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主争仆斗

第十九章 好心做错事

主争仆斗 糊涂点好 1671 2020-04-26 17:23:58

  屋外的前任是气愤填鹰,恨得要死。屋里的冷依心魔横生,怒气难消,骂骂咧咧中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陈春花更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杵着干嘛?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吗?”冷依突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陈春花身上。

  陈春花猛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局促着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来,还不知道你们家的习惯和要求。你先交代一下,我按你的要求来做!”

  冷依冷哼一声,没再说什么了,心里头倒是舒服了很多。这个阿姨和刚走的相比,态度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温顺得很。

  于是,她简单地交待道:“现在是孩子们的午睡时间,我带小的,你带大的。”说完,一把抱起小宝,走进了卧室。

  客厅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陈春花终于有机会打量了一下冷依的家。

  刚才的争吵扰乱了她的视觉。她现在才发现,冷依的家被前任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没有一丝的凌乱。就连阳台上面的衣架都是大的和大的,小的和小的,颜色相同的各自分类摆放在一起。她不自禁佩服起前任的能干,担忧着自己是否能维持好原样。

  听从冷依的安排,陈春花将大宝哄进房间。应该是换阿姨的次数多了,小家伙一点不认生,且相当听话,不一会的功夫,就流着哈喇子进了梦乡。

  躺在小家伙旁边的陈春华毫无睡意,却不敢动弹,生怕惊醒了身边的宝宝。就这么直挺挺的躺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心里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初次与冷依见面时的过结,前任负气而走的糗样,不断在脑海里闪现。冷依不好伺候啊!谁知道今天的前任,会不会是明天的自己呢?

  陈春花顾虑重重,自己安慰着自己。该看到的、该见到的,我都见识了,还能怎样呢?既然来了,坚持吧!

  想到这里,她轻手轻脚地坐了起来。考虑到冷依和孩子们醒来,应该是晚餐时间,她决定去厨房准备一下,免得孩子们醒来手忙脚乱。

  可是,准备些什么呢?还是先请示,请示吧!陈春花看了看冷依紧闭着的卧室门,犹豫再三,却不敢打扰。

  晚饭总归是要吃的。陈春花蹑手蹑脚的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的食材。想着大宝可以和大人一起吃了,但需要营养搭配多样化。于是,她挑选了四菜一汤的食材。不过每样的份量都很少。

  快速的洗净,切好。该装盘的装盘,该装碟的装碟。顺手将菜板,菜刀洗净归位。最后用电饭锅做了少许的米饭。

  一切准备就绪,陈春花又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实在不知道自己还需要做些什么,就静静的坐着,翻看着宝宝的故事书,拘谨地等待着。

  不知不觉中,她居然有了些倦意,趴在桌子上打起盹来。迷糊间,忽然听到了卫生间里的放水声,猛然意识到冷依醒了。急忙起身,迎了出去。

  打开房门的一刹那,陈春花着实吓了一跳。卸了妆的冷依像个鬼一样堵在门口,苍白如纸的面孔,紫得发乌的薄唇,确实有些令人发怵。陈春花的魂一时没缓过来,冷依烦躁了。

  “现在几点了!我是请你来睡觉的吗?”

  “没有,我没有睡啊!”

  “没睡?没睡你在干什么!是在等我做饭你吃吗?”

  “没有,怎么会让你做饭呢?饭我已经做好了。菜洗好了,没炒。”

  “菜没炒?”冷依气冲冲的横了她一眼,径直走进厨房。看到灶台上的小菜,跳了起来,劈头盖脸一阵乱训:“这么多菜!谁让你准备的?吃得了吗?……”

  陈春花好心做错事,被训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满脸的歉意,怯怯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怪我没问,下次不会准备这么多了。”

  “下次,那今天这些菜怎么办呢?”冷依咄咄逼问。

  陈春花也想亡羊补牢,她小声说道:“用保鲜膜包一部分放冰箱,明天吃,可以吗?”

  “神经!放明天还能吃吗?”冷依不依不饶的怼道。

  陈春花败了,遇见冷依不败是奇迹。她心生抵触,暗自辩道:“我是多准备了几个菜。但份量少啊!我一个人都吃得了,有必要这么不依不饶吗?大不了我今天的工资不要,只当是我赔的菜钱……”

  “怎么!不服气吗?做错了还不能说你两句。”似乎是看穿了陈春花的心思,冷依双眼里闪着冰冷的凶光,直逼陈春花的双眸。

  厚道的陈春花哪里承受得住这种眼神,不由得心里头打了个哆嗦。如同自己真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更是拘谨不安。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有屁用。”冷依恶声怒怼。

  被怼得不上不下的陈春花,老实、本分,但不傻。她清楚再多的解释都将是自讨没趣,沉默,不安成了她本能的反应。

糊涂点好

请尊重我们阿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