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惜颜旧记

第六章 讲学

惜颜旧记 孚如相完 3498 2020-04-21 21:24:20

  舒颜看向他,嘴角抑制不住的上翘。“季先生,好巧。你也来这里吃饭啊。”

  他一眼就看见坐在她们对面的顾明盛,季怀桉眼里闪过一丝不耐,却很快调整好,微笑着回话。“好巧,舒小姐,付小姐。”打完这句客套的招呼,就再也不发一言。

  舒颜看着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明明还是同一个人,同样的微笑,偏偏好像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说不出的冷漠和疏离。她对着这样的他有些说不出来话。

  刘仁礼却没注意,仍自顾自的和他们交谈。“怀桉和付同学认识啊。”他对着季怀桉调侃道“那怀桉你下午对着相识的学妹讲学一定更自然了,哈哈哈。”他开怀大笑。

  季怀桉在旁边提醒他,“刘老师,您忘了林校长在包厢等我们呢,不如下次再聊?”

  刘仁礼也知道正事重要,对付植他们叮嘱到“下午的讲学要好好听啊,给怀桉提提问,让同学们多学习一下优秀学长的经验,呵呵。”他总是喜欢对着他的学生笑笑,其实他长得挺严肃,不过老是挂着一副老好人的笑脸,同学们也不怕他,反而相处的很不错。

  付植也没反驳,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刘仁礼知道她性子冷淡,也没多说什么。对着他们这两个学生的朋友点了点头就和季怀桉离开了。舒颜有些失落,他们之间就再次像个陌生人。那次落日的余晖好像只照到了她一个人身上。但她明显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有了距离就让她再次靠近好了。

  三个人当中只有付植仍旧冷静的看菜单,顾明盛看着舒颜,疯狂用眼神暗示她,想让她解释一番。她们什么时候背着他认识了这样一个男人。她撇了撇嘴,不想理他,她自己心情也不好呢,才懒得管他的事。

  顾明盛看着她们一个淡定,一个戏谑的看着他却不作为。他憋不住了,准备开口问个清楚。付植却说话了,“吃完饭后你们去玩吧,我去不了了。”舒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没听清付植说了什么。

  “为什么?”顾明盛急忙问到,甚至忘记深究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都安排好了,今天下午唱歌的包厢都提前预定了,现在又突然不去了。

  付植一副看傻瓜的表情盯着他,“你刚刚没听见?”

  “听见什么,你说明白点。”顾明盛急了。

  “季怀桉的讲座是我逃的那个,现在被院长碰到了,逃不掉了。”付植一边看菜单一边耐心的解释。

  顾明盛这才想到之前他们约着出来玩的时候,付植说她今天有个讲座。不过他觉得逃个课都正常何况区区一个讲座,他就撺掇着她逃了。付植和舒颜到也觉得这没什么,但没想到冤家路窄,出来吃饭竟碰上了,如果单单碰到季怀桉还好,毕竟他也不知道付植就是今天要上讲学的学生之一。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管。偏偏遇到了他和院长一起,何况院长还特地叮嘱她好好听讲座,她再逃就太明显了。

  舒颜听见季怀桉的名字回过神来。之前她还愁没有理由接近他呢,这就有个听讲座的机会送到眼前。“我去,我也去。我陪你一起去听讲座,小植。”她挽起付植的胳膊轻轻摇了摇。

  付植斜着眼看了看她,也不说话。舒颜顺着杆子向上爬,“谢谢小植,你最好了。”

  “谢我干嘛,我们学校也没规定不让外校学生旁听。我就是带你找位置罢了。”付植写完菜单,无聊的翻着手机。

  舒颜转了视线看向顾明盛,打量了他几眼。摸了摸下巴,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盯着他。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怪瘆人的。别把注意打在你哥我头上。”他双手交叉攀着肩膀,一种防备的姿态。

  服务员正给他们上菜,看着他这奇怪的动作,不时的瞟了他好几眼。

  “我劝你去。”她狡黠的笑了笑,然后小声的对他说了句“刚刚那个,付植的相亲对象。”

  “什么?”他大声喊出来,引的旁边吃饭的客人们都转头看向他。他一时尴的不行,把头埋在桌前。又开始小声询问她怎么回事。

  付植被他的大声引的不满,剜了他一眼。“别吵了,吃饭。”又一边给他和舒颜盛了饭。

  舒颜接过自己的那份,“谢谢小植。”然后拿着果粒橙给他们添上。转头对顾明盛说道“你没听错,季怀桉,付植的上一任相亲对象,虽然没成,不过这讲学你还是去看看,你总在我们面前自诩是s市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今天也去看看真正的才俊,才好醒醒,但烦你有一粒花生米,也不会醉成这样。”她盖上饮料的盖子,随后坐下。“不过你也别太伤心,他俩以前没成,以后也不会成了。季怀桉现在是我看上男人了,哼哼。”

  顾明盛听到季怀桉是付植的相亲对象已经开始不淡定了了,就想摔盘子上去找季怀桉干架。然后,听到舒颜说没成,心情又开始格外舒爽起来。也没在意舒颜后面说了什么。反应过来,立马震惊的看向她。

