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十爱短篇集

之八 明眸

十爱短篇集 云梦老祖 1124 2020-04-19 17:40:55

  如果一个足足在你生命中出现了六年的女人,在分别的最后两个月爱上了她,那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阿焱半自语地对他说了这些话,一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的表情。于是阿呆再也没有听课的心情。对于高三的人来说,能够偶尔这么风花雪月个一时半会,也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情。尤其是像他这种大声疾呼“爱情万岁”却又每每无疾而终地爱着的人来说,更是混身舒坦,如沐春风。阿呆趴在桌子上非常认真在想,我的生命中是否有这样一个女人呢?然后他看到了右边正拿着镜子猛照的小童。啊,是啊,这个女人还真的符合条件哎。时间静止,一只鸟飞过,额头上满是阴影。这么个复杂的女人,这么个势利的女人,这么……要爱上她会不会太难了点,而且,过往的六年,又算什么?仿佛陷入一个巨复杂的方程式,一个大括号囊括了所有的回忆与疑惑,无法找到答案。一双硕大的胸架在纤细的腰上,美好的画面,小童的身材真的不错,至少相对来说是这样。难道这身材就是方程式的解?他如此这般地浮想联翩,小童却已朝着他说了一番话。见他没什么反应,便伸手覆在他的额头上,“阿呆,你还好吧?”她的手如此冰冷,也许,抑或是自己的思想太过灼热。这冰冷将他唤回来,他看着她的脸,“小童啊,我们是六年同学了吧。”“啊?哦,是啊,六年了。”上课铃恰到好处,小童深呼吸,转身,离去。结果当晚他就梦到了她。一切仿佛是个局,像是焱设的,像是小童设的,更像是自己设的。一番横冲直撞后越发疲软,没有找到答案,没有力气逃离。只好安于其中吗?这烦闷的岁月是否真的需要波澜。

  放学了,每每想到这三个字,他便想起“花儿”的《放学了》。正欲唱时,忽然发现教室只剩下他和小童。小童是不喜欢“花儿”的,于是只好收住声。更何况小童阴沉着脸,目光呆滞。他走过去,其实他试图为“走过去”找个借口,不想承认,不想承认他只是想要走过去。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脸,看到她眼角与眉心细小的纹路,她不开心。“阿呆,为什么,为什么她们要那么说我,我真的是刻薄的人么?”小童睁大眼睛看着阿呆,渴望得到答案。六年来,他头一次正视她的眼睛,深切地凝视,发现了她眼中闪闪发亮的东西,如此迷人。是泪吧,是泪吧。他宁愿相信这只是泪,相信只是她不愿意展现的些许脆弱。

  可无论如何,此刻,他恋上这明眸。他已经找到答案,可小童还没有,于是他劝慰她。不由自主地向着她说话,接近于哄她了,他发觉即使这样还是会心痛,甚至比她还要难受。“阿呆,谢谢你,我好多了。”她收起脸部细小的纹路,眼泪也早已拭干。

  她没有再看他,他也无法知道她眼中的光茫是否依然存在。“你没事就好了,那,我先走了。”他起身,右手的指背在她的脸上轻抚而过,也许算是告别。一个足足在你生命中出现了六年的女人,在分别的最后两个月爱上了她,也许真的是件讽刺的事情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