽子,浑身冒着低气压。“我没有不让进吗?”

  保安双手背后,公事公办的态度。“很不好意思,如果你是访客,需要房屋的主人出来接你。”

  钟沫扭身,给钟离拨打了电话。“出来接我,我在门口,这的保安不让我进去。”

  电话接通,钟沫一口气说完就挂了电话。她躲在树荫下,等着钟离过来。

  钟离很快赶过来,和保安解释一番,带着钟沫进去了。

  钟离很高兴,表情里面藏不住的开心。“姐,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钟沫声音清冷,很是疏离。“你的生日,我总会过来的,不过,我待一会儿就走了。”

  钟离低垂着眼眸,“啊”了一声。“没事,你来我就很高兴了。”

  一路上,钟离都叽叽喳喳的,明眼人都看出钟离很开心,很依赖这个姐姐。钟沫也会时不时的,回答钟离的问题,即使不说话也都会应声。

  两人停在独栋别墅的门口,钟离不自主的闭了嘴。“姐,我们到了。”

  钟沫:“好,进去吧。”

  钟离先一步走进去,一边走一边喊。“爸,我姐回来了,我姐回来了。”

  钟沫站在门口,没有走进去。钟离转身看见钟沫站在玄关,挥了挥手。“姐,你进来啊我带你去我房间。”

  钟沫摇了摇头,随后指了指鞋子。“可以帮我找一双拖鞋吗?”

  钟离闻言,挠了挠头。他们没有一个人记得,要给钟沫准备拖鞋。“姐回自己的家,不用换鞋。”

  钟沫得到回应,走了进去。她和钟离走右侧旋转楼梯上楼,而钟庆则从左侧旋转楼梯下来,他独自站着身影看着有些很沉重,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也往这看过来。

  钟沫眯着眼看他,年过四十五岁的男人,看着比她十四岁离开的时候要苍老许多。

  两人一左一右。中间隔着钟离相互对视,仅十几秒含义深重。随后钟沫收回视线。“钟离我们去你卧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