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十爱短篇集

之六 楼 梯

十爱短篇集 云梦老祖 1942 2020-04-17 11:20:12

  平稳柔和的步子,仿佛洞悉一切的节奏;有点高,只需两步的转弯……

  她将脸贴住楼梯的扶手,饶有兴趣地听着。她觉得这是一个男子。

  然后她看到了一个由她的猜想所构成的男人。看着他没有上扬如固定了的头部,这使她的头也定住了,只有眼珠偏向一边,看着他擦身而过。她无法知道他有没有看着她,因为他戴着墨镜,在这昏暗的楼梯里。

  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她,吓了她一跳。

  “想什么呢,那么认真。”

  她觉得背后这个庞大的身躯像要将她裹起来,忽然在温暖之内感觉到了迷失,如同她一样被包裹着。

  她挣开他,“别闹了,欧阳。走吧。”

  ……

  夜晚来得很快,她看着天色渐变,看着楼梯里又亮起那昏暗的灯光,慢慢地就忘记了白天所做的一切。

  “欧阳怎么还没回来?”

  昨夜的梦,无数次墨镜男子上楼的声响,画面,擦肩而过的一瞬,反复重叠。

  她睁开眼,男子已经走到她面前的转角了。

  依旧戴着墨镜,仍旧固定不偏转的头,再一次的擦身而过。

  “你叫什么?”其实她想不到该说什么。

  结果真的没有回应,依旧平稳柔和的步子。

  ……

  这个画面没有第三次在她眼前出现。欧阳回家的时间却一天比一天晚。

  ……

  真是安静啊。

  手机忽然响起,四个小时以来的第一声。

  她猛地站起来,一阵晕眩,却在翻下楼梯前被拽住。

  她清醒过来,“为什么不让我翻下去,让我受伤也好。”她头一次被那副墨镜面对着。

  “你没有必要说这些。”她头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他转过身去,走向楼上。

  “我可以看看你的样子吗?摘下那墨镜。”她不想他离开,不想再莫名地孤独起来。

  墨镜男子没有停下,渐远的声响在楼梯里幽然,“不行,那样我会杀了你。”

  “杀”字回响在她耳际。

  她在墨镜男子关门之前追上来,还未匀过气,就被关在了门外。手掌啪啪地敲击在门板上,却没有任何回应。

  一阵颓然,靠着门板滑坐在地上。她觉得失去了一切力气。

  ……

  一束阳光穿过厚重的窗帘,刺痛了她的双目,她醒过来。墨镜男子安静地坐在阴暗之中。“你走吧,不要再待在我门口了,我不想杀你。”

  “你肯让我进来了吗?”她坐起身,避开那阳光,瞳孔渐渐适应黑暗。

  “你待在我门口,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有人注意的话会使我的处境危险。”

  她站起来,“你……你真是……不对……”她走过去,“你本该杀我的,但你没有,你不忍心,你,你喜欢我。”她笔直地站着,仿佛在表白。

  他缓缓地站起,将窗帘拉紧,屋里完全暗下来,“你可以走了,不要逼我做不想做的事。”

  她第一次从后面抱住一个男人,也第一次被枪指着额头,冰冷在皮肤上漫延。

  她后退,头一次看到真实的枪,本能的惊惧。

  退到门口,停下来,她开始笑,“你不会杀我,你喜欢我。你的手指,根本没放在扳机上。”

  小手纠缠着大手,轻轻地揉捏,抚摸,如年亲母亲的手指在婴儿的皮肤上旋转。大手轻微地颤动,仿佛被触到敏感的神经。大手猛地抓住了小手,紧紧握住,久别重逢般不愿放开。

  ……

  他们疲惫地坐在楼梯里,各自靠着墙。被摘下眼镜的他看到了眼前清澈而空茫的双眼。

  “你可不可以帮我杀了欧阳。”

  他只是看着她。

  “我知道,杀人要酬金,可我没有钱,我……你能帮我吗?”

  他重新戴上眼镜,“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我杀他吗?”

  她垂下头,狠狠地咬嘴唇,“我……”

  砰---,门关上,死一般的安静。可安静却让她思绪混乱起来,初遇墨镜男子的画面,梦里的反复遇见,摘下眼镜的他幽深的双眼,温暖的吻,皮肤上残留的体温。

  然后她看到了从屋子里冲出来的他,看到了紧握住枪的手,看到了放在扳机上的手指,看到了,看到了他紊乱的步调和摇晃的背影。

  ……

  仿佛和昨晚一样,她又坐在楼梯上,倚着墙。等待着,等待着。等着入夜,等一个人。

  她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了那熟悉的步调,平稳柔和。她兴奋起来,冲下楼去。她有很多话要对他说,她在期盼中找到了爱的痕迹。

  她想抱他,很想很想。可冰冷的枪再次顶住她的额头。

  “走,我不想再见你。”

  他的手指放在了扳机上。“你真的不爱我了么?”泪溢出来,她再也看不清他的样子。

  楼下响起了警笛,声音在楼梯里回响,扰乱了他们长时间的静止。

  “我当人质吧。”她觉得应该再为他做些什么,即使他已经不再爱她。

  他们成功地从警察手里弄到一辆车。离开那昏暗的楼梯,灯火通明的楼外给她倾注了莫名的陌生感。她回过头,恋恋不舍。如果……

  她先上车,他的枪不再顶着她的头。仿佛这不是一场警匪剧,而他们,要驶向未来。

  遥远的一声枪响,他倚着车门,缓缓倒下。子弹穿过他的脑袋,血洒在了她的脸上。原本仿佛萦绕耳际的幽美音乐嘎然而止,颇有些烦乱的思绪也停顿下来。

  她拿起他的枪,顶着太阳穴,扣动扳机。

  咔嚓。呵,没有子弹。

  没有子弹。

  枪坠落到座椅上的同时,她吼叫起来,泪再度喷涌而出。她想呼唤他的名字,可是……是啊,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于是只有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警察将她拖出车中,“没事了,没事了,不要怕。”

  ……

  平稳柔和的步子,仿佛洞悉一切的节奏;不高,需三步的转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