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惜颜旧记

第八章

惜颜旧记 孚如相完 934 2020-04-27 10:25:57

  时间有些久,舒颜靠在座椅上静静的看他。这张脸大概是女娲精心雕刻的,怎么看都好看,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什么样的呢?她有些好奇。

  她在这边肆无忌惮的打量全落到旁边人的眼里。

  “到了,下车吧。舒小姐。”他调笑的看着她。

  舒颜有些不自在,咳了咳,然后把头低下,假装很自然的解安全带。季怀桉准备下车,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然后又跟触电般快速的收回去了。季怀桉下意识的看向她,询问她是否有什么问题。

  “不要叫我舒小姐了,我叫舒颜。”她又突然大胆起来,虽然这是她第一次追别人,但也知道这必定是个艰难的过程。至少首先丢弃掉羞怯,最后是不是圆满再另论。舒颜不管他是否接受,她本就是个霸道的人。

  春分袭来,吹散了空气里的烦闷不安,悄悄掀起她的裙摆,在空中打起了个小旋。等到季怀桉再观察小姑娘的时候发现她有些不同,挺胸抬头,下巴微微上扬,一副高傲的姿态。她怎这般多变,他心情微微上扬。

  季怀桉绅士的帮她拉开座位,示意她坐下。漆黑的木椅,漆黑的木桌,旁边置放着一扇镂空的屏风,有几缕青烟缓缓升起,是一个很有韵味的地方。她觉得季怀桉定是老男人无疑了,这种地方一般是她家舒总和别人谈合作来着。此时,她想和人家谈恋爱,他要和她谈公事?

  他定然是因为这样才没女朋友的。算了,这种细节还是别在意了,季怀桉长得好看,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她就是这般漂亮又大度的仙女。

  季怀桉正拿了桌上的餐具,用茶水浸泡,他的手白皙修长,和黑色的木筷形成强烈的色差。他把清洗好的餐具摆在舒颜和自己面前,与舒颜对坐。

  “好了,我们可以谈谈刚刚的事了。”季怀桉笑着说。

  “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刚刚说了那么多,你得给我一个答复,今日死譬如昨日死,明日我还是我。”她一向看得开,世上好东西那么多总不能什么都让她得到,得到还是得不到也就一个结果罢了。如果他拒绝了,以她的高傲再不会死缠烂打。

  “季怀桉,26岁,21岁上经大学毕业,24岁商经盾斯毕业。户口本上有父亲,弟弟,我。有车有房,季氏不是我的,但有一点私人产业,养你大概没问题,不抽烟喝酒,打架斗殴,无不良嗜好。虽然较你年长一些,但也不算老。至于相亲,那是个误会。但确实有计划,三十岁前结婚。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试试。当然,也可以选择再考虑一下,也不急于一时,选择一个合适的伴侣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他右腿搭在左腿上,身子微微后倾,右手搁在桌面,食指时不时的起伏敲打桌面。有种说不出的闲适。

  舒颜倒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答应,他们算下来不过是见了三面,他也不对自己的感情表示质疑或者像其他正常恋爱流程一般先从朋友做起。就这样简单的答应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给自己挖了坑,或许一见钟情本身就是不靠谱的。除了他刚刚说的一切,自己对他竟没有任何了解。这场见色起意的告白实在有些草率。

  易怀桉看她不似方才那般多话,猜到她大概又想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你不用担心太多,人在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你大可不必怀疑我的人品,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遵纪守法。况且付总也不会随便安排人与付小姐相亲,嫁女儿是一件慎重的事不是吗?此时我正需要一个结婚对象,而你又表示对我抱有好感,选择与我交往这是一个共赢的局面。如我所说,我们可以先试试,现在社会快餐式爱情也很多,我们不过是顺应这个社会。”

  舒颜虽然被他即刻的回答唬住了,但也记得是自己先告白的,她的初衷是拿下他。现在对方乖乖送上门了,她再矜持岂不是显的不大气。

  “”

孚如相完

我卡文了,有没有小可爱给点建议,这样发展是不是太快了。好像没啥经历就在一起了。orz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