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奈何桥上渡五生

第三章:海棠无香

奈何桥上渡五生 桃扇青眉 1269 2020-04-20 10:01:02

  “走吧,”桃容携着何言朝御花园走去。

  一路上时不时有嫔妃向她见礼,她一一回了礼。

  走出几步就听到几位悄悄嫔妃议论。

  “虽说是个皇后,不还是活的没我们好。”

  “就是,听说成婚一年,皇上还没碰过她。”

  “嘘,小声点,还没走远。”

  何言脸色气愤:“娘娘,别听他们瞎说奴婢去收拾收拾她们。”转身要走被桃容拉住了,她说:“何容,她们说的没错。”

  她笑着说:“走吧!御花园的海棠可好看了。”

  御花园里莺莺燕燕围坐在亭子里,苍澜庭坐在首座,有嫔妃为他斟了一杯酒,他浅笑这揽过女子的纤腰把她扯进怀里。

  女子娇羞,她拉着他的衣襟嗲嗲道:“皇上,你真坏。”

  苍澜庭闻言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你不就喜欢朕这吗?”

  女子娇羞的钻进他的怀里,他哈哈大笑。

  桃容站在远处看着他左拥右抱,看着众嫔妃给一杯杯给他灌酒,他一杯不落的全喝,她心里依旧涩的难受,她握紧了拳头,较好的面容一寸寸失了颜色。

  桃容不知他是否看见她了,只觉得他的眼神扫过了她站的地方她有些慌乱。

  她抿嘴压下苦涩浅浅的笑着,这一年多来她看着他往后宫接连不断的塞新人,她的心已经疼得麻木掉了,最初的时候她还会哭,现在她只剩下满腔悲伤。

  有时候她会想,这么多女人他宠幸得过来吗?也不怕****,转过身又自嘲真是多管闲事。

  她站了一会看着那个男人一杯一杯的喝,他穿着黑色的锦衣,衣袖上用金线绣着五爪金龙,他的侧颜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无一不在彰显着这个男人的清贵,冷漠,正是这张脸让她坠入深渊。

  海棠花开的潇潇洒洒,粉嘟嘟的,一点点侵入她的心头。一如他和她初见时的模样。她转身想离开,却被叫住了。

  “爱妃来了不进来坐坐?”她抬头那个男人不知何时端着一杯酒倚着海棠树看着她。

  男人的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捏着雕花金丝白玉樽,十分赏心悦目。

  她福身:“臣妾参加陛下。”

  他却不理会自顾自的说道:“皇后这么着急走,是不待见朕还是不待见你的众姐妹们。”

  桃容:“………”

  “姐姐您是皇后不待见我们也就罢了,可您不能……”不能不待见皇上。说话的是最近盛宠的清妃,她欲言又止,柔柔的看了眼苍澜庭。

  桃容抬首,淡淡的道:“本宫和皇帝说话轮得到你插嘴?”

  她看向苍澜庭笑得有些凄凉:“皇上说笑了,臣妾只是看您和众姐妹玩得开心不便打扰,怕饶了您的雅兴。

  而且容儿也确实是走的有些久了,身子有些不适,想要回去休息休息。”

  她脸色苍白,看着确实是有些不舒服,众人也都信了,只有苍澜庭盯着她紧握的拳头,他眼神犀利冰冷的眼里闪过一丝疼惜,来不及抓住就不见了。他道:“既然皇后不舒服朕就陪皇后去休息吧。”

  他走上前揽着她的腰身,转身就走,走之前他扭头吩咐道:“清妃顶撞皇后,罚抄经书100遍,从今日起禁足一个月。”

  “皇上”清妃不可置信,她急忙跪下苦苦哀求:“皇上,臣妾知错了,饶了臣妾吧。”

  却没有人理会她,这一个月来盛宠不衰让许多人对她极为憎恨。

  如今被罚许多人乐的见成,这座深宫中从来不缺女人,被禁足一个月对她们来说就相当于失宠,再无出头之日。

  这也让更多人唏嘘不已,在这座华贵的牢笼里,说错一句话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努力的往上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