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昔年忆彼岸约

昔年忆彼岸约 墨鲸搁浅上 2189 2020-05-17 20:00:00

  晨婉抿一口茶,淡淡道。

  “她与你很熟吗。”

  只一句话,锦晓顿时觉得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你是什么人。”

  “她是什么人与你何干?”沈欣语蹙眉,“我不说你什么,是因为我觉得你不配,让我浪费上我的时间和口水与你骂一场,别给脸不要。”

  “大胆!”锦晓银剑出鞘三分。

  “考试规则,看来,这位小姐是没仔细读过呀。”晨婉轻点几下桌子。“考生在考试过程中私自斗殴可是要被摘除资格的,您最好小心点儿。”

  锦晓一定。

  “妄议长辈,锦姑娘,好家教。”那个青衣男子开口道,“她母亲,并非庶女,是韩城大名鼎鼎的书缘门派,韩家的嫡长女,你这一个‘庶女’,得罪的……”

  话未了,可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得罪了韩、沈两家。

  “哦,对了,你好像才是个庶女吧,还是个……哎罢了。”

  锦晓的脸都绿了,她最忌讳别人提这件事,“你又是何人,竟……”

  “在下,圣珍阁阁主之子,柳言诗,只是一个纨绔子弟。不过,姑娘如此主动的问在下‘是何人’可是对在下一见钟情了?姑娘请放心,在下待在家里闲着无聊,走了走商路,现下……天珍阁阁主。我穷,别的没有,钱最多了。这……养一两个通房丫鬟还是做得到的。姑娘如此热情,在下也不好拂了姑娘的面子不是?”那轻佻的语气,六亲不认的姿态,能气死个人。

  她刚想接着骂,沈欣语就笑了,“锦晓,起床的时候,记得叫醒你的脑子,出门也要记得带上啊。”

  她停下,稍稍一想。

  天珍阁……圣珍阁……那是……把着整个天都大陆的经济命脉的金主爸爸啊。

  天呐,她刚刚做了什么。

  竟然……差点得罪他们,若是断了锦家的财路,锦老爷子那个畜生定然不会放过她。

  “言诗。”一个灰衣男子走了下来。

  “伯涵涵。”

  晨婉咽下去的水差点儿泛上来,这名……好、好特别呀。

  伯涵音并不在意,很镇静的坐下来,把剑立好,倒了一杯茶。

  晨婉抬眼,扫过看着她们的人。

  “怎么?诸位,还有什么事儿吗?”

  一瞬,所有人都扭头看向了别处,大厅里渐渐变得嘈杂。

  “刚刚,谢谢你了。”

  晨婉转过头,看着沈欣语,“你好,我是云韶馨。”

  琴蕴歌微微颔首,“我、我叫琴蕴歌。”

  还不等她说话,柳言诗就挤了过来,“你们好啊,我叫柳言诗,那位,叫伯涵音,很高兴认识你们。”

  沈欣语往旁边挪了挪,“沈欣语。”

  他点点头,笑了一下,“我们可以和你们搭个伙,组个队吗?”

  晨婉看看她们两个,琴蕴歌连连摇头,“我听你的,什么都不用问我的。”

  沈欣语拿起茶杯,“我没意见。”

  晨婉点点头,笑道“好啊,没问题。毕竟,人多力量大嘛。”

  柳言诗行了个虚礼,“谢谢女侠”然后,冲着伯涵音招招手,“过来啊。”

  伯涵音无奈的摇摇头,拿起剑,坐了过来。看着她们,微微一笑。

  沈欣语看到他的脸,一愣。

  现在,晨婉“一人”坐在主位上,身旁坐着夜阑。沈欣语和琴蕴歌坐在一起,柳言诗和伯涵音坐在一起。

  晨婉沾了点茶,在桌子上画了个静音符。

  殿中坐的几个长老一看,立刻开始讨论起来。

  “这丫头,到底要干什么。”露缘看不明白了。

  “反正,她不简单啊。”寻涃摊开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哎,泺讪,你昨天说她没有灵力……对吗?”蔓诘不确定的说。

  “嗯,一丝灵力都没有。”泺讪摸着胡子,似是想到了什么。

  “你认真的?”蔓诘不信,哪个会割灵步的人会没有灵力呢?可泺讪探了,那一定就是没有,除非他开玩笑。

  不论修元高于否,泺讪都能探出他的修元阶级,没有人能骗过他的眼睛。

  泺讪点头。

  “那,你为什么要放她过关。”儒尘不明白。

  “她。”泺讪眯了眯眼,“我想看看她能走到哪一步。”

  她,一定与箫凝月有关。

  “只是一个废物罢了,能有多厉害?”露缘不屑道。

  “若是废物,她便不会下这静音符了,听听看,他们要干什么。”烟悦面无表情道。

  无巢瞟露缘一眼,不动声色地移开眼。

  五人,被一个阵法扣住了。

  外面的人,只能看到、听到他们在闲聊,什么端倪也看不出来。

  而里面的人,全然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里面,晨婉敲了敲桌子。

  “这里的考核可不简单。”

  “对啊,的确不简单。”沈欣语严肃道,“每年考题都不一样,一次比一次变态,丧命者起码三成。”

  “三成?”晨婉一怔。

  “嗯,三成死亡,四成伤残,只有一成能过关。”她显得有些凝重。

  “不对啊,那,还有两成呢?”晨婉问道。

  “两成……吓跑了。”柳言诗不屑地笑道。

  晨婉哭笑不得,“还有吓跑的?”

  “嗯,你有什么办法吗?”伯涵音问。

  夜阑还是看着晨婉。

  晨婉刮刮鼻子。

  “给我说说,你们是如何获取考试资格的吧。”她环视四周,“我先来,我和小歌儿是……与黑衣人打架,用的是筷子,然后遇到了酒鬼泺讪,我识出了他的一绝:南翁醉江州,给了他一壶酒。”

  沈欣语:“我,跟黑衣人打架,灭了他们,在酒缸里找到了墨玉牒。”

  柳言诗:“我和伯涵涵,先是干掉了黑衣人,然后跟据法薄,调了个酒,倒进花盆里,长出来的两个墨玉牒。”

  晨婉一拍桌子,“等等,你们……都没遇到酒鬼吗?”

  “对啊,除了黑衣人,没别的什么东西了。”沈欣语肯定的说。

  “那我……为什么碰到他了呢?”

  晨婉点点桌子。

  “你们灭了他们,我只是困住了他们。你们取到墨玉牒方法不同,但都没有遇到人。你们……当时用的都是剑吗?”

  “我俩用的都是剑。”

  “我也是。”

  晨婉了然,“筷子。”

  她把桌上的筷子倒出来,“我用的是筷子,所以与你们不同。”她摆齐筷子,“关键,是一个阵法。”

  “什么阵法?”琴蕴歌很好奇。

  晨婉的手一顿,“酒?”

  “怎么了?”沈欣语不明白。

  “我们的共同点,是酒,而幻元有七绝:书、酒、剑、茶、音、棋、毒。它们对应的人分别是:萱凡、泺讪、蔓诘、寻涃、无巢、儒尘、烟悦。而双独,便是夜子言的幻、和露缘的阵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次考试,以七绝双独为题。”

  “哇,这都能凭直觉。”柳言诗完全就是崇拜了。

  “再看吧,我也不确定。不过……”她话锋一转,“考核,从我们进来起,应该就已经开始了,所以,接下来,定然没有像现在这样悠闲安逸的境况了,我们还是再部署一下吧,做个自我描述,我需要知道你们的强项、属性,武器等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