  付植本来在安静的吃饭,听到舒颜后面的话,夹菜的筷子差点掉下来。转头古怪的盯着她。等着她的解释。上次他们在商场见面还是陌生人,不过一个多月,进展这么快。她自己感情比较淡,不是很能理解。

  舒颜也没打算对他们隐瞒什么,她还指望着他们给自己想想办法拿下季怀桉呢。

  “别这么看我,就是你想的那样,一见钟情。这没什么不可思议的,画家的想法和感情一样,突如其来。我也没想到自己哪一天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不过都发生了,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难接受的。我本来就是个无拘无束的,这样的爱情好像更符合我的性格。”她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感情来的太快有什么不好,反而很开心。她也不知道来势凶猛的感情会不会在某一天也一泻而去。她是一个看重当下的人,喜欢什么便勇敢去追。

  顾明盛虽然也震惊,但是丢了妹妹总比丢了老婆好,他双手支持舒颜追季怀桉。虽说没了这个相亲对象还有下一个相亲对象,但是把希望的种子扼杀在摇篮里更好。

  他们吃完饭,开车去旁边的商场买了些零食,舒颜是觉得正好在这边,离上课时间还早,就逛逛商场,消消食。顾明盛就日常献殷勤。付植也不发表意见,跟他们一起。

  等到到了开讲座的地方,都没什么位子了。这个时间到放在平时还算早,应该没什么学生。偏偏今天和平常上课不太一样,以前这种讲座大家都是占后排位子,好偷偷打小差。今天格外反常,前面的位子都是人,而且大都是女人。他们三个只能在最后一排挑到了连着位置。

  “付植,你们学院的女生都这么好学?”顾明盛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不上进了些,付植可总是在她们系拿第一,在这群好学的女生里面排第一,大概是很难的。

  “你知道大多数女生最喜欢什么么?”付植问他。

  顾明盛身边的兄弟倒是多,但是娇滴滴的姑娘家倒是没几个。他不清楚女生喜欢什么。

  舒颜抢答,“买买买和高富帅。”

  “没错,但季怀桉是可以买买买的高富帅。你现在还觉得她们是好学才坐在那里的么。”

  “那你呢?你也喜欢他么。”他一针见血,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你知道的,我不是大多数女生。”她在他们挑好的位置坐下。从帆布包里拿出准备好的书,翻开,然后就不理他们了。

  舒颜知道顾明盛定然是想坐付植旁边的,也没和他抢。付植看书的时候也不和他们说话,坐哪不一样,切。

  顾明盛拿出他们刚刚在颜茶买的咖啡和奶茶。把咖啡放在了付植桌子上,然后拿着奶茶讨好的对舒颜笑了,表示让座之恩,只能奶茶相报。

  她有些后悔了,刚刚干嘛要去逛商场,早点来抢个靠前的座位不好么,难道逛商场来比得到一个拥有商场的男人还重要。

  想到等会要见季怀桉,舒颜拿出小包里的补妆镜,撩了撩头发,唉,果然,仙女连头发丝都是完美的。

  突然讲堂里的喧闹声消失了,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她一眼就看见了台上那个干净如画的男人。他挽起衬衫袖子至肘部,调试屏幕和设备。

  台下的安静突然炸开来。

  “哇,好帅。”一个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说道。今天本来约朋友逛街,她朋友说要来听讲座,死活不逃,还叫她也来。

  “是吧,我和你说,他不仅长的帅,是我们学院近十年来以最高绩点毕业的学生,还被保送商经盾斯大学读研究生。那可是我们金融系学生的梦想。而且他家好像还很有钱。成绩好,长的好,家世也好。他长这样完全可以出圈了好么,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那女生的金融系朋友回道。

  舒颜只知道他脸好,家世不错,没想到成绩也这么棒。只觉得不愧是她挑中的男人,怪优秀的。她越过顾明盛,伸手摇了摇付植的胳膊。睁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她。

  付植本不想理她,耐不住这炽热的眼神。“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真的,他算是我们金融系的学神,女生的男神。”

  舒颜继续盯着她,付植只得放下书,好好回她。“你放心,我对你想要追他这件事一点看法也没有,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我对他没兴趣。”

  “我还没说一句话呢,你怎么都说完了,不是冷美人么?”她低声嘟囔着。

  “你的想法都写在眼睛里了,我再怎么感情迟钝,好歹是个具有理性思维的人。而你,太好懂了。”好歹她们做了那么多年的闺蜜。她不怎么关心身边的事,所以不太懂人情世故。但是舒颜是她特殊的朋友,她的一些心思,自己多少明白一些。

  听到这,舒颜终于放心了,顾明盛也听到了。虽然付植并没有表现出对季怀桉的特别,但她怕付植只是藏在心里没表达出来,如果她真的因为季怀桉而和付植产生嫌隙,她会十分为难。可能因为友情而放弃爱情,不过那对于她来说也是可惜的。

  她继续衔着奶茶的吸管,在上面留着一排排的牙印。看着台上正在准备的男人。

  

孚如相完

作者:季季你生舒舒的气了么?   季怀桉:不,生你的气。   作者:我做什么了?   季怀桉:为什么顾明盛和舒舒坐一桌,我在另一桌。/冷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