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主争仆斗

第二十一章 不幸的童年

主争仆斗 糊涂点好 1619 2020-04-30 17:55:19

  少时,保安到了。冷依一见,连忙迎了上去。不论青红皂白,劈头盖脸,一阵指责。

  还没进入状态的几个人,一脸懵逼。稀里糊涂中,面面相视,却也不便说什么。

  保护好业主的权益,是保安的职责。顺从冷依的意思,几位开始驱逐起冷依的两位至亲。

  说也是好笑,刚刚还跟冷依剑拔弩张,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实则是窝里横选手。见到头戴警帽,身穿警服的保安,却也败下阵来,乖乖的离开了冷依的家。

  闹剧就此结束。冷依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可她却哭了,哭得很伤心,泪水就像是决了堤的河岸。

  陈春花看着、看着。不知怎地,把她对自己的不好都忘了。心中升起了一股怜悯之情。

  去卫生间端来一盆热水,搓了一块热毛巾,递到了冷依面前,轻轻的说道:“别哭了!擦把脸吧。”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竟让冷依像被电击了一样,突然不哭了。继而又放声大哭起来。

  陈春花傻了,一时不知所措。喃喃自语道:“你怎么呐?别哭呀!别哭呀!……”

  且边说着,边用手慌乱的抚摸着冷依的后背。

  渐渐的,冷依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陈春花见状,连忙又搓了块热毛巾,递给了她。

  冷依接过毛巾,擦了把脸。居然说了句“谢谢。”

  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冷依会道谢。陈春花迷惑了,她急忙连声说道:“不谢,不谢”

  冷依看着她,眼泪又掉了下来。

  看着冷依的眼泪,陈春花越发多了些怜悯,心里头一酸,也跟着掉起了眼泪。

  “你觉得我是六亲不认的人吗?”冷依抽泣着问道。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突兀。陈春花深感意外,冷依何曾和自己正常的说过话呀?言拙质朴的她一时语塞。

  “看得出,你是个善良的人!”没想到,冷依又说了句人话。

  陈春花更是语塞,一时还是适应不了冷依的好,手足无措,忸怩不安。

  冷依见状,凄然一笑。把自己柔弱无助的一面,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原来,冷依的童年很不幸。妈妈在生她时难产去世,爸爸又是个地地道道的渣男,将出生才几天的她扔给外婆后,至今杳无音信。

  可怜的冷依只能跟着外婆,来到了姨妈家。姨妈家的环境并不好,一家四口,靠开农用车的姨夫一个人养活。

  本不富裕的家庭,一下子来了一老一小两个拖油瓶。姨妈的脸阴沉得像个霜打的茄子,整天吊着,唉声叹气,骂骂咧咧。

  在这个家里,冷依没过个一天的好日子。小小的人儿,本是要人爱来,要人疼的。可她却吃不饱,穿不暖。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她清楚的记得。有一次,还未上小学的自己,洗碗时,一不小心摔了一个。姨妈像疯了一样的冲进厨房,面目狰狞。伸手就是一阵爆揍。

  她边揍还边骂:“你个该死的!扫把星!你怎么就不死呢?……”

  可怜未满七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啊!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爸妈怀里撒娇呢。可面对凶神般的姨妈,冷依除了惶恐,还是惶恐。

  惶恐中,她连忙收拾起地上的残局。可越急越出轨,残局还没收拾干净,她的手又被划伤了。

  鲜红的鲜血顺着手指滴落了下来。一滴,一滴,又一滴,看着真有些渗人。

  冷依吓哭了。不过,她的亲姨妈并没有因为她的害怕而生怜悯,反倒是更凶狠了,暴虐继续。

  好在这时,姨父回来了。他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又看了看冷依的手。厉声吼道:“行了!行了!有完没完。”并用身体挡住了老婆的手,抱起了冷依。

  冷依哭得更厉害了,不是因为疼,而是委屈,只能在姨父面前发泄的委屈。

  因为这个家里,只有这个人,这个和自己没有丁丁血缘关系的人,才是跟自己最亲的人。

  但是,姨父并不了解小冷依的感受。看她哭个不停,以为是她哪里被老婆打伤了,不由得责备起来:“你下手也太重了吧!她可是你侄女,你打了她哪里?”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姨妈又来劲了。“我说你是有病吧!你也说了,她是我侄女,我会往死里打吗?你少操点心”

  姨父不相信,追问道:“那她为什么哭呢?”

  “还不是看见你回来了,作妖!”

  姨妈不耐烦的吼道。

  吼完老公吼冷依:“你还哭!你个丧门星!再哭!再哭老子打死你!”

  吼着,吼着,又准备开打。

  姨父看不下去了,一把拽住姨妈:“你还没打够吗?你怎么这么不会做人。要养,好好养!不养,送走!别到时养出个冤家来。”

  姨妈听完,嚎啕大哭。暂时放过了冷依,却跟姨父干了起来。

  

糊涂点好

原生态的家庭对一个人的成长至关重要,您觉得我说得对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