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六章 我饿了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647 2020-06-04 18:10:33

  第二天一大早沛安就醒了。六点的天蒙蒙亮,刚醒迷迷糊糊摸到手机,关掉闹钟。

  一向是要坐起来缓两分钟的沛安,此刻拿起手机就给革译发早安。

  安安爱译译:“早啊~”

  昨晚刚加上微信就立马换了自己的昵称,只要革译没给自己打备注,今一大早就能看见自己满满爱意的名字。

  这叫先发制人!

  革译看到肯定老感动了。

  沛安腿搭在自己床上的玩偶趴趴猪上,还在想着革译看到自己昵称的表情。

  看叭,我多聪明,就要这么刺激,不然就这两三面之缘,记不住自己不啥都白搭?

  像是掌握了什么恋爱秘籍一样,一大早心情特好。

  革译刚开始吃早饭,拉起板凳刚坐下,就看到了餐桌上手机的亮了一下。

  本来还以为是周炀那个逗比给他发的消息,一边打开准备看看他又玩出了什么幺蛾子,一边拿去豆浆准备喝。

  刚打开微信,消息置顶的人的昵称差点没让他把刚送到嘴的豆浆喷出来。

  这才第一天,小丫头的热情简直有点吓人啊。

  许温钦看到自己儿子一早上这么大反应,走过来收刚刚自己吃完的盘子随便问了句“儿子,看什么呢?这么大反应。”

  还没到他旁边,革译就先一步把手机锁屏了。

  接过许温钦递过来的纸,擦了下嘴“没什么,周炀发过来的小视频。”

  “哦,这样啊。”听到自己儿子这样说也没多问。

  周炀他们也认识,才小学的时候两家就住在附近,加上周炀和革译初中开始到现在都还在一个班,这俩孩子还挺有缘。

  说起俩孩子的缘分还挺有趣,革译性格慢慢变外向,周炀功不可没。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人就打了一架。

  周炀是个特别开朗的阳光大男孩,刚到小学三年级第一天报道带了一大包零食,扬言要给班里每个同学都分到,当时革译和他是同桌。

  事实上也真的每个人都分到零食了,但是到革译,因为是自己的同桌准备到后来剩下零食的都给他的,结果一个不小心分的都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包大白兔奶糖。

  可是偏偏革译对乳制品过敏,自己还闷的很,不愿意说,周炀把自己仅剩的糖都给了他,革译一个劲的不要,他推过去,革译就推回来。

  这下周炀可不乐意了,自己从小就招小朋友喜欢,他还没嫌弃自己同桌是个“小哑巴”呢,他到先嫌弃起来我的糖了。

  气的站起来撸去袖子,睁大眼睛看着革译“你要是再敢还回来我就揍你!”

  人不大脾气不小,本来以为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同桌能被自己吓到来着,看着革译没啥反应,还以为自己成功了。

  下一秒,可怜的糖又被推了回来。

  这谁能忍?气的周炀抡起拳头往革译肩膀上砸“说,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革译当时也不领情,你打我,我也打你。

  一推二闹的,两人本来开玩笑的到最后还就真打起来了。

  等双方父母到场,小小的俩人脸上还都挂了彩,可怜兮兮的在办公室墙角站着,看起来要多乖有多乖。

  双方父母大概了解了下情况,真是没想到,原来小朋友连为了个糖都能打起来。

  两家都比较好说话,也知道小孩子就打着玩的,没当回事。

  但是当晚,两人晚上被带回家面壁,才发现两家离得很近。

  了解了革译脾气的周炀丝毫没有和他计较,反而当着许温钦的面拍拍胸脯说“放心,革译他以后就是我朋友了,我照顾他。”

  从那以后就周炀就变成了革译的“嘴巴”什么都不用说,事情就办的好好的。

  虽然革译觉得他还挺烦人的,但是小时候觉得有个小跟班也挺好。

  高二文一

  作为油炸食品的资深爱好者,沛安捧着俩麻圆走进了班级,径直往座位走去。

  一边啃着手里的麻圆,一边往位置上走,看到自己同桌已经在桌子上趴着了,也不管手里的好吃的了,急急忙忙跑的易承边上。

  “承哥,咋还挂彩了呢?”沛安拿着手里的早饭,带着无辜的眼神看向易承。

  本着只要我觉得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原则。觉得这反正也迟早都要漏出真面目的,还不如就不装了。

