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如果将军是个妞

第三章 大街三拜把

如果将军是个妞 昉暮. 1255 2020-04-17 21:42:18

  “嗯?何人如此放肆!”等卞何箫他们赶上去,一群黑衣人死的死,伤的伤,跪的跪,拜的拜。“这人比我还秀……”扶昭无地自容的惭愧,望着眼前那穿一身水蓝色的男子,细细的品着茶,嘴角的微笑被他仪态给深深的藏了起来,这不算什么,五官长的也甚是俊美,兰陵王在他面前也低头羞涩了三分。

  男子见有人来了,反倒不在意,一个飞镖划向卞何箫“好快”卞何箫的武功可不是白学的,这小小的飞镖她还是能躲过的,不过,除了她没有人能比她更快了,面前这人有点意思。

  “有何贵干?”男子轻轻抬起沉醉在茶香中的双眸,温柔的盯着面前的人儿,他的青丝掠过那双紫色的双眸,如碧水云天,轻轻一笑,似小鹿乱撞,跌入人儿心窝里“来看看你如何砸场子”

  卞何箫说话没留一丝情面,她不喜欢比她强的人,对于那些人,她要么选择交友要么选择解决,绝不留情。“哦?本……公子可曾砸了场子?”男子勾起卞何箫的下巴,轻轻问道

  “自重,本公子没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卞何箫一把拍下男子洁白如月光的双手,摸着又带着一丝手感,这手,比女人的手还美“多谢公子抬手相助,敢问公子贵姓?”一旁的扶昭不耐烦了,这茶馆馆主怎么那么喜欢问别人叫啥,别人叫啥跟你有关系了?扶昭心里有几万头草泥马在卧草上奔腾

  “在下叫尚木”尚木轻轻摇了几下扇子,扇子上挂着一枚尊贵的玉佩,与左栎的玉佩有的一拼“本人左栎”“劳资独眼”扶昭听卞何箫自报大名的时候脸都憋红了,就算随便说个名字也比独眼好吧,也不知道自家将军是怎么想的,真是与当年那个在战场上喊杀敌报国的将军一点都不一样,或许这就是将军冷酷无情下的另一面吧

  尚木与左栎的目光投向卞何箫身后的扶昭“你们看我干嘛?”“你跟在独公子的身后,还没来得及问这位公子叫什么?”扶昭扶了扶额头,这左栎就是有怪癖,喜欢问别人叫什么,按照自己以前的性子,早就给他打一顿了“我叫日召”扶昭真的是被精神将军给传染了,原来沙雕是会被传染的

  扶昭摇了摇脑袋,为卞何箫眼下的尚木捏了把汗。将军死死盯着一个人,意为明天不是他的死期,也就在后天了,可怜这么一个风流潇洒的人儿摊上了自家腹黑将军诶

  “不如,咱们拜把子吧?”诶,这剧情发展的不对啊,这才哪跟哪?怎么就拜起把子来了?“你有怪癖啊?拜甚把子!”憋在扶昭喉咙里的话终于吐了出来,“本公子同意”“在下也同意”

  诶,诶诶?将军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说拜把子就拜把子,将军不是有厌男症吗?“古有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今有左尚独大街拜把子。何乐而不为呢?”

  将军一定出门吃错药了,说结拜就结拜,按照平时,有个男人碰将军一下,他的手保证下一秒就没了。今个是被哪个糊涂蛋下了迷魂药?

  大街上,三人跪在地上,扶昭想笑就不敢笑,满脸表示自己不认识他们“我,左栎”“在下,尚木”“劳资,独眼”他们拜的还挺起劲,吸引了不少路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对着这个天,对着这个地,对着大哥的茶馆,发4”

  三人拜了好一会儿,缓缓站了起来“就先这样吧,本将……公子累了,先回去了”卞何箫多想脱离这苦海,她刚才差一点忍不住跟左栎、尚木打起来,要在呆一会儿,这第二人格可能会分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