  毒舌安同学正式上线。

  易承也没和她计较,慢悠悠地抬起头,挺酷的眉眼带着些懒意,一看就知道还没醒。

  虽然毒舌了点,但也不至于不关爱同学嘛,总归还是要做同桌的是吧。

  早读课是没有老师坐堂的,班长也不太管班里的同学,其实管了也没什么用,学校里除了有钱的就是学习好的,但是十八中的教学质量挺好,学生大部分还是很自觉的,后来她才发现,除了他们班。

  一下课沛安就准备和曲未挽去理科班看看革译,顺便去便利店买俩面包,给同桌垫垫肚子,然后吃药。

  曲未挽属于那种特别容易害羞女孩子,和沛安就截然不同,和男生对视一眼就会脸红的小女生。

  班里女孩子觉得她有点放不开,平时也不好开玩笑什么的,没啥意思。

  所以平时都是曲未挽一个独来独往的,但自从沛安来到一班,话痨沛安绝对不允许自己冷场。

  带曲未挽走出自卑,面向活泼的任务就自然而然的到了沛安身上。

  沛安也处处关照着曲未挽,一下课就打算带着她去理科班,刚抬脚。

  曲未挽就拉着她的衣角,带着些羞涩的眼神看向她“我们能先去厕所嘛?”

  十八中的厕所在操场一边,便利店操场另一边,高中教学楼旁边就是操场,离得不是很远。

  沛安本来就是打算去革译没钱刷刷存在感,然后去便利店买俩面包。

  听到曲未挽说想先上厕所,想着就顺便先去便利店买俩面包也行。

  两人去完厕所和便利店,拿着俩面包和矿泉水就去理科一班了。

  沛安把曲未挽拉到苏漾旁边让她帮忙和她说说话,自己跑到革译位置旁边和他说话。

  先一步看到沛安的周炀到革译边上用胳膊肘戳了戳他“小美人来找你来了。”还带着一副就看好戏的眼神。

  这位革译同学就像是生活中革命时期的老大爷一样,生活无趣,性格无趣,关键是这么多小妹妹天天来找他,他就像看不见一样。

  这谁能忍?好不容易来个美人扰乱了革大爷的芳心,还不得帮帮他,不然周炀真的严重怀疑革译是弯的。

  那危险的岂不是自己?

  沛安轻车熟路的走到革译桌子前,把手里的面包和矿泉水放在桌子上,刚准备开口,周炀看到了起了劲“小美人叫什么名字啊?”

  沛安看到是上次那个在门口放自己进来的那个人,对他礼貌笑了一下,“沛安。”

  说着还拿着桌子上的笔,在草稿本上写了这两个字。

  周炀一脸认真的样子看了眼,而后点了点头,称赞道“还挺好听。”

  “是叭,我也觉得。”女孩也没在害羞的,大大方方的承认。

  周炀看到了革译桌子上的面包,一看就知道是刚刚沛安拿过来的,革大爷可养生了,不可能主动买的。

  准备调侃一下革译“咱阿译不是早上吃过早饭了嘛,怎么着,看着是沛安同学送的面包就忍不住了?”

  沛安听到他说的面包,也看向了革译的桌子。

  拿起桌上的面包放到怀里“这个是我给我同桌买的,他早上没吃早饭,等下要吃药,我过会回去让他吃点垫垫。”

  刚说完就打铃了,沛安就先准备回去了,毕竟追男孩子这种事情也急不得。

  刚站起来,就感觉到身下有一个浅浅的力道拽这自己的衣服。

  “我饿了。”少年的声音很好听,仔细听还带这些撒娇的感觉。

  沛安楞了一下,看着趴在桌子上抬头望向自己的男生,条件反射的问了句“什么?”

  革译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呆呆的样子,重复了一边刚刚的话。

  “